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本哈根氣候高峰會的困境

專題報導 12/01/2009


喧嚷爭議的全球暖化問題,將面臨哥本哈根會議一事無成的窘局,這會不會演成新的國際政治對立,有待觀察。

十二月七日於丹麥哥本哈根舉行的氣候變遷高峰會,隨著談判時間的所剩無幾,參與國家已開始放低期望,希望找到優雅的退場機制。

談判各方於二○○七年十二月簽署「峇里島路線圖」以後,全球領袖即面臨壓力,其中設定的一個緊湊的時程表,是理論上應在哥本哈根會議上,訂立一個接續一九九七年京都議定書的新條約,各國不分貧富,均已耗費兩年草擬氣候政策與提案,但歧見仍然很深。

今年九月歐洲官員在泰國曼谷與發展中國家代表會晤,結果發展中國家怒氣沖沖地離席,這讓許多人意識到,縱然只是要討論達成協議的技術問題,在今年亦很難完成,就連最樂觀的人士也開始重新考量,到底哥本哈根會議的成功為何。

美國華府世界資源研究院的摩根(Jennifer Morgan)表示,他不滿意「全球協議」一詞,認為關鍵在於世界能否有交集,讓各國能滿懷信心地前進。

對於如何達成共識,各界提出許多構想,有些人主張先追求較大範圍的協議,後續再討論牽涉經費或明確內容的溫室氣體排放減量措施;也有些人提供條約架構的建議,或是全球領袖象徵性協議的內容提案;有些人甚至支持暫停談判數月。

這些想法都是為了累積政治信心與動力,讓美國有更多時間擬定國內政策,雖然眾議院已通過相關法律,要以二○○五年為基準,在二○二○年減少百分之十七的排放量,至二○五○年減量百分之八十三,但參議院已來不及在哥本哈根會議之前通過同等法案。

由於美國仍有未竟之功,歐洲更必須代表已開發國家發言。歐盟已承諾以一九九○年為基準,在二○二○年減少兩成的溫室氣體排放量,如果達成全球協議,更可提高到三成,但對多數發展中國家而言,這個比例仍然不足,中國、印度及多數發展中國家組成「七十七國集團」,呼籲富國至二○二○年應減少排放量四成,目前為止只有挪威願意接受這項挑戰。

印度環境部長拉梅西(Jairam Ramesh)認為,除非富國願意接納更大幅度的減碳標準,並承諾撥款協助開發中國家因應氣候變遷,否則談判不會有什麼進展。他認為談判人員應鎖定幾項重大議題,如伐林、低度開發國家的因應經費、潔淨發展機制等,所謂「潔淨發展機制」是指富國撥款支持發展中國家的潔淨能源與環保計畫,藉以抵銷他們排放的溫室氣體。

拉梅西表示,「若要讓哥本哈根會議成功,我們需要範圍更小、更務實的策略」。

另一方面,富國仍堅持發展中國家得積極投入,許多發展中國家也頒行許多新政策,印尼最近宣佈將在二○二○年減少排放量百分之二十六,並承諾若獲得國際援助阻止伐林,減量比例將提高至百分之四十一;印度過去堅持,除非國內人均排放量達到已開發國家水準,否則絕不會做出任何承諾,如今已提議國內發展太陽能及落實氣候政策,並計算可降低多少溫室氣體排放量。

中國身為全球最大溫室氣體排放國,也積極訂定節能目標與可再生能源計畫,但還未達成溫室氣體減排的時限和具體承諾,。

七十七國集團與歐洲代表在曼谷為京都議定書的未來爭論不休,使許多人感到意外,前者希望繼續維持京都議定書架構,那只限制已開發國家的溫室氣體排放情況;歐盟官員則希望,根據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建立一個新的條約,再納入京都議定書,美國維持中立,但部分人士擔心,如果只在爭執要挑選京都議定書的那些部分納入新條約,將一事無成。

許多發展中國家對西方世界的態度既憤怒又不滿,認為自己在談判中受到欺負,也不信任碳交易市場機制,認為這只是西方國家另一項賺錢的工具,不過七十七國集團內部對許多問題同樣意見分歧。有些觀察家相信,特別是在經濟危機當下,最大難題還是經費,只要有財源,部分發展中國家也會軟化反對態度。有些估算認為發展中國家因應氣候變遷,每年得花費千億美元,還有人預估金額得提高兩到三倍,世界銀行估計若在發展中國家建立低碳經濟,一年將耗費數千億美元。

只要有錢許多方面便能有進展,部分發展中國家提議,若富國無法有效降低排放量,就拿出經費來抵銷,拉梅西便開玩笑表示,美國若拿出二千億美元放在談判桌上,或許會更快達成協議。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八十六期】2009.12.01

« 全球科研經費前景未佳∣回首頁∣哥本哈根的真實與虛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