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本哈根之後?

專題報導 01/01/2010


一項功敗垂成的國際氣候協議,給科學在下一回合談判中預留伏筆。

兩項事證差不多讓最後關頭才敲定的哥本哈根協議破局:研究指出氣候暖化的影響也許比當初預期更加嚴重,而且富國其實還不用散盡資源,就能做得更多。

如今與會者想知道,能否強化這項眾所週知缺乏效力的協議,或者駭人的科學證據是否足以促成更有意義的談判。

《哥本哈根協議》是由美國、中國、印度、巴西和南非所簽訂的多方政治合議書,其用意在提供一個不具法律約束力的架構,以集結現有氣候變遷相關的國家承諾。不少環境學家以及許多發展中國家立即批評,當前的承諾還不足以使全球暖化控制在一點五到兩度的目標。的確,一項由美國氣候模擬組織「氣候互動」(Climate Interactive)的分析結果顯示,依照目前的承諾標準,全球在二一○○年將會上升三點九度。

哥本哈根會議中歐盟投票決定,不將二○二○年排放減量(以一九九○年排放量計算)百分之二十的標準提高到百分之三十。整體而言,仍然希望以新協議取代一九九七年定案的《京都議定書》,並且納入當時不願簽署的美國和一些開發中國家的承諾。協調將延續到新的一年,許多人甚至把希望寄託在二○一○年十一月下旬「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UNFCCC,United Nations Framework Convention on Climate Change)於墨西哥舉行的下一回合談判。

美國總統歐巴馬在哥本哈根會議最後一天的演說,遭到代表開發中國家的「七十七國組織」(G77)嚴辭抨擊。 G77的主席兼首席談判官,蘇丹籍的迪-阿平(Lumumba Stanislaus Di-Aping)認為,這個結果無疑是要「毀了」非洲。迪-阿平與圖瓦盧、玻利維亞、委內瑞拉的代表一同參與一場徹夜的辯論。當中不乏批判資本主義的言論,但同樣也強調,這些貧窮國家遭受氣候變遷的影響與其他國家相比是多麼不成比例(見Growing agricultural benefits for climate),而那些富裕國家更應該多出點錢。

會議中也有科學家追隨高爾的腳步,提出有關格林蘭冰川和南極冰架加速融化的報告。尤其冰架融化很可能導致二一○○年時海平面上升超過一公尺。

標準太低

奧地利勒笙堡「國際應用系統分析研究院」(IIASA)的經濟分析結果顯示,套用哥本哈根會議之前的標準,工業化國家於二○二○年的減碳量約為百分之十一到二十二。若考慮效率和其他因素省下的成本,達成目標所需的金額,僅占國內生產總值百分之零點一五。IIASA溫室氣體計畫主持人阿曼(Markus Amann)為此感到擔憂。輕易達成目標意味相應的碳價是多麼低廉,這將對未來數十年對抗暖化所需的研發創新造成阻礙。

大多數開發中國家即使態度有所保留,到頭來還是支持哥本哈根協議。畢竟少了協議,這個史上最大的環境會議將淪為空談。馬爾地夫是島國聯盟的一員,他們希望推動將暖化上限設在一點五度。其總統納希德(Mohamed Nasheed)認為,這次會議結果雖然不令人滿意,但好歹是個起頭。他希望所有國家都回歸協議本身,不要讓對話中斷。

歐巴馬的首席科學顧問賀準(John Holdren)認為,坐而言不如起而行。沒必要去爭論怎樣才算是未來五年的完美目標,只管朝正確的方向前進就是了。

這是開發中和已開發國家首次在新架構下的單一議題上緊密結合,連美國當然也沒有缺席。在零九年春季參議院便已開始針對氣候議題展開立法攻防辯論。富國必需達成預訂之減碳目標,開發中國家有責任公開其減碳作為具體事宜,並將所得之海外資助計畫實施細節交付國際查核。

開發國家二○一二年將提供三百億美金援助開發中國家,作為對抗暖化以及永續發展的交換條件。並承諾在二○二○年增加到每年一千億美金,但協議並未明確指出資金來源為何。這些數目是由世界銀行估算的,不過許多科學家及開發中國家都認為這個數目遠低於所需。

現為倫敦帝國學院訪問教授,「政府間氣候變遷小組」(IPCC)「影響、適應及脆弱性」工作小組前聯合主席派瑞(Martin Parry),發展出一套方法來預測當策略失效,沒有足夠預算協助人民面對後果所可能遭遇的衝擊。假使所有國家都順利達成目標,依照哥本哈根協議所設的標準,距離理想溫度上限仍有一點五度的差距。資助金額就是根據這一點五度計算出來的。不過實際暖化溫度可能超過三度。派瑞認為最嚴謹的估算都達不到兩度。我們當然希望只有兩度,但更實際點也許是三到三點五度,甚至要有上升四度的心理準備。

哥本哈根協議的目標之一,就是將暖化溫度上限定為兩度,不過二○五○年全球溫室氣體排放減量的計畫,則明顯遭到擱置。島國聯盟成功地將訴求化為文字。他們希望二○一五年(IPCC第五次評估報告預定完稿期限次年)一點五度的目標在提案審核中獲得重視。針對IPCC評估進行的氣候模擬正如火如荼的進行。小組將接受提名,並於今年春天就報告不同章節委派主要作者負責。

IPCC主任帕喬里(Rajendra Pachauri)從辦公室俯瞰哥本哈根的貝拉中心大廳,他說多國領袖決定與會令人振奮,雖然最後的承諾並不多。

帕喬里說,遭遇人的慣性、心態甚至既得利益者的阻擾是必然的。我們不要小看他們的影響力,這是一個政治家理當要能預見的。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八十七期】2010.1.01

« 論文的圖像是真的?∣回首頁∣四十年的未竟之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