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韓能統一嗎?

國際情勢 10/01/2009



朝鮮半島無核化已成為國際間重要而必須解決的課題,但是,這也是最難解決問題,它不僅涉及美國在東亞的戰略佈局問題,也涉及了南北韓統一和分裂問題,關於南北韓統一問題,不但國際間很少提及,連韓國內部的討論也不多,何以故?只因現實利害的影響。

就朝鮮半島周邊國家而論,沒有一個國家是希望南北韓統一的。美國的東亞戰略當然是以抑制中國與俄國,在日本及南韓駐軍是必須的。當南北韓在分裂狀態中,美國以防止北韓南侵,與南韓建立軍事合作關係,就可以名正言順的駐軍(包括核子武器)在南韓。設若南北統一了,美國不但失去駐軍朝鮮半島的理由,而且不知道這個統一後的韓國將來的走向是甚麼,這使美國的東亞戰略佈局為之破壞,行之近六十年的戰略計畫不得不為之重新研訂。一般常識以為統一後的韓國既不可能親美也不可能反美,完全處於中間立場,即使如此,便也不符合美國的利益。

日本就更惶恐了。日本侵佔及殖民韓國數十年,不但北韓人民忘不了,南韓人民也忘不了,韓國人民族性很強,仇日的思想很普遍,但由於南北韓分裂,國力難以與日本對抗,只能遷就現實,由於美日有軍事同盟,南韓與美國也有軍盟,在冷戰期,這種軍盟的結合,使南韓在政治上不能與日本對抗,在經濟上且必須與日本合作,然而當南北統一之後,國力增強,它對日本的態度便會有變化,日本當然了解這種情況,它即使無力阻止南北韓的統一,但也絕不會支持南北統一,就日本的國家利益來說,南北統一對它的威脅勝過中國崛起對它的威脅。

就中國來說,韓國統一對它也無好處,按現在情況,中國在經濟貿易上與南韓合作可以有經貿上的利益,在政治上與北韓結盟,可以挾此以對抗美國在東亞的勢力擴張,而當前在這兩方面,南北韓均有賴或是說有求於中國,南韓所求是中國市場,北韓所求是中國在政治外交乃至能源糧食的支助。中國正是兩面逢源,但南北統一後,情況就會改變,須知中國與南北韓在歷史上並非和睦。一個統一了的韓國在身旁,究竟能否與中國和睦相處不易回答。

當冷戰時期,當中國經濟還未崛起以前,北韓倒在蘇聯一邊,即使不是反中,但也不理會中國,它覺得靠蘇聯較靠中國更妥,而南韓一意倒向美國,一直不與中國建交,直至發覺與中方建交有利可圖之後方改變態度。這說明韓國無論南北對中國實際上是缺乏好感的。

至於南北韓內部,北韓自然願意統一,但那是要統一在北韓的政治體制之下,如果要依南韓的體制,那麼當年的韓戰就是白打了,北韓的社會主義之夢就也告終,北韓之堅持其目前政策,甚至不願仿效中國之經濟開放,原因就是怕目前的統治體制被弱化甚至瓦解,它豈肯接受南韓的體制拱手將政權讓了出去?

南韓方面,無論在政治界或民眾中,對這問題有分裂的傾向,贊同南北統一在理論上是佔多數,但是那是在終極目標方面,如回到現實,贊同者便減少了,而反統者則遠近目標都不同意。

所以反對,倒不是不顧及民族主義而是被保守派恫嚇住了,南韓保守派的振振有詞的理論是:如果統一,北韓必然要靠南韓經濟援助,這將大大地削弱南韓的GDP,南韓民眾將不可能享受目前的生活水準。這論調幾乎沒有反駁的餘地,東西德合併,西德經濟尚且受東德之累,南韓豈能不被北韓累垮?

但是,最近美國權威的投資銀行高盛公司所作的估計卻與俗成的說法完全相反,認為南北韓統一不但經濟不會出問題,未來三到四十年,其經濟總值可能超過德國及日本,那就是僅次於美中而佔世界第三位了。
依高盛的說法,南韓目前缺乏自然資源而人口又有老齡化的威脅,北韓則有大量低廉又年輕的勞動力和豐富的礦產資源,一旦進行了經濟改革,北韓的生產力可能會提高,貨幣也可能升值,統一後,其GDP在二○五○年可達六萬億美元,超過德日兩國。

高盛認為統一後採取恰當的政策,政治上如類似中國的「一國兩制」,以及對民眾流動進行一定管制。不應該只看德國,而應放眼中國香港、越南、東歐、蒙古等地例子。

高盛認為教育問題使南北韓人不能有認知,這確實是,南北韓政府多年來對人民灌輸的還不外是冷戰時期的那一套,怎能使民眾有新思維。北韓的教育固然僵硬,南韓的金大中和盧武炫的和解教育則開始便被李明博的親美疏北的政策扼殺了,怎能有新考慮。
(本文作者俞正先生在《中國時報》國際新聞版撰寫「國際瞭望」專欄逾三十年。)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八十四期】2009.10.01

« 知識通訊評論83期目錄∣回首頁∣為什麼要探索外星文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