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巴馬的外交理想與實踐

國際情勢 12/01/2009


闡說一個理想容易,要把這個理想付諸實踐卻很不容易,美國總統歐巴馬是在一片掌聲中上台的,上台後的掌聲仍然不斷,因為他提出的理想太動人了,那不僅是美國人所想望的,也是世界上所希望的,將會把近年來國際問題視為亂源的事都能平伏下來。

他不但要從伊拉克撤軍,而且要以社會援助與軍事援助為阿富汗帶來和平,這好像要為前任布希犯下的錯收攤子,眼看阿富汗的問題將成為無底淵,能夠使它和平解決自然是大好事,然而事情發展的結果如何呢?美國一心要扶持一個阿富汗民主穩定的新政府,但是一場選舉竟然一塌糊塗,西方的選舉觀察人員都認為這樣當選的總統缺乏合法性,但歐巴馬政府除了繼續支持這個被視為既貪污腐化,又無合法性的卡爾札伊政府之外,又能如何?一切經援會像以前一般擲入泥海,而在軍事行動上,他不想再增加美國駐軍,但局勢迫他非增不可,增兵之後能使阿富汗戰況轉好嗎?連美國的盟國都認為希望渺茫。

他要對伊朗放低姿態,與伊朗直接會談解決伊核問題,這也是國際間所希望的,伊朗問題如能和平解決,不但歐洲、阿拉伯世界乃至以色列都會鬆口氣。但是直接會談如果沒有會談本錢的話,怎能有效果,美國既拿不出更重的壓力使對方屈服,又不拿出誘人的好處使對方動心,伊朗的戰術是忽軟忽硬,在談判有希望又可能絕望的情況下打轉,其目的當然是拖,拖到自己能製造出核武。美國對伊拉克開戰使自己陷入泥澤,會對更難應付的伊朗開仗嗎?伊朗是有恃無恐,而歐巴馬政府卻拿不出什麼辦法,所謂六方會談本身就不團結,俄中兩國與英美德法的觀點并不一致,歐巴馬不惜對俄國在東歐部署反飛彈網上讓步,以換取俄國在伊核問題上合作,但俄國卻也是忽軟忽硬,看不出是否真的會對伊朗施壓,現在還看不出歐巴馬會繼續有什麼新手段來應付這局面。

他也承諾要使以巴雙方達成妥協解決中東問題,這是美國前幾任總統都做不到或是不敢做的事,如果能壓服以色列,使和談有進展,那就使中東問題得到了大部分的解決,中東問題能解決,反恐問題便有解決的希望,這也是國際間所期待的。但是結果呢,他就職不久便對以色列總理納唐耶胡講了一些不客氣的話,但納唐耶胡卻不買帳,華府與以色列的關係冷了下來,他後來又改變態度對巴勒斯坦解放陣線的阿巴斯施硬,
阿巴斯一怒宣佈了不再競選下屆主席,這等於對歐巴馬將了一軍,目前納唐耶胡似乎在修建定居點上有了彈性,但阿巴斯的狀況不明,阿巴斯如堅持不幹,以巴之間的和談就無法進行,歐巴馬如何安撫阿巴斯呢?目前還是個未知數。

他說要改善美俄之間的關係,這也是國際間歡迎的,歐洲國家尤其如此,國際間許多問題上還是要俄羅斯配合的,伊朗問題也好,核子裁軍也好,布希將美俄關係搞的很僵,歐巴馬打算以放棄在東歐部署反彈道飛彈系統作條件,把俄羅斯拉到合作的路上來,但俄羅斯合作了嗎?
俄總統米德維地夫口頭上也講了一些好聽話,對伊朗也表示了些強硬,但真正作為呢?美俄關係不比布希時代好到哪裏去。

他說要重視亞洲,對東南亞國家協會說:「美國又回來了」,但除了簽署友好合作條約之外,實際上對東南亞並沒有做什麼事,東協除了新加坡與印尼之外,其他國家都還是以存疑的目光看他,他邀請東協部分國家(老撾、柬埔寨、緬甸不在內)明年去華府訪問,到時能掏出什麼來?

前陣子訪問了東北亞,結果是皆大不歡喜,去日本訪問是遲到早退,使這個在亞洲最得力的助手失望之至,而在日本人民最關切的琉球島普天間軍事基地的遷移問題上毫不讓步,僅憑歐巴馬對日皇的深度鞠躬就能換回日本人失望的情緒嗎?去南韓訪問也是旋風式的,韓國人希望的是美國快點批准雙方已訂的自由貿易協定,但在歐巴馬與李明博的會談中沒有提及。

東來最大的目的是拉攏中國,所謂「兩國集團」,根本就是美國要造成的假象,要中國幫助解決許多國際問題,除了國際金融危機之外,朝核問題、伊核問題都要中國出力,雙方聯合聲明簡直包羅了所有國際問題,但中國所關心的雙邊問題卻完全沒有解決的跡象,對台軍售問題?支持達賴喇嘛問題?疆獨問題?貿易制裁問題,來之前先制裁了輪胎輸出,去之後又制裁了鋼管輸出。中方難道不心知肚明嗎?這與布希時代的對華政策有何區別?宜乎在與溫家寶會晤時,溫家寶乾脆說兩國集團是不可能的,中國要保持清醒,不會陶醉於此。

歐巴馬一心要顯示與布希政府的外交大不同,國際間也有此期待,但這理想到實踐時卻完全變了樣。
(本文作者俞正先生在《中國時報》國際新聞版撰寫「國際瞭望」專欄逾三十年。)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八十六期】2009.12.01

« 舊瓶新酒:探索美酒、啤酒與其他酒類飲料∣回首頁∣獅子對人肉的好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