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能脫美近中嗎?

國際情勢 02/01/2010


日本總理大臣鳩山一郎可能在六月以前訪問南京,這說法不是來自中國,而是從日本傳出來的,也就因此引起日本方面的辯論,支持者認為這是表現日中友好的最佳政策,日本不費絲毫物質上的送予,而能收到極大的效果,中方必然會有回報,回報必然也不輕,有人說,胡錦濤訪日時可能去廣島原子彈爆炸破壞紀念地去訪問,以示對和平的期望。但是也有輿論認為不妥,在中國仍對日本持著強硬姿態之下,日本如示弱則未來與中國的交涉將更為困難,而又有折衷派的看法,認為這是日本外交上的一張很有用的牌,不宜輕用,但用的話就要換取最大利益,譬如中國在東海油氣開發上的讓步,甚至支持日本取得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席位等等。

日本的對華政策目前確實面臨一個將要變的機會,這變不僅是中日間的交往,主要還是涉及美日之間的關係,中美日三者之間的連環互動決定中日之間的關係變化。

這應該先從日本的對美政策說起,二戰之後,美國控制日本六十年,日本基於自身的需要,甘心倚賴美國,很願維持著主從關係,對多數日本人尤其是政客而言,已患了斯德哥爾摩症候群,認為倚靠美國聽美國的話是天經地義的事,這是日本發展的必須,所以把脫美控制視為異端,在自民黨漫長統治的時代中,很少聽到要擺脫美國控制的論調。但這並不是說日本政壇沒有作這樣主張的人,民主黨的小澤一郎便是作此主張者。

小澤一貫的政策主張是:(一)修改憲法,(二)成為正常國家。這兩基調看似適合日本現狀,但所面臨困難卻也不小,修憲一事不但是小澤主張,自民黨內也有許多人主張,儘管所持理由不同,但主要依據還是半個多世紀以來這部由美國人欽定的憲法已不合時宜,許多地方需要更改,關於修憲,目前是似乎還未得到完全的國民共識,短期內未必能成為事實。

而成為正常國家,雖然這也必須在憲法上做某些更動,以期更符合狀況,但最主要的還是目前國際地位的更改,也就是必須脫離美國的控制,否則如何能稱為正常?

就現在國際情況來看,脫美是個好時機。在冷戰時期,日本面臨著蘇聯與中國的威脅,日本的軍事力量很難保護自己的安全,必須靠美國保護,非與美國結成軍事同盟不可,但由於與美國的同盟,使蘇聯與中國對日本的警惕更加重了,當時日本有些政治家便認為這樣一直循環下去,日本將永遠倚賴美國,日本何不與蘇聯及中國緩和關係,使彼此敵對狀況減少,那麼倚賴美國的程度也會減輕,當七十年代初,美國總統尼克森開始與中國改善關係時,日本自民黨有識之士便恍然大悟,既然美國自己能與中國改善關係,日本為什麼不行?

田中角榮可能是第一個悟及到這道理的自民黨政治家,他預測美國將會進一步的更接觸中國,建交也將是必然的,於是搶先在美國尚未與中國建交之前便與中國建立了外交關係。這舉措當然使美國震怒,美國認為日本必須在外交政策上跟隨在美國之後,美國所能做的,日本未必可以,即使可以也不能搶在美國前面。田中角榮後來之垮台,是因為受賄,而行賄者不是日本企業,而卻是美國企業里克魯特公司,這件事,許多人認為背後是美國因素在作祟。

執政的自民黨以後再沒有人敢真的改善中日關係了,到小泉純一郎擔任總理時,更是一面倒,公開宣揚其外交政策是:與美國建立密切關係,與美國關係愈緊密,對中外交便會更順利。

但中國崛起之勢愈來愈強,日本對中國的貿易倚賴也愈來愈甚,而中日發生軍事對峙的可能性也愈來愈少,民主黨小澤一郎這一派人士便認為與中國關係愈好,所受威脅也愈少,受威脅愈少,倚賴美國軍事保護的需求也愈少,這就是脫美而成為正常國家的好機會。民主黨黨魁鳩山由紀夫在這方面是相信小澤的,於是逐漸形成脫美傾中的外交路線。小澤一郎率一百四十餘名民主黨議員及四百餘名企業界人士訪華,這陣仗頗為驚人,不但現已在野的自民黨震動,美國更是著急,認為民主黨在認真進行脫美投中。

但是美國控制日本六十年,豈能輕易鬆手,當年能使田中角榮垮台,如今為何不能使小澤一郎垮掉?於是目前便有許多傳說,說歐巴馬政府與在野的自民黨合作,利用日本檢察系統翻小澤及鳩山的政治獻金案,即使不能使他們像田中一般入獄,但只要能使其辭職便行了。民主黨受此打擊,自民黨便有翻身的可能,小澤鳩山正計畫的改革政治,將官僚系統催垮,將司法的檢查部門直接受總理控制,這當然使檢查官們非常不高興,與自民黨合作的可能性便非常大了。

可以這樣說:如果小澤與鳩山不被搞垮,日本疏遠美國接近中國的路線是一定的了,這是所謂「正常國家」必然走的路,但如這兩人被搞垮,則外交改革也者便完了。
(本文作者俞正先生在《中國時報》國際新聞版撰寫「國際瞭望」專欄逾三十年。)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八十八期】2010.2.01

« 知識通訊評論87期目錄∣回首頁∣紅酒可以延年益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