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在亞太不是平衡而是制衡中國

國際情勢 06/01/2010


國際間能看穿東亞局勢而又肯坦率道出的莫過於新加坡資政李光耀了,他坦率地說希望美國勢力留在亞洲太平洋,如此方能「平衡」中國,他說的是「平衡」而不是「制衡」,中國媒體把他所說譯為「制衡」,使他頗有遺憾,因為這兩個詞確實意義大不相同,平衡是和平的,使雙方的份量均衡,制衡則是進攻性的,要限制對方發展,前者引起衝突的機會不大,後者則甚至可能觸發戰爭,亞洲人當然不歡迎戰爭。

當李光耀說美國應在亞太平衡中國力量之崛起時,中國大陸許多人不以為然,但這是一種錯覺,認為李是中國人,為什麼要說這種話,那是因為一般人把新加坡人與香港人看成一流,其實新加坡人是新加坡國民,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無關,正如李光耀在與日本朝日新聞記者談話中所說:「我這樣說,並不是因為我是華人或反華,因為我代表新加坡,我的國家利益在於太平洋地區應保持平衡」。

中國崛起的勢頭非常強,固然是「和平崛起」,深自韜光養晦,但是一般知識份子看來,任何一個勢力如果膨脹到沒有節制時,就難免要發揮出老大的氣慨,那就會使其他國家受到擠壓,中國是否也會這樣呢?在歷史上看來,中國並非毫無擴張性,萬一將來憑藉經濟力量以及軍事力量「稱大」時,怎麼辦?那麼誰來平衡,使這種事不發生,或者發生而不致於為禍,答案是美國。就如李光耀所說:「你拿出日本,你讓南北韓聯合前來,你把東協國家都團結起來,你甚至可以把印度拉進來,但你還是抗衡不了中國,但美國可以」。

李光耀對日本的看法也中肯,他說:「日本可以成為抗衡中國的力量之一,如果你們成為中國集團中的成員,就可能失去抗衡力,如果美國支持你們,你們就可以與中國討價還價,否則你們就沒有了籌碼」,「美國不喜歡日本進入中國集團,你們要麼選擇美國,要麼選擇中國,就這麼簡單」。

李光耀的分析大體上沒有錯,但是,唯一的錯誤是:亞洲國家要的是平衡,但美國的政策卻是制衡,美國不但看現在,也看將來,它認為中國力量不斷強大,將來即使沒有稱霸世界之意,也會想稱霸於亞洲,那就會與美國利益衝突,必須加以制衡,與其將來必須制衡,何如現在就加以制衡?

中國的經濟力量已坐大,很難制衡,外交上也到處是朋友,不易制衡,唯一可以制衡的是軍事方面,這方面中國與美國的力量對比還差的很多,只要軍事上使中國服貼,美國就不怕中國的挑戰。

且聽美國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威拉德五月初所說的話,他說:「我們看管著南中國海、東中國海、還有馬六甲海峽和新加坡海峽等往來頻繁的海上通道」。

威拉德的話當然不是空言恫嚇,而是有實力與事實的,看看美軍在西太平洋的軍力部署就知,除了船艦及機群之外,監視中國無微不至,有天基監視系統,由海洋衛星實施對海戰略偵察,有水面空中兵力組成的對海機動監視平台。有由地面雷達站和海底聽音系統組成的固定電磁監視網。

理論上講,平衡是可以存在的,但實際上的可能並不大,日本民主黨在競選時,以及剛上台時,也曾想把日本與美國的關係拉開一點,與中國的關係靠近一點,使自己從制衡中國的陣線中改為平衡,這樣使美、日、中之間的關係變為等邊的正三角形。但美國怎肯同意,藉琉球美軍基地問題大施壓力,日本國內保守勢力輿論也群起袒美,民主黨最後只好放棄一度曾提出的理念,乖乖地呆在美國的制華陣線中。正如李光耀所說要就選中國要就選美國。

事實上,東協國家都知道這種情形,他們在政策上便很分歧,有的國家同意美國的制衡政策,譬如新加坡、印尼,但多數國家不願參與,這是因為本國利益所致,新加坡與美國的商業經濟利益高,親美有好處,印尼與中國有嫌,國內排華觀念很盛,惟恐中國崛起勢力太大,所以難免有制衡,但其他國家尤其是在中南半島的國家,與中國接近有非常現實的經濟利益,但與美國接近則無利可圖,當然不願參與制衡,那是自己跟自己過不去。他們當然也知道如果美國只是留在亞太,真的平衡中國倒也是好事,可惜美國的政策是制衡,制衡就有衝突,這些國家誰願捲入衝突?

如果如李光耀所說,有了美國的支持便可與中國討價還價,這倒是真實的,但問題是:美國是以武力支持呢,還是以經濟力量支持,台灣是美國以武力支持的,對大陸應有討價還價的資格,但兩岸關係卻時常在緊繃著,使台灣失去進步的能力。至於經濟力量的支持,美國現在已無此能力,他反倒要中國購買其國債支持美元的地位了。亞太國家沾不上它的光,倒反而需人民幣的穩定維持大家的金融不受衝擊了。
(本文作者俞正先生在《中國時報》國際新聞版撰寫「國際瞭望」專欄逾三十年。)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九十二期】2010.6.01

« 英國大選後的科學衝擊∣回首頁∣光學望遠鏡陣列的新視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