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對華揮舞匯率武器

國際情勢 04/01/2010


國際間有所謂中美四月間決戰的說法,這當然不是指軍事上的對決,是政治上的鬥爭,更切確地說是經貿戰爭,而再把範圍緊縮的話應該是匯率的攻防—人民幣與美元之間的匯率是否要上升。四月十五日,美國財政部將發表匯率報告,如果它把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家,那就會對從中國進口的商品課以重稅,除非中國將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大幅度提升。

中國已一再聲明,匯率的決定屬於一個國家主權,不是外來力量所能左右的,何況中美之間的貿易失衡並非人民幣幣值低估所致,但美國人卻說由於人民幣低估,廉價出口到美國的商品打垮美國廠商,致使失業率增加。

這其中有兩個問題,第一是為什麼貿易會失衡,中國多進口些美國商品不就使貿易平衡了嗎?其實這裡有玄機,因為中國需要從美國進口的東西,美國不肯賣,高科技的東西甚至普通水準的科研也都在不賣之列,怕中國加快了發展,中國所能從美進口的大宗商品一是客機,二是大豆,而正如中國總理溫家寶所說中國總不能老是坐飛機吃大豆,但美國就是裝糊塗,不肯討論這個重要因素。

第二是中國廉價商品真導致美國廠商倒閉、工人失業嗎?這毫無道理,因為美國從中國進口的東西都是低值品,勞動力密集的商品,這些東西在美國已不肯生產,而美國人享受這種低價商品正好刺激消費,假如不從中國進口,進口商還是會從其他低工資國家進口,並不能使美國這類工業起死回生。

這些道理並不深奧,稍微想一想就能了解,但美國民眾根本就沒有思考問題的習慣,政客與電視媒體說什麼就相信什麼,於是政客們便抓住人民馬虎的弱點,盡量把問題放大,為什麼呢?因為這是美國經濟失敗的代罪羊,把這問題炒熱在政治上便有利可圖。

在眾多炒匯率政客中,最著名的是民主黨參議員舒默與共和黨參議員格雷厄姆,他們曾拋出所謂「舒默議案」,舒默是標準的大右派,他曾是臭名卓著的麥加錫的追隨者,自承麥加錫影響他一生,他堅定支持美國的伊拉克戰爭,支持中央情報局的「虐囚」,中東和平上全力支持以色列,更主張推翻伊朗政權,把俄國普丁比為想恢復蘇聯的民族主義份子,了解他這背景後,也就不難了解他為什麼要發動對中國匯率的攻擊了。華府批評他的人說,他根本就不懂什麼是美國的真正利益,他只想搞個名堂使中國讓步而使他能「揚名」及「留名」而已。

歐巴馬政府方面呢,財長蓋特納被提名還待參議院任命中,在回復參院財政委員會詢問的信中便說歐巴馬認為中國操縱了人民幣匯率。那是前年一月間事,其引起的反應並不好,蓋特納後來也改口了,因為那時歐巴馬政府對華政策還沒有全定下來,後來美國陷入深度金融危機,需要中國協助,人民幣匯率之事便偃息下來,去年七月中美經濟戰略會談中,便未提出此事。但到今年初,這問題突然膨脹。

歐巴馬親自上陣了,多次宣稱當前美國的一大國際挑戰就是匯率問題,中國應採取市場導向的匯率政策。

大體上美國政府目標有三個,第一是失業率高踞不下,實在沒有一個搪塞選民的辦法,以人民幣升值減少美國產業損失,便成為簡單口號,試圖平息民怨。第二是減少赤字,那就要多出口,拿人民幣事件敲打中國,企圖讓中國多進口美國產品,第三是妒忌中國的崛起,總想要予以破壞,如能以人民幣升值破壞了中國經濟,就像當年以日幣升值破壞了日本經濟一般豈不是件樂事。

但是,中國目前的態度實在是非常強硬,歐巴馬政府雖一再放話,但能否使中國屈服卻毫無把握,因此蓋特納三月底已改口放話說:「中國是個主權國家,中國將會決定其匯率,我們不能強迫其做出改變」。看情形財政部可能在四月中的報告中不提人民幣匯率之事,但會暗中與中方交涉,讓中方作某程度的讓步,使美國得點利益走下台階。

美國以匯率武器來壓迫亞洲國家之事早已有例,亞洲四小龍經濟崛起時,美國就來這一套,台灣在八十年代經濟起飛,在美國八八年八九年九二年的六次審查中,有四次將台灣列為匯率操縱國,使用三○一條款施壓,硬迫台灣放鬆匯率管制,台幣兌美元由四十元比一升至二十四比一,使台灣出口大受打擊。八五年迫日本使日圓升值,日圓暴升將近一倍,使日本經濟從高峰跌落,從此一蹶不振。

從一九八八年至今美國依據其國內法,對貿易夥伴進行匯率審查,已有四十多次,情況愈來愈脫離經濟範圍而逐漸政治化,這就是霸權國家的可恨處。
(本文作者俞正先生在《中國時報》國際新聞版撰寫「國際瞭望」專欄逾三十年。)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九十期】2010.4.01

« 知識通訊評論89期目錄∣回首頁∣胖老鼠的科學實驗可信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