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餵飽這個世界

專題報導 05/01/2010


世界人口持續增加,為了充分供應糧食,農業生產和糧食供銷方面,都需要新的觀念和作為。

法國「國立農業研究中心」是歐洲最大的農業研究機構,該中心主任基尤(Marion Guillou)最近在《自然》雜誌編輯的訪談中,談到面對全球人口在二○五○年將突破九十億大關,她提出「國立農業研究中心」研究人員如何幫助世界上的人填飽肚子。

農業研究者四月在法國蒙貝利耶(Montpellier)舉辦的首次全球農業研究發展會議有何具體成果?

從會議可以感受得到,學者們都動員起來,他們開始意識到自己屬於一個全球性的社群。同時「國際農業研究磋商組織」(CGIAR)的國際研究中心,與全球農業研究社群之間的關係更為緊張,這些研究中心似乎過於封閉,有一股壓力希望他們對國家的或是其他農業研究體系加以開放。

與會的開發中國家釋出強烈訊息,呼籲重建「家庭農業」實力,這將有助減輕貧窮並滿足地區和全球性食物需求。「依靠並且協助小規模農業」是一項新的政治信息,然而長久以來國際上側重大規模工廠化農業,因此方法上勢必將有所轉變。以小農戶為基礎的的研究題材,迥異於大規模農業,例如作物輪耕、畜牧農耕互補以及動物糞肥利用等概念。研究上面對的問題也將大不相同。

餵飽九十億人最有希望的方法是什麼?

損失和浪費是首先要解決的兩個問題。我們的糧食損失率高達百分之三十到三十五,因此增加糧食供應在方法上,還有很大的改善空間,目前正與食物加工和分銷商進行研究。這個問題顯然無法完全解決,但至少能加以改進。

飲食習慣也是重要的因素之一(動物性產品生產時,較植物性產品需要更多的能量和空間)。我們必須確保每人每天三千大卡,其中動物性食物僅占五百大卡。這並非要所有人改吃素,而是推薦一種營養與健康兼具的飲食習慣,這當然與目前西方飲食習慣有很大的差距。如果「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國家持續目前的膳食制度,而且其他多國也同時跟進,如果適度膳食習慣能夠遍及全球,我們將不再有當前糧食供應的問題。

食物價格扮演什麼角色?

價格波動確實是個很大的研究課題,並且是問題癥結所在。記得二○○八年一些國家發生的糧食暴動嗎?我們仍試圖了解事情始末,而金融投機可能要負很大的責任。我們雖然已有充足的糧食,可以滿足地球上所有人每人每日三千大卡的需求,但問題在於價格。我們需要研究何種經濟手段,可以用來穩定國際糧食價格,以及確保充足的穀物儲備等。

我們需要提出一套經濟解決方案及農業產品市場的相關規範,來避免價格忽低忽高,甚至高到人們負擔不起。我們同樣應該保障糧食的最低售價,使農業收益得以維持。

許多媒體報導指出,基因改造作物(GMOs)已成為開發中國家的農業重點,這是他們經常使出的絕招嗎?

在法國等富裕國家,基因改造作物過去確實增加了不少產量。基因工程一點也不過時,至今仍是增產技術的首選。要增加非洲的收成,我們的確需要新的品種,不論是以基因工程或是以傳統育種方式產生。我覺得基因改造雖非萬靈丹,但也不該盲目拒之門外,需要針對個案情況考量其適用性。市場上第一代基因作物也許無法解決非洲糧食問題,但中國基因改造抗螟蛉棉,已證實對人類有益,因為栽種時不需噴灑危險的殺蟲劑,權衡輕重之下,基因改造作物還是有其必要。

不少基因改造作物與生態、經濟和健康之間的關係,已經累積有多年的研究經驗。有些基因作物得到無可爭辯的良好評價,有些則不然,特別是那些被設計成耐除草劑的作物。因為他們可能導致除草劑濫用,造成環境汙染。由於基因作物好壞互見,所以不該一概而論,必須要針對個案而定。抗蟲性作物是一個很有潛力而且重要的應用,因為一些開發中國家殺蟲劑的使用,已造成不少健康方面的隱憂。

富裕國家的農業研究經費來源,逐漸由公家轉向對貧窮國家的興趣較小的私人企業。請問整體經費的遠景為何?

特別是在增加產量方面,我們需要持續的創新與投資。全球預算仍持續上升,但並非在富裕國家,而是那些經濟起飛的中國、印度和巴西等國。中國積極在參與非洲的訓練和技術轉移。至於歐洲有豐厚的科學實力,可以提供非洲其他方面的協助。如果所有合作機會都由中國人包辦,那就太可惜了。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九十一期】2010.5.01

« 別隨便改造地球∣回首頁∣癌症研究,資料聚砂成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