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隨便改造地球

知識新知 05/01/2010


全球暖化議題甚囂塵上,以人為力量改變或控制地球的構想也應運而生,現在有專家提出警告,認為此般作為宜謹慎行事。

「要非常小心!」,普林斯頓大學氣候學家蘇可羅(Robert Socolow)四月初在一個研討會結束時提出警告,該會議的目的是在替「地球工程」(geoengineering)擬定指導方針。這個新興領域希望以涵蓋全球的大規模手段來控制氣候,並減輕人為暖化所造成的危害。然而這些技術同樣可能導致深遠且無法預料的後果。

超過一百七十五位來自不同領域的學者專家出席蘇可羅的演說,在爭議不斷的一週裡,他們各自有各自關注的焦點,而蘇可羅步調快速的演講中,特別點出了地球工程在法律、道德和倫理方面的問題。

舉例來說,一個國家獨自將氣溶膠排入平流層以阻擋陽光,依其所好控制氣候。或者某項氣候政策置生物多樣性於不顧,進行大規模育林加速二氧化碳的捕捉。再不然就是政治人物利用地球工程減緩氣候變遷,進而作為其閃避溫室氣體問題的藉口。

蘇可羅發人深省的演說結束後,大會公佈與會者意見的總結聲明。他們替地球工程研究背書,認為這是避免毀滅性全球暖化的可行策略。不過他們並未如期擬定指導方針,大會主席承諾未來數週仍將持續努力。

即使所有人離開這個位於加州蒙特瑞附近的阿西洛馬爾會議中心,蘇可羅的警語依舊迴盪不已。美國勞倫斯利渥浦國家實驗室副主任榮恩(Jane Long)有感而發地說,「我們恐懼,但唯有恐懼使我們團結」

這次主辦單位是以三十五年前同一地點舉行的會議為藍圖,當時著名的生物學家齊聚一堂,替正處萌芽階段的基因工程訂定出影響深遠的指導方針。榮恩說,儘管對這些科技的使用和時機意見紛歧,至少與會者同意有必要替地球工程研究規劃責任機制。她認為,尋求解決之道是道德層面上的當務之急。但一開始便知道,地球工程牽涉很廣,不像基因工程能在短時間內獲得共識。

橘子、保時捷和鯨魚

從一般增加植物、泥土和海洋中的碳存儲到未來感十足的「太陽輻射管理技術」(例如在平流層中製造用以遮陽的薄霧),都可以稱之為「地球工程」。加拿大卡嘉利大學地球工程學家凱斯(David Keith)認為,定義如此的籠統廣泛就是個問題,就像大家不止討論蘋果和橘子,連保時捷、鯨魚還有月亮都一塊扯進來。

我們恐懼,但唯有恐懼使我們團結。
——榮恩

進行全球性的太陽輻射管理測試,聽起來不可思議,要偵測它對氣候造成的改變,就有如測量全球暖化一樣困難。光是要判定其主要影響,可能就得花上數年時間,其他較小的變化也許要數十年才弄得清楚。有人擔心氣溶膠在平流層中可能使臭氧層變稀薄,甚至影響全球降水模式。

凱斯正在開發一項利用飛機將細微硫顆粒散佈空中的方法,這些顆粒將會在平流層中停留數年之久。他認為應該有辦法進行不致影響全球氣候的小規模測試。不過任何試圖改變全球日照的大型實驗,即使影響輕微也必須有國際高層的授權。

卡內基美濃大學工程師摩根(Granger Morgan)提議制定相關實驗的定量評量,例如實驗的時間長短,以及預期減少暖化的程度。假使研究者超過預設門檻,就必須取得國際管制體系的進一步授權,實驗才得以繼續進行。

另外一群科學家在推動一項較溫和的技術,他們透過撒佈海鹽誘使雲量增減進而調整其亮度。一旦停止灑鹽,雲便很快散去,所以調亮或調暗可在數天內完成。支持者認為,該技術可用於解決北極海冰消失等區域性問題。他們建議相關的研究計畫可交由北極理事會進行許可審查。

美國羅格斯大學氣候學家羅伯克(Alan Robock)反駁認為,沒人能替北極氣候築一道牆,阻止任何可能的研究企圖。他擔心他的同事在「修補」氣候這條路上走得太急太快,不過他對會議的結論仍感到滿意。

與會者同意,地球工程目前需要的是與社會和政府間更為開放的對話。在此同時,包括英國皇家學會以及位於義大利崔埃斯特的第三世界科學院(TWAS),也都在替未來面對地球工程可能的影響做出準備。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九十一期】2010.5.01

« 金磚四國確經不起考驗∣回首頁∣如何餵飽這個世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