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磚四國確經不起考驗

國際情勢 05/01/2010


德國媒體報導了印度與巴西對人民幣升值的看法,印度中央銀行行長蘇巴拉奧說:「如果某些國家影響其匯率,那末調整的負擔就會落在其他國家身上」,他指出,人民幣如升值對印度出口經濟會產生正面影響。巴西央行行長梅雷賴斯說:「人民幣升值對於世界經濟達到的均衡是絕對關鍵的。」

金磚四國四月在巴西舉行高峰會,會中對人民幣升值問題既未列入議題也沒未討論,但是會後不久,四國中的兩國便發表了這樣的看法,印巴兩國是否會就此問題繼續乃至擴大很難預測,但就這番表白來看,顯然已充分暴露了所謂金磚四國集團,根本就不能算是個集團,甚至連互助團體都夠不上格。

一直有人認為所謂金磚四國都只是想憑藉這個無形集團以提高自己在國際間的地位,或是想利用它作幌子增加自己的聲勢而已,如想真正合作離題太遠。

就中國來說,它只有與俄羅斯交往有利,因為中國是能源消費大國,而俄羅斯是能源出產及出口的大國,中國是消費商品生產大國,而俄國卻在這方面的工業欠缺,雙方合作是互補,但中國對印度與巴西的興趣便不大了,充其量只是一般交往,而與印度之間甚至還低於一般,中國之對金磚四國有表面興趣,也不過是在推行其國際多元化,而且能領導四國而已。

俄羅斯在國際政治上不孤立,但在經濟上卻近乎孤立,除了歐洲需要其石油天然氣之外,幾乎發揮不了任何國際經濟影響力,在所謂八國集團中,只能算「準會員」,每逢談判經濟問題便不被邀請與會,它如能借重金磚四國而爭口氣也不無好處。

中國與俄羅斯的關係非常接近,但對四國集團的利害就有如此分別,則印巴兩國對團體的向心力如何就可想而知了。

英國媒體在四國會期前便不看好這四國合作前途,認為這雖是生產總值超過一萬億美元的新興經濟體,但能否改變任何根本性的東西很值得懷疑,它們缺乏凝聚力,內部同樣有存在競爭,不可能與各自的目標配合,

中俄兩國是威權國家,印度及巴西則是吵鬧不休的民主體制,四國中間有三國是擁有核武國家,巴西已想朝擁核路上走。中俄是聯合國安理會中擁有否決權的常任理事國,印巴兩國則正努力爭取這種資格。

若說經濟合作可以與政治合作分開,那是廢話,當印巴兩國下次再要爭取常任理事席位,要中俄支持的話,中俄會慨允嗎?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這樣,經濟合作還能順當嗎?

中印兩國的猜忌根本連「正常外交國家」關係都有問題,印度甘願擔任美國遏制中國的週邊棋子,這能使雙方關係改善嗎?中國與巴基斯坦有特殊關係,會因欲改善中印關係而犧牲巴基斯坦嗎?中印兩國經濟合作的前景規模究有多深,直到目前仍無法計算,彼此不合作的話又有什麼弊害,可能雙方都認為無所謂。這主要是兩國之間許多年來的不信任,你想,高峰會開後不久,印度就倒戈投向美國的對人民幣施壓陣營,這還有什麼互信可言。

當經濟上都迫切需要互利互助時,也許會暫時拋開政治恩怨,但這四國之間的經濟除中俄略有互補性外,其他通通不適,四國需要的市場都在歐美,四國依賴的科技也都在歐美,四國最要緊的是降低對於西方金融體制和美元的依賴,建立自己的獨立經濟中心,但看看印度與巴西要與歐美聯手壓迫人民幣一事,可知那是妄想。

即使如中俄關係固然有其互補性,但是,俄羅斯期望國際能源價格上漲,而中國則希望能源價格低廉,這就全不在一處,除非俄國以特殊價格就像給東歐某些國家一般供給中國,但那卻絕無可能。

使這四國能從一個金磚(BRIC)名詞而轉為非正式團體,這應出乎高盛公司的經濟學者當年度創此名詞的原意,那麼,為什麼原因使四個利害不同甚至敵對的國家集合在一起呢?唯一原因是他們都認為現行國際架構需接納他們,增加他們的發言權,單獨爭取勢單力孤,正好借高盛公司創的這個新興經濟體的名義行事,果然,以近年的發展來看,大家的目標是有了兌現的可能。

對此最擔心的當然是美國,美國絕不願見一個新興力量威脅到美國的「帝國地位」,表面上是贊同擴大新興國家的國際發言地位,但實際上必然會想盡辦法使新興大國不能結成集團而日益強大,必然會利用各種方法挑撥離間,使其成不了氣候,在氣候大會中,中印巴南非四國結成臨時利益集團已使美國大受威脅,豈可讓所謂金磚國家團結?但看印度巴西的對人民幣的突然發難,就知道美國的辦法還是很多的。
(本文作者俞正先生在《中國時報》國際新聞版撰寫「國際瞭望」專欄逾三十年。)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九十一期】2010.5.01

« 經濟學家需要的測不準原理∣回首頁∣別隨便改造地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