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興國家的聲音能發出來嗎?

國際情勢 07/01/2010


第四次二十國集團在加拿大開會,聲勢倒也不小,G20 能解決國際難題嗎?這個問題不易回答,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G20包括了許多新興經濟的國家,聲勢上夠壯了,但只是表面的壯大,骨子裏未必能發揮力量。

往遠的趨勢看,確如一些經濟學家的估計:全球經濟重心是向新興國家在轉移,經濟發展與合作組織發表的報告,就顯示了這個組織的會員國在讓步中,以往這些工業國家的生產總值佔了全球的大部分,但現在已瀕臨到一半了,而且退縮的很快,報告說二○○○年它在全球生產總值中佔百分之六十,但目前已降為百分之五十一,而退降的趨勢還將繼續,估計到二○三○年時,它只能佔到百分之四十三左右,工業國家的下降就等於是新興國家的上升,這是沒有疑問的。

新興國家的發展,對全球貧窮問題有了很大貢獻,過去十年中,貧窮國家已由五十五個減為二十五個,這證明脫貧的日子已經到來。

之所以有這種狀況是因為工業國家發展滯慢,而新興國家在趕速,據統計新興國家經濟發展速度達到經合組織兩倍的國家已由十六個暴增為六十五個。這又說明將來新興工業國在全球生產總值中可能達到百分之七十,而將工業國家遠遠拋在後面。

以這種增速的力量,新興國家在G20中當然應發揮其應有的力量,但國際經濟話語權都操之在G7之手。

又據歐洲的報告說:到二○二五年時,全世界十大經濟體中,將有半數是來自新興工業國家,依趨勢來看,這五國應該是:中國、印度、巴西、俄國、南非,而現在的工業國家能撐到那時的五國大約就是:美國、日本、德國、法國、英國。像加拿大、義大利等都要讓位了。

二十國會議中,新興國家確實是發揮了作用,而在之前,所謂金磚四國:巴、中、俄、印在巴西舉行了高峰會,印、巴、南非又舉行了三國會,看起來與工業國家對壘的形勢很明顯,西方輿論也對此非常重視,法國一篇報導指新興工業國家現在成為打造國際關係世界角色名單上的新人,他們合情合理地希望在缺乏民主的國際機構中發揮更大的作用。

但是從國家競爭力來看,二十國中,領先的仍是工業國家,據中國的研究評估,它的排名如下:美國、歐盟、日本、澳洲、加拿大、德國、英國、法國。然後方是以中國領銜的後段名次:中國、韓國、俄國、巴西、印度、阿根廷、沙烏地阿拉伯、南非、印尼、土耳其、墨西哥。(義大利插在韓俄之間)。後段國家的競爭力何時方能趕上前段?

而且,經濟上有了進步,就等於在國際政治上也有了發言權?理論上應該是如此,但實際卻又不然,這裏且引一段巴西外交部長阿莫林六月間發表的文字,他在法國費加羅報上說:「直到最近,所有的國際決定都是由傳統強國作出的,在和平與安全方面,安理會常任理事國過去和現在都擁有主導權,涉及全球經濟重要事務由八國集團決定,涉及國際貿易的問題上,美歐日本在世界舞台上佔統治地位。

舉一個最近非常惹人注意的例子:巴西與土耳其兩國為了解決伊朗核問題,與伊朗簽訂了協議,伊朗同意將鈾濃縮工作交由外國進行,這應該是伊朗的讓步,國際間應該予以重視,使伊朗核問題有轉圜的餘地,但是安理會卻不予重視,逕自作出制裁伊朗的決定,因為大國不願他們管理的領域受到挑戰,俄羅斯未必很願意,中國更是勉強,但安理會還是作了決定,這問題就在於大國要保持他們在國際問題上的統領地位。

這就是說新興國家的如巴西土耳其的聲音並未被傾聽。只要涉及國際和平與安全的事務永遠是少數國家的過問特權。中國與俄國都是新興經濟體,但卻在國際和平安全問題上不拒絕歐美大國的建議。

所謂新興體在G20集團中,佔十三國,在亞洲是:中國、韓國、泰國、印尼,在南亞是印度,在中東是沙烏地、土耳其,在非洲是南非、埃及,在歐洲是俄國,在美洲是墨西哥、巴西、阿根廷。發言能被重視的也不過是中俄兩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而已,可見經濟力量仍難壯大發言力量,畢竟無論現在的經濟實力、政治力量、軍事力量、科技力量仍都是英、美、德、法、義等國家超過新興勢力的。
(本文作者俞正先生在《中國時報》國際新聞版撰寫「國際瞭望」專欄逾三十年。)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九十三期】2010.7.01

« 知識通訊評論92期目錄∣回首頁∣冰河消失不全是人類的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