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目睽睽下的科學

專題報導 07/01/2010


大眾為什麼要支持科學研究,科學家有向社會說明的義務,目前在美國已積極開展計畫,提供此種工作所需要的教育訓練及相關配合。

在全球眾多科學獎助機構中,美國的國家科學基金會獨樹一格,要求每件申請案不論大小,都必須具體透過活動,展現研究對科學或社會的「廣泛影響」,例如研究者在地方博物館演講、規劃新教程或成立新創公司等。

這個目標值得讚揚,期望科學界來展現對於社會投資研究的回饋,並提升大眾對科學的信心,尤其是現今有許多團體不斷攻擊演化及氣候變遷等概念,大眾對科學的信心顯得格外重要。

可惜這項要求過於廣泛,可能讓研究人員備感困擾,多數研究者未有相關活動的訓練,特別是教育或推廣方面,國家科學基金會又未提供足夠的協助機制。

這種機制目前正逐漸成形,例如史丹佛大學、威斯康辛大學等少數研究機構中,已設立單位,希望串連科學家與教育、教育及大眾推廣專家,讓科學家能具備必要技能,並作出最佳表現;新墨西哥大學等少數機構則設計工作坊,讓研究生、博士後研究生及資淺教員獲得專業訓練,懂得如何與大眾、媒體及政府互動。這些努力均應拓展至全國各處。

這些社會影響計畫亦需要完善評鑑及獎勵,例如國家科學基金會應提供獎金給最佳的此種推廣項目,以幫助延續或拓展這些活動,讓研究者更願意投入此類工作,也會將成功經驗分享給其他科學家。

類似獎助項目非常重要,才能從根本改變科學文化,讓科學界不只重視在實驗裡的成果,更努力讓科學融入民眾生活。

美國國會亦可扮演重要角色,若是通過 COMPETES Reauthorization法案,國家科學基金會以及其他兩個科學機構預算將會增加,要求獎助金申請人必須證明,已獲得所屬機構支持,會達到有關廣泛社會影響的目標;法案亦要求國家科學基金會釐清這項標準的目標,並改進推廣活動的評鑑方式,這項法案雖獲得跨黨派議員高度支持,可惜受政治操作而延宕,國會應即刻通過此案。

眾所周知,科學與社會緊密相關,但兩者關聯並非理所當然,國家科學基金會得幫助科學家,向世界證明科學研究有其價值。
(本文為二○一○年五月二十七日《自然》雜誌社論)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九十三期】2010.7.01

« 動物實驗中偏用雄性的問題∣回首頁∣是學術饗宴?還是一場熱鬧的拜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