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亞共同體建議將不了了之

國際情勢 11/01/2009


前不久國際媒體報導所謂「東亞共同體」非常熱鬧,這倒是捧了日本新總理鳩山由紀夫的場,日本民主黨是取代自民黨執政,實在提不出什麼新花樣,鳩山便拿這個作題目,倒也惹起國際間注意,但是看好的少,看壞的多,遠的人看好,近的人倒看壞。

譬如英國《每日電訊報》說:東亞共同體一旦建立,將會形成一個經濟實力雄厚、人口眾多、地域遼闊的跨國家集團,令全球政治經濟版圖發生劇變。德國的《商報》說:儘管面臨種種困難,一旦建立起共同體,世界在可預見的時間裡將擁有美國、歐盟外的第三個權力中心。

歐洲人對這個擬議中的集團似乎已有些震驚,他們是拿歐盟來衡量東亞盟的。

但是在亞洲人自己看來呢?日本的《產經新聞》就說:本來東亞地區並沒有歐盟那樣的共同理念和價值觀,也沒有相同的宗教背景,在安全方面也難說對日本有什麼利益,東亞共同體猶如沙上建樓閣,非常危險。南韓的《朝鮮日報》說:當前韓、中、日及其周邊現實狀況與東亞共同體相距甚遠,中日之間的主導權競爭,三國之間的歷史和領土問題以及美國的疑懼心理等因素,都使東亞共同體可能成為一句空話。

都有道理。遠方的人說這個東西一旦成立後如何可怕,自己人則說放心吧,這東西絕搞不成。

曾參與東南亞國家協會籌建的菲律賓林智聰教授看法較樂觀,他以東協為例,說東南亞是一個多樣性差異最大的地區,新加坡人人均GDP近三萬美元,而緬甸只有一百九十九美元,社會政治制度方面有實行西方民主制度的國家,也有實行社會主義的國家,在文化和宗教方面不僅有伊斯蘭、佛教、還有天主教為主的國家,儘管有這些分歧,各國還是走在一起,組建了亞洲最大的區域組織。

林智聰的這種說法對東協來說是有道理,但是拿這個例子套在東亞共同體上則很不適合,因為東亞共同體的可能構成份子與東協大不同,東協於一九六一年成立時只有三個國家:馬來西亞、泰國、菲律賓,茲後新加坡與馬國分裂,印尼也加入,加上汶萊、變成六國,它一開始便強調只是經濟聯盟而不涉政治與軍事,直到一九七七年方有第一次高峰會。

因為它鑑於美蘇兩大陣營的鬥爭,不願將本身投入冷戰,所以能平穩地維持這個組織,沒有哪個國家想爭取領導地位。

東協後來之漸涉及政治、安全是逐漸形成的,冷戰結束後,它更擴大將原屬共產陣營的越南、柬埔寨、老撾及緬甸也包括在內而成為真正的東南亞國家協會,它已包含了東南亞所有國家,純的很,為了「純」,即使緬甸那樣格格不入,但東協仍抵抗西方的壓力,包容緬甸的一切。

但現在擬議中的東亞共同體不同,它涉及了地區的大國角力,一開始便先陷入意識形態與國家利益的窠臼中,用「爾虞我詐」四個字形容並不為過,日本與中韓可以用「世仇」來形容,仇恨當然可以「一笑泯恩仇」,但是舊恨所遺留的問題還未了,而新的不和卻已萌生,中日之間釣魚島領土爭執,日韓之間獨島問題爭執,都不可解,它不會隨時間而消失,而新的利害衝突又會引起邦交的風波。

中國在東亞已成為事實上的盟主,但看目前東協與中國的十加一關係之進展就可知,一旦東亞共同體成立,日本能與中國勢力對抗嗎?日本自知難敵,所以要拉區域以外的國家來制衡,所以要將南亞的印度及大洋洲的澳洲、紐西蘭都拉進來。中國不置可否,東協國家中有意抵制中國領導者是印尼、新加坡,其他八國則要看情勢表態,一旦中國表示不同意,他們也就不附和了,因為這個組織一開始就不「純」的話,以後就會逐漸變質,變到失去區域合作的性質。

然後是美國的問題,正如美國助理國務卿坎貝爾所說:「任何涉及到安全、經濟、商業的重要機制都不應該將美國拋置在外」。這顯示美國立場的堅定,准許或不准許它都要參加,這就與日本外務大臣岡田克也的話針鋒相對了,岡田說「要是加上美國,那就不等於世界的一半都參與,這樣會很不像樣,讓美國自己搞自己的吧」。

然而,即使日本明知把美國拉入就是善門大開,其他西方國家都要插一腳,等於又一個亞太經合會議,使共同體毫無意義,然而,日本能真的拒絕美國嗎?不易!

中國呢?無可無不可,心中是不贊同的,但表面不得不大方,說些客氣話,它可能也知道這個建議最後會不了了之。
(本文作者俞正先生在《中國時報》國際新聞版撰寫「國際瞭望」專欄逾三十年。)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八十五期】2009.11.01

« 知識通訊評論84期目錄∣回首頁∣人造黑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