人口普查有多重要

知識新知 09/01/2010

由於個人意識提升及商業對隱私的侵擾,國家行之有年的人口普查,面臨愈益嚴重的拒訪問題,也危及政府施政的參考依據。未來的人口統計資料,可以藉助大量電子及時資訊,來彌補當前作業的困難。

由於隱私、成本及受訪率等顧慮,全球人口普查情況正日益惡化,但多數科學家與政府官員均未意識到當前危機,等到要想彌補短視近利決策之害,發覺為時已晚。過去加拿大政府將詳盡形式的普查問卷寄給全國兩成人口,強制民眾回覆;今年六月宣布將改為寄給全國三成人口,但改採自願填寫,這項決定不僅將壓低普查品質,也將使加國政府各項議題資訊成本提高。

對國家科學根基而言,政府統計數據就和天文台或粒子加速器同樣重要,也需要穩定經費與保護,在各項政策決定與研究中,都需要詳細、可靠的人口結構資料,例如醫院數量多寡,或是某一族群貧困情況是否與健康或教育相關;普查資料亦成為基本標準,供各項研究參考及對照。

國家主計單位必須學習運用行政記錄與數位資料,但還需要更多的努力,才能確保新方式產生的資料品質,能與既有方法成果相等或更好。

冷默與耗費

二○一○年美國正在進行人口普查,隱私成為一項焦點,包括保守派電視節目主持人及明尼蘇達州共和黨國會議員巴克曼(Michele Bachmann)皆認為,有關年齡、性別及族裔的問題太具侵犯性,「隱私」在電視上是很好的話題,但綜觀政府各個部門,主計單位一向最重視保護隱私。

其他問題更加嚴重,成本是其一。美國每十年進行一次人口普查,今年成本約一百三十億美元,每次都比前次增加一倍,原因包括人口成長、人口流動情況更普遍、語言隔閡更深,變更為自願式普查無法解決問題,因為得寄送更多表格才能得到相同的回覆率,只會增加成本,且資料品質會下滑。

另一項問題在於,人們愈來愈不願回覆這些問卷,由於電話行銷聲名狼籍,以電話訪問行不通,電子郵件信箱裡也太多垃圾郵件,類似調查閱卷滿天飛,誰有空分辨真假?以一九九○年與二○○○年的美國人口普查相較,未回覆比率便從總人口的百分之三點三增至百分之十五點六,知名學術問卷的完整受訪率過去常突破七成,如今都難達到百分之五十,政府單位的標準還要更高,要達成目標更困難,故更必須維持強制式人口普查。

批評傳統郵件寄送式普查者常援引他國為例,認為還有不同工作模式,自一九九○年代起,瑞典、荷蘭、丹麥等國都不再進行普查,改用市民登記、稅賦記錄、教區名冊等資料,主要都是基於成本考量。但行政記錄通常並不完整、時有錯漏、已經過時,有些國家如今已感後悔,例如德國在一九八七年採用這項制度時,相信手中記錄完善,後來卻發現無法掌握歐洲境內人口跨國流動情況。英國則提議自二○一一年起,以郵局地址清冊、駕照記錄及醫療登記內容取代人口普查,這也會很困難,不過英國在二○二一年進行下次普查之前,統計專家還有十年能試圖解決問題。

官方行政記錄只是冰山一角,每個人只要使用銀行卡、上網、登機或使用全球衛星定位系統,就會留下數位記錄,政府將來必然會考慮,這些資源是否同樣能提供人口資料,但比人口普查或民調成本更低、速度更快。

這些資料或許很強大,舉例來說,都市計劃專家能使用手機的全球衛星定位系統資料,瞭解尖峰時段的人口流動模式,但這些私有資料也存在嚴重問題,企業必須保護個人資料,這也是Facebook等公司先前遭強烈批判的原因;資料必須要有品質標準,有些資料對製藥或電訊業有用,卻不足以做為公共政策依據;資料必須反映人口結構,數位資料來自科技使用人口,卻未必能涵蓋各個族群。

未來的挑戰非常艱困,人口普查單位必須絞盡腦汁,運用行政資源及數位資源收集紮實資料,以輔助人口普查,並克服受訪率過低的問題。國家普查單位必須更積極試驗新方法,但不應輕易放棄現有策略的優點,科學家也必須珍惜這項手邊現有的重要科學資源。

(本文為美國卡內基美崙大學統計與機器學習系的范伯格(Stephen E. Fienberg)以及哥倫比亞大學國際及公共事務學院普衛特(Kenneth Prewitt)在二〇一〇年八月二十六日 《自然》雜誌的專文。)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九十五期】2010.9.01

« 美國總統的伊拉克選擇∣回首頁∣治癌化療中的中藥貢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