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學術饗宴?還是一場熱鬧的拜拜?

意見評論 07/01/2010

中央研究院將在七月召開第二十九屆院士會議。這是國內學術界兩年一次的盛會。過去有不少人戲稱,這是中研院每兩年一次的大拜拜。院士會議是學術饗宴還是熱鬧的拜拜,其實也不難分辨;我們只要問與會的院士們與中研院的主事者,究竟有沒有搞清楚院士會議是作什麼的,便可立見分曉。

如果回顧中研院發展的歷史,中研院創立於民國十七年,首任院長為蔡元培先生,它一開始是先有研究所的。中研院設置研究所有它特定的時代背景。民國初年全國處於兵荒馬亂之際,蔡元培先生提出「唯一之救國方法,止當救亡圖存,致意青年有志者,從事於最高學問,歷二、三十年沈浸於一學」。因此當時成立研究所的目的,是試圖傾全國之力在中國的文化沙漠中,建立一個庇護所,藉以呵護一絲學術命脈的延續。

如今中研院則包括了院士會議和研究所二大部分。院士會議是全球華人學術精英的結社,而各個研究所則是政府支持專事研究工作的機構,二者之間其實沒有任何必然的關連。而院士的職權則非常清楚地明訂為. 一.選舉院士及名譽院士;二. 選舉評議員;三. 籌議國家學術研究方針;四. 受政府及有關單位之委託,辦理學術設計、調查、審查及研究事項。如果我們仔細審視院士們對自己職權的認知,除了最簡單的投票選舉外,恐怕沒有什麼人清楚知道他們在院士會議中還可以作些什麼!其實不要說院士,就是中研院院長恐怕也沒有弄清楚,院士會議真正的角色該是什麼!

這樣的說法或許有失偏頗?但是我們看看中研院院長在兩年前院士會議開幕的致辭中說了些什麼!在這篇三千多字的講稿中,翁院長只圍繞在一個主題上,那就是: 「….本院目前共有二十一個研究所、三個研究所籌備處及七個研究中心,分為數理科學、生命科學及人文社會科學三大領域。現有人力包括助研究員以上研究人員七百八十八名、研究技術人員七十三名、博士後研究人員五百六十二名、行政人員三百零五名、研究助理及研究生約三千五百名,總數約有五千三百名。在經費方面,本年預算約一百零三億元,較上年度微幅成長百分之二點五,另有國科會及其他單位補助或委辦計畫款項二十六億餘元…」。到了最後才了兩百多字一筆帶過:「…為落實院士「籌議國家學術研究方針」之職責,並將其制度化,本院針對學術發展相關及社會關切之重要議題,結合院士及國內外相關領域之學者專家,組成研究小組,經常討論研議,並出版報告提出建議。」

至於院士們在院士會議中的發言與表現,過去偶而可以從報章雜誌上聽聞一些,能展現宏觀視野的論述不多。許多院士的發言多還是圍繞在中研院的研究所上,而讓人有角色錯置的感覺。簡單的說,當我們問中研院院士在國內學術發展上應扮演什麼角色,與問中研院各研究單位應如何發展是完全不同的問題!另外一個有趣的現象是在中研院院士會議的網站中,也列出了「院士會議提案處理情形」與「國內院士季會紀綠」的欄位。但是前者連線的回應是「找不到」,而後者則完全沒有回應!

其實不要說院長或是院士,就連每年要編一百多億預算給中研院的總統也沒搞清楚過院士會議是幹什麼的!兩年前,馬總統在院士會議開幕致辭時,不也只是會講:「中央研究院是我國最高的學術研究機構,擔負著提升獎勵學術與培育研究人才的重要使命。就研究面向而言,中研院目前的三十一個所、處、中心,組織堪稱完備,且在各個不同的學術領域,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優良學術傳統的建立是一條漫長而艱辛的道路。在這個過程中,只有透過不斷嚴苛的檢討與反省,我們才能從中逐漸累積出經驗與智慧。但願第二十九屆院士會議能有一個新的起點,從總統、院長到與會的院士們,你們難道還要如此行禮如儀下去嗎?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九十三期】2010.7.01

« 眾目睽睽下的科學∣回首頁∣知識通訊評論93期簡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