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文的圖像是真的?

知識新知 01/01/2010


近年生命科學論文裡日亦嚴重的圖像操弄問題,不但突顯出近代科學研究的操守問題,也彰顯了科學證據主客觀意義的一種困境。

愈來愈多的科學期刊採取行動,想要解決送來發表的論文中,有日益嚴重影像造假或動過手腳的問題。

總部設在美國加州舊金山的公共科學圖書館 (PLoS),旗下出版的同儕審查期刊《 PLoS 醫學》總編輯芭波兒 (Virginia Barbour) ,去年十月於倫敦舉辦的一場討論剽竊的會議中表示,自從 Photoshop 這類軟體出現以後,操弄影像的問題就「糾纏」上了期刊編輯。她對《自然》雜誌表示,現在什麼東西都是以電子形式傳送,這讓操弄影像變得更加的容易。

在會議上,芭波兒展示了一項自二○○八年開始,為期一年的試驗性研究資料。在這項研究中,暫定接受將發表在《 PLoS 生物學》以及《 PLoS 醫學》期刊上的論文,所有的影像都受到檢查,確認是否有被動過手腳。

「現在什麼東西都是以電子形式傳送,這讓操弄影像變得更加的容易。」
—-芭波兒

在兩個月的時間內,在《 PLoS 生物學》總共受檢的三十五篇論文之中,三篇論文的五張影像有問題。芭波兒說,他們發現在那一整年的其他時間,也都有類似的問題圖片。在一整年的《 PLoS 醫學》裡,同樣是在三篇論文裡有五張問題影像,但是這回受檢論文的總數卻只有十三篇。

在其中的一個案例中,研究者複印了一份用來偵測蛋白質的西方墨點轉漬盤。在另一個案例裡,科學家則把兩張凝膠影像接合在一起,卻沒指出來他們是如此做的。

檢查工作是根據向作者要來的原始資料與影像來進行的。影像裡的差異性,可透過操作 Photoshop 裡的對比控制,並觀察影像背景等手法偵測出來。

芭波兒表示,這些論文的作者對於他們所動的所有手腳,都提供了「令人滿意的解釋」,因此沒有一篇問題論文遭到退回。她補充說她「很有信心」地認為,他們的研究並未發現任何嚴重的行為失當犯行,不過在沒有說明的情況下,清除、修改影像的任何企圖,都算是偽造資料。她說各大學內有種研究文化,認為玩弄影像沒什麼大不了的,這點必須要嚴正地提出來。

芭波兒補充說,她對於研究者整理歸檔資料「駭人聽聞」的系統,感到相當「震驚」。這項試驗性研究發現,百分之二十五的問題論文作者,很難找到他們的原始資料。

芭波兒表示,《 PLoS 醫學》會持續檢查所有暫定接受發表論文的影像,而《 PLoS 生物學》則是每四篇論文裡會隨機抽出一篇來檢查。 PLoS 正在考慮,是否應該在《 PLoS 遺傳學》與《 PLoS 病原體》等其他期刊,也納入檢查程序。

操弄概貌

其他人也同意操弄影像是個日趨嚴重的議題。美國衛生福利部研究操守處,在去年九月間發佈的最新數據顯示,二○○七年到二○○八年間,所有公布出來的研究行為失當案例中,有百分之六十八涉及偽造影像。設在美國馬里蘭州洛克維爾市的研究操守處,每年公布約二十個案例。新數據顯示,從二○○五年到二○○六年開始,案例數目就顯著提升,超過百分之四十的公開案例都涉及了操弄影像。在一九八九年到一九九○年研究操守處公開的案例裡,只有不到百分之五涉及有問題的影像。每季發佈活動新聞報的研究操守處,目前正在準備發行一期討論影像議題的專刊。

研究操守處調查監督部長達伯格 (John Dahlberg) 對《自然》雜誌表示,操弄影像的問題在這兩年逐漸增加,是個日趨嚴重且必須處理的問題。

達伯格說,各期刊檢查影像的程序,以及判定影像是否可以接受的標準不一,需要一套統一的做法。

比方說,《自然》雜誌出版集團在二○○六年初,正式採行檢查影像的政策,每一期的《自然》雜誌及其姊妹研究期刊,暫定接受發表的手稿裡,最少要有兩篇接受檢查。《科學》期刊則是從二○○五年開始,檢查每一篇暫定接受發表論文的影像。

《科學》研究期刊管理編輯凱娜 (Katrina Kelner) 表示,他們並沒有發現很多有問題的影像。《自然》雜誌執行編輯米勒 (Linda Miller) 則說,編輯與作者逐漸認識到這個問題,但是人們有時並不明白,美化影像與造假的分界線在哪裡。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八十七期】2010.1.01

« 美國替代醫療的戰爭∣回首頁∣哥本哈根之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