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難改制華心態

國際情勢 08/01/2010


今年三月間美國國務院副國務卿史坦伯格與國家安全亞洲事務高級主管貝德一齊到北京訪問,與中國國務委員戴秉國及外長楊潔箎會談,中美雙方對會談中有何敏感問題都沒有透露,奇怪的是最近日本「共同社」發表了一條消息:說在三月會談中,中方向美方正式表示中方立場,說南海是關係到中國領土完整的國家核心利益,當時正值中美船隻南海對峙的無瑕號事件一週年,中方可能認為必須表現出強烈的意志以確保海洋權益,中國之前將台灣、西藏、新疆定位為核心利益,現在將南海也列入頗不尋常。

接著英文《日本時報》發表評論說:中國越來越清晰地界定其核心利益,而且準備在必要的時候通過武力捍衛自己的核心利益。

然後方引出美國《紐約時報》的評論說:中國最近在南海島嶼爭端問題上採取的新的更強硬的立場,告訴有關爭議各方,南海諸島是中國的核心國家利益,越過了地區談判解決的範疇。

南海與日本有什麼關係嗎?中國與日本有爭執的海域是東海,中國在東海開發油氣田,是在所謂中日的海域中線這邊,但日本人說油氣礦可能在海底延伸到那邊,這不是強詞奪理嗎?釣魚台島的爭執更不在話下了。

那麼日本為什麼要炒作南海問題?居心是叵測的,它要挑撥對南海爭執的國家與中國的關係,如果南海國家大家向中國爭主權,此這種緊張情勢就可以掩護日本在東海佔據中國海域主權,也許中國在南海問題上對南海國家窮於應付時,就會在東海問題上放鬆,否則豈不是要面臨兩個陣線。

日本這種炒作是發生效果的,美國國務卿希拉蕊就發表談話說南海問題是牽涉到美國的,她當然不能說美國在此有主權要求,但她表示了「安全顧慮」。就這樣也會鼓勵一些國家在南海爭權利。

現在還不能肯定地說,鼓動起南海問題究竟是美國在推動而讓日本當馬前卒,還是日本拉著美國在惡搞,但事實是在這問題上美日是聯手的。

日本外務大臣岡田克也在河內參加東協論壇外長會議時,便在鼓動東協國家,據共同社的報導說:「岡田克也二十四日下午在河內與越南副總理兼外長范家謙舉行會談,就近期召開兩國外交、國防人士參加的日越戰略對話達成協議,據悉雙方將圍繞中國和越南等國各自主張擁有主權的南沙群島問題密切交換意見」。

岡田的這行動就較希拉蕊更明確了,表明是要介入中國與越南等國家的爭端,試問日本與南海有什麼利益?這樣做當然是要呼群制中,其心不堪。

日本最右的《產經新聞》有一篇日本增強海軍的報導說:冷戰期間日本海上自衛隊艦艇的任務是防範蘇聯太平洋艦隊,部署重點在宗谷、輕津、對馬海峽,但近年來隨著中國海軍加快現代化,日方任務漸漸改為防禦中國為主的西南海域,美國國防部今年二月公布的四年防務評估報告中舉例的重點項目包括美國及其盟友有必要加強準備因應中國,為此,日本海上自衛隊認為加強潛艇裝備是當務之急。

從前些時日本民主黨政府的表面態度看,確實有些要與美國疏遠一些的跡象,但是從目前來看,民主黨政府在安全問題上與美國的合作甚至超越了自民黨,可見日本任何政黨都是將自己掛在美國身上的,就如最近美韓兩國的軍演,日本就插了一足。日本媒體報導,日本首次派出四名自衛隊官員參加了軍演,美韓軍演無數次,日本自民黨政府從未參與,民主黨政府卻開了頭,以後美日聯合軍演時,南韓也會派軍事官員參與,最後導致三國聯合軍演並非不可能的事。

日本之如此,目標當然是借美韓聯盟的實力,加強美日聯盟,更大規模地制約中國。

中國人往往喜歡將外國政客尤其是日本政客歸類為親華派或反華派,其實這很無聊。它表面上無論如何,骨子裏畢竟是以本國利益至上,小泉純一郎表明是想藉美國的力量對抗中國的,而民主黨的鳩山由紀夫及菅直人都主張與中國拉近而與美國平等,但在東亞安全問題上與美國的勾結卻勝過自民黨的小泉。日本無論換什麼政權,計算中國的目標是不會改變的。東海固然與它的利益有關,南海其實與它無關,但還是煽起風波,心態可知。
(本文作者俞正先生在《中國時報》國際新聞版撰寫「國際瞭望」專欄逾三十年。)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九十四期】2010.8.01

« 天安艦沉沒的科學疑雲∣回首頁∣一個沒有蚊子的世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