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替代醫療的戰爭

知識新知 01/01/2010


十年前在美國醫療衛生體系成立的替代醫療研究中心,因一直受到主流醫學體系批評,已由草藥療效轉向生理症狀處理。

十年前,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院長瓦穆斯(Harold Varmus)因為反對參議員的提案,拒絕將院內一間辦公室作為檢驗替代療法效力的研究中心,而被要求去職。

儘管成立時並不順遂,位於馬里蘭州貝塞斯達的美國國家輔助和替代療法研究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Complementary and Alternative Medicine, NCCAM)也已邁過十個年頭。然而主流科學家仍多所批評,認為以主流科學範疇外的療法為研究對象,等於賦予這些療法正當性。

事實上,國家輔助和替代療法研究中心的許多臨床研究結果,不僅沒有為替代療法背書,甚至對其效力提出反駁。二○○五年七月此中心發表的研究報告指出,紫錐菊(echinacea)無法預防或減緩普通感冒最常見的原因─鼻病毒(rhino­virus)感染,導致紫錐菊銷售量從此一蹶不振。

負責國家健康研究院腎臟研究近十年、去年初接任中心主任的布理格絲(Josephine Briggs)為中心的公正性背書,表示中心進行的研究均十分嚴謹。

二○○七年的調查顯示,百分之三十八的美國人在一年中至少使用過一次替代療法,在針灸、草藥等療程上的花費則達三百三十九億美元。相對於貝塞斯達院區內其他主要的研究領域,國家輔助和替代療法研究中心僅花費一億兩千五百萬美元左右,大約是國衛院替代療法總預算約三分之一的經費,國衛院的替代療法預算,大多投入轄下的其他機構,其中以國家癌症研究所為最。

布理格絲表示,研究替代療法、提供相關具體數據,是中心的主要目標,至於結果究竟是支持或反駁特定療法的療效,則不在考量範圍。接受輔助和替代療法研究中心研究補助、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神經學家大衛森(Richard Davidson)認為,中心重要的任務之一,就是剔除毫無療效的藥物,譬如蛇油之類。大衛森以冥想對大腦及周邊神經生物學的影響為研究重心,成果發表在《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公共圖書館生物學》、《神經科學學報》等主流期刊。

許多美國學者仍然認為這些研究補助,既浪費錢又浪費時間。康乃迪克州紐哈芬耶魯大學神經科醫師諾維拉(Steven Novella)認為,提倡或使用此類療法者,並非以科學為基礎的醫師及相關從業人員,而這些療法的提倡者,也未因療法的科學證據不足而卻步。因此,耗費時間及資源研究這些療法,實在沒有什麼意義。

布理格絲指出,擔任中心主任後,發現研究經費申請的趨勢,一直過於樂觀地以慢性疾病治療為主,像是藉由藥草化合物治療糖尿病或癌症。她希望研究重心能夠轉為症狀治療,尤其是針對疼痛的緩解。

根據國家輔助和替代療法研究中心未來五年的計畫草案,疼痛治療及身心醫學將取代草藥療法成為主要的研究題材。

同時,布理格絲也逐步強調藉由基礎與動物實驗,了解替代療法背後的生理機制。過去十年,中心花費鉅額臨床研究經費,除了用於紫錐菊研究,還包括金絲桃(St John’s wort)可否緩解憂鬱症症狀,以及與國家癌症研究所合作研究,維生素E與硒元素是否具有預防攝護腺癌的功效等等,而研究結果均十分負面。因此布理格絲認為,在進行臨床試驗前,應先透過基礎研究,先對這些天然藥草有基本的了解。

接受中心研究補助、麻州波士頓哈佛大學醫學院羅森(Bruce Rosen)指出,國家輔助和替代療法研究中心的研究任務,已日漸能用科學說明。羅森以針灸對於大腦功能的影響為研究主軸。

布理格絲的藍圖,即便是最嚴厲的批評者也給予肯定。德州休士頓貝勒醫學院免疫學家馬庫斯(Donald Marcus)表示,布理格絲博士對於批評和建議的接受度,及其改變研究重點的承諾,令人激賞,但她是否能擺脫既有體制的束縛,還是個未知數。

馬庫斯與諾維拉均為醫學科學研究所的成員,該組織由科學家與醫師組成,以反替代療法相關政策為主旨。馬庫斯認為,輔助和替代療法研究中心的存在,不過是浪費政府預算罷了,因此應該直接解散。國家輔助和替代療法研究中心是由民主黨愛荷華州參議員哈金(Tom Harkin)於一九九八年提案設立。馬庫斯坦言,由於哈金的勢力強大,想要解散此中心根本不可能。

在輔助和替代療法研究中心成立十年後,哈金的影響依舊未減,國會參眾兩院既有的醫療改革法案中,哈金已加入相關條款,要求保險業者針對領有州政府執照的替代療法提供者,提供給付。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八十七期】2010.1.01

« 亞洲國家對歐巴馬的失望∣回首頁∣論文的圖像是真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