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痛不癢的論文

意見評論 03/01/2010

上一期《知識通訊評論》的台灣生技製藥計畫專題,引述了一位學界人士的報端文章,指稱這個計畫產生了一些「不痛不癢的論文」。不多久,參與計畫一位學界人士在報上撰文回應,特別提出那個計劃所衍生的論文,有一些是刊登在《自然》、《科學》、《新英格蘭醫學期刊》之上,這篇文章反問,難道這樣的論文是「不痛不癢的」?

如何衡評研究的論文,一直是科學學術世界的頭等大事。這不只因為這關乎科學知識的進展,也決定科學研究者的成績功勞,甚至其科學職涯的因之定奪。近代科學所肇造的論文發表制度演進以來,奠下科學歷史中的許多里程碑,同樣也引來不絕於途的爭議。

當前科學或學術論文價值的評定,似已有一個相當公認的標準;這些標準是由一些重要的論文發表期刊來決定,能夠在一些學術地位拔尖期刊發表論文,就代表著學術成就的突出,這是評斷學術研究價值的主流思維,因此前述的那篇回應文章,只需要舉出那幾份眾所公認的頂尖科學期刊,就足以反駁「不痛不癢論文」說法的無所根據。

在這一期《知識通訊評論》中,我們選刊好幾篇文章的一個專題,正是要探究學術的價值問題。在這些文章中,正好有一篇是《自然》雜誌的社論,公開宣示他們選擇論文的標準。在這篇社論中,《自然》雜誌主動澄清一些對他們擇稿標準的質疑,譬如他們並未也無法去選擇刊登可能被引述較多論文,譬如他們並不會只以評審人的意見,作為唯一的選稿標準,他們力求避免因撰稿的身分和地位帶來的影響,他們力求論文評審人的兼容多元等。

這使我們想起去年方甫去世,在《自然》雜誌擔任了二十二年總主編的約翰.麥道克斯(John Maddox)來。今天「自然」雜誌所宣示的擇稿價值標準,正是他主持建立起來的。他就曾經說過,現在公認的一九五年華生(James Watson)和克里克(Francis Crick)提出的D N A雙螺旋結構經典論文,就不可能通過今天的論文審核制度,他們當年論文也是在實驗室主任寫信推薦而刊出的。

另外麥道克斯說他會不送審核,直接刊出英國以反對宇宙大爆炸理論著稱的天文學家霍勒(Fred Hoyle)的論文。他不同意卡森(Rachel Carson)「寂靜春天」的觀點,反對知名天文學家沙岡(Carl Sagan)倡議的核子冬天,也質疑近年全球暖化的看法。對某些學術人物而言,他的問題恐怕是「罄竹難書」了。

我們不用再提本期學術價值專題其他文章所指出的,科學研究的成效,是與社會條件息息相關。不同的社會環境,不同的文化條件,是應該有不同的價值評斷標準。近代科學和學術,是面對問題的一個解答過程,不應該只有一個普世單一的價值標準。

目前世界的科學和學術研究,受到國家機器和學術體系交互影響,過度制度化的運作規範,大量的成果在標準作業模式中產出,丟失了判準知識價值的人性特質,過度客觀講究,其實卻斲喪了知識創造真正關鍵的主觀價值。

我們的科學和學術發展,受到近代歷史過程的影響,更難免有以他方標準為絕對價值的不自覺思想殖民難局,如果看《自然》雜誌所宣示的他們的價值標準,我們是不是應該問一問,什麼是我們的社會環境?什麼是我們的文化條件?這樣我們才會有一個適合我們的價值標準。

在我們學術評比制度日益標準和森嚴的發展當中,「不痛不癢論文」的爭論,毋寧是一個好的開始,值得鼓勵。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八十九期】2010.3.01

« 什麼樣的論文值得刊登?∣回首頁∣知識通訊評論89期簡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