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實驗中偏用雄性的問題

專題報導 07/01/2010


現今的動物實驗,研究人員多迴避使用雌性動物。內布拉斯加大學醫學中心教授蘇克(Irving Zucker)與神經生物學家畢里(Annaliese Beery)認為,要施行嚴格的措施,才能有效遏止這種偏見行為。

早在一九九○年代,即有數項調查結果指出,為數可觀的生物學動物實驗,存在性別偏見。換言之,極大比例的研究,是以雄性動物完成。由於許多疾病的藥物研發係以動物模型為基礎,如此偏頗男性,意謂女性保健岌岌可危。為了解情況是否已獲改善,蘇克與畢里最近對二○○九年發表的近兩千份動物研究展開調查。

他們發現,十件生物學研究即有八件偏用雄性,出現最多的是神經科學領域,平均五點五隻雄性動物對一隻雌性動物,其後依序是藥理學的五對一,生理學的三點七對一。他們雖然在一份生殖學的報告中,以及在註明動物性別的數項免疫學實驗報告中,發現偏好使用雌性動物的特質。但令人意外的是,發表於免疫學所謂三大期刊的實驗,未標明使用動物雌雄性者高達百分之七十五。

蘇克與畢里同時以「湯姆森路透科學網」(Thomson Reuters Web of Science)資料庫二○○九年的資料,調查某些特定疾病動物研究使用雌性哺乳動物的比例,再將它與全球女性罹患這些疾病的比例作一比較。

結果令人吃驚。舉例說,診斷罹患焦慮與憂鬱症的女性是男性的兩倍有餘,但針對焦慮與憂鬱症進行研究的動物實驗,使用雌性動物從事研究者比例不足百分之四十五。女性中風的比例也高於男性,然而僅有百分之三十八的中風實驗使用雌性動物。

有些甲狀腺疾病發生於女性的機率是男性的七至十倍,但僅有百分之五十二的動物實驗模型使用雌性動物。其他研究人員發現,以齧齒類動物研究藥物對行為影響的實驗,幾乎百分之百使用雄性動物,儘管眾所周知,在藥物吸收與排泄上,男女明顯有別。

較少使用雌性動物,主要是因雌性動物有周期性的生殖荷爾蒙,變數較多,科學家因此認定雌性動物不適合作為基線模型的研究對象。例如,科學家於一九二三年發表報告,指出母鼠的行為活動,明顯因發情期而有所不同,導致慣用雌性動物的實驗從此改用雄性。不過,卻沒有多少證據可以證明,生殖荷爾蒙這項差異足以讓雌性動物不適用於模型動物。

相反地,二○○五年的一項統合分析發現,不同品種的母鼠,對疼痛的感覺,與公鼠並無不同。研究人員因此認為,母鼠的發情期會導致研究結果失真的說法值得再商榷。此外,數百項研究結果顯示,使用雌性動物,是有效且可靠的實驗。在研究人類疾病如癲癇與多發性硬化症時,由於這些疾病的症狀會受卵巢類固醇影響,因此使用雌性動物是必需且適當的。

蘇克與畢里認為,為修正動物研究偏見,科學界必須嚴厲強制執行若干措施,不能再採自願制度。期刊編輯與審核者應要求僅使用雄性或雌性動物的研究報告作者,於報告的篇名中註明使用動物性別,如此可突顯性別偏見的嚴重性,引導研究人員尋求性別平衡。此外,計畫的經費贊助者,應拒絕未能說明動物性別的申請,多支持將雌雄性別考慮在列,根據性別分析資料的計畫。

蘇克與畢里也希望,這項改變有助於讓動物研究性別平等成為固定模式。總部設於華府特區的「性別差異研究組織」,以及新面世的期刊「性別差異生物學」,均是令人鼓舞的改善跡象。該是研究人員、編輯、經費提供單位協力將性別偏見埋葬於歷史的時候。

話雖如此, 以老鼠從事關節炎研究的道斯(Mike Daws)仍是認為使用何種性別動物,應視情況而定,有些實驗偏用某種性別動物,自有其正當理由,與性別偏見無涉。道斯指出,在他們的研究中,公、母鼠均有誘發關節炎的能力,但以公鼠的效果較為顯著,主要是因公鼠不受荷爾蒙周期影響。
從事免疫學研究的海格拉斯(Kent Hayglass)也說,免疫學報告常省略性別不提,是因眾所周知,免疫學研究多以母鼠為主,老鼠的性別一能辨別,公鼠即會遭到淘汰。

它與實務操作有關。將公鼠關於一籠,常因壓力反應而開始打架,甚或離奇死亡,使用公鼠反而增加變數。

其次,將老鼠頭下腳上進行腹腔注射,老鼠會大量撒尿。母鼠的尿液會隨研究人員的手順流而下,公鼠則會向外激射,噴得研究人員一身,海格拉斯說,免疫學研究多使用母鼠,與解剖學有關,非關性別偏見。
針對道斯與海格拉斯的說法,蘇克認為,正是因為母鼠會受性染色體與性類固醇影響,關節炎的研究更應將母鼠列入研究,而唯有將公鼠與母鼠的研究結果進行比較,才能將公鼠的研究結果應用於女性身上。

至於免疫學的研究,蘇克認為研究人員可考慮一籠一公鼠的方法,尿液問題則可透過小心處理避免。許多免疫疾病對人類的男女影響截然不同,有些較常見於男性,有些是女性,在研究上註明性別,更顯重要。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九十三期】2010.7.01

« 冰河消失不全是人類的錯∣回首頁∣眾目睽睽下的科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