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的禿鷹

意見評論 06/01/2010

教育部推動國內大學追求卓越,要在國際評鑑機構關心的指標上加強。比如,國際評鑑指標關心國際化,因此大學開課與招生都應該向英語化的方向發展。又比如,評鑑指標關心發表論文的數量,因此大學又必須設法增加教授的英語論文發表數量。人文社會與法律專業在這幾方面比較吃虧,因此絞盡腦汁增加英語論文發表數量的旁門左道就興盛起來。

初期想到的方法,是把有能力發表英語論文的外國教授請到國內演講,好好招待,授予一個訪問教授的名義,央求他們下一次發表論文時,把台灣的學校放在名字後面。這個方法如果可行,那真是快速有效,且不需要改變台灣學術的任何狀態,就可以提高評鑑的分數。不過壞處是,這樣的交易除了有違學術道德之外,國外教授為什麼要同意配合呢?如果不同意,錢不就白花了?而事實也是如此。

第二個辦法是直接鼓勵台灣的教授努力發表英語論文,最好能速成。比如每年四到五月是五年五百億學校預算出爐的時候,十一月底要求得到研究獎勵的教授把預算花完,十二月底要看發表成果。這個辦法比較正規,但實際上仍然不脫造假。畢竟一篇論文從研究到完成,再到發表,三年內能完成者幾希?怎可能半年就得出成果。不過會計單位有會計單位的考量,如果為了得到研究獎勵,教授就不得不為了滿足會計單位而造假。

於是乎,今年申請的研究計劃,與今年發表的論文往往不相關,而其實是往年的研究成果,至於今年的研究成果何時能發表,誰也不知道。或者,今年的研究計劃,根本是往年已經進行,因此即使今年的研究成果與今年的計劃內容相符合,但卻根本不是今年所進行。這樣一來,今年的研究經費或研究獎勵對於未來的研究有何幫助,絲毫無法評估。但教授如果不如此造假,就拿不出研究成績,也就得不到研究獎勵。這樣的造假,到底是教授要負責,還是會計要負責?到了年底帳報完以後,誰也懶得追究。

無論如何,上述這種提升評鑑分數的方法,不但規模小,而且沒有持續力,久而久之,學術領導還是要面臨論文發表數量不彰的挑戰。於是,有些領先的學校就發揮企業家精神,想要採取大規模的經營方式,以爭取長遠的效果,其中一個值得注意的趨勢,就是將研究經費化零為整,以禿鷹的方式,在國際上蒐尋經營不善的國際期刊,與之進行整批交易的談判,以便能夠在結構上保障未來幾年本校教授的論文發表數量。

若能集中運用,邁向頂尖大學的經費尚稱豐富。如果有國際期刊缺乏經費或人力,甚至缺乏投稿,因此出現斷炊的危機,一旦掌握到這樣的資訊,就可用邁向頂尖的經費與人力挹注之,將期刊的編輯權如標會一樣,以每年一期或兩期的方式進駐,然後便可以在這一、兩期內安排發表本校教授的文章。當然期間必須夾雜別的國家作者的論文以為障眼法,但所謂別國作者,可能也就是原來期刊所在國家的教授,故將來輪到他們擔任編輯的時候,同樣可以夾雜我校教授的文章。如此相互照應,水漲船高。

類似禿鷹的其他作法,便是與國外擁有學術期刊的學校合作,提供邁向頂尖大學的研究經費給他們舉辦國際會議,其中安排我校若干教授參加,俟會議結束後,將會議論文集中,可以替國外合作學校的期刊出版專輯,如此我校參與國際會議的教授就有了發表機會。

根據大學評鑑中心的說明,ESI論文排名統計顯示台灣各大學的論文發表數量近年迭有成長,節節升高,但是論文質量或被引用次數則進步有限,呼籲今後要注意質量的提升。這個呼籲令人毛骨悚然,表示過去提升論文數量的旁門左道,將轉而投入在提升論文被引用次數的旁門左道上。

綜合比較,真正對於評鑑分數有提高作用的,應該是禿鷹式的學術經營策略,其中我校教授做研究與寫作的工作仍不可少,但是發表的機會卻會大大增加,且可相互引述,水漲船高,因此應該是台灣學術界邁向卓越可行的且較好的戰略選擇。禿鷹戰略的缺點是無法提振基礎研究,所以後續力仍然仰賴把教授個人的單打獨鬥加總起來,而不能真正深化研究實力,邁向頂尖。但若是就教育部提高國際評鑑分數與各大學爭取預算的主要動機來看,卻已十分的充分。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九十二期】2010.6.01

« 油井漏油的新發現∣回首頁∣知識通訊評論92期簡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