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高等教育新方向

意見評論 09/01/2009

近代大學源起的西方,一向視大學為「造就並管理知識」場所,任務包括知識的傳授、保存、創造與傳播。這符合西方文化的傳統,就是「以智轄德」。有些大學重視所謂「通識教育」,以與「專業教育」相平衡,但其中所強調的仍是關於知識的教育,只不過強調專業以外的知識耳。

我們舊的《大學法》第一條開宗明義就說,「大學以研究高深學問,養成專門人才為宗旨。」來自師法德國精神民國十八年的〈大學規程〉。一九九三年新的《大學法》一改前義為,「大學以研究學術,培育人才,提升文化,服務社會,促進國家發展為宗旨。」明示已不強調研究「高深的」學術,不強調養成「專門的」人才,朝「大學普及化」的方向演變。實際上,有些大學把研究學術放首要,有些大學把培育人才放第一,有些大學則以服務社會之推廣教育為重點。一九七○年代以後,各校開始重視「通識教育」,以補「專業教育」之不足。

在中國傳統教育裡,「尊德性」與「道問學」兩樣則是密不可分的;家庭教育裡固然重視德性,學校的教育更要結合德性與知識,朝向智慧。《禮記‧大學》裡說得很清楚:『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新民,在止於至善。』中國傳統書院的教育主旨,就是在落實這一理想。十二世紀朱熹重建白鹿洞書院,著〈白鹿洞書院學規〉,內容包括「五教之目」、「為學之序」、「修身之要」、「處事之要」與「接物之要」。

若只重視知識的造就與管理,其後果則會是學術風氣、學術倫理與學術品質的敗壞。在西方,即使是沿著重視知識這條道路,早也有識者指出,徒有「知識」是不足的。艾德勒(Mortimer J. Adler)指出,「知識」的最終目標是為獲取「智慧」,說學習層次的提升是從見聞到知識,從知識到學問,最後從學問到智慧。十九世紀的紐曼主教還有一段話,頗有啟示,『大學之道,博大而平庸;在提昇民智,教化民心,淳化民風;在為大眾立心,為生民立命;在發揚並匡正時潮;在利導權勢,在改善平日交往。……』可看出,他的觀點與中國儒家相近,注重德性與智慧。

一般西方大學教育裡雖並不講德性與智慧之類,但他們在大學外另講求宗教以補其不足。因此,若中國現代大學也學西方,在大學裡只重視知識,在學校之外又沒有宗教的潛移默化,就有很大的盲點。德性既無從培養,智慧也無從啟發,更何況,現代的家庭教育已經式微或受扭曲,不足為恃!

去年以來全球陷於金融風暴危機之中;究其本質,是資本主義帶來的。其中隱含的問題;包涵能源與資源匱乏至逐漸枯竭、大氣增溫而天災益頻、環境破壞、貧富懸殊、道德倫理淪喪、科技掛帥與惡性競爭、意識型態衝突尤以穆斯林與基督教間為烈、資訊氾濫、…不一而足,人類前途其實茫茫。瞻望未來,實應全盤重新檢討大學的宗旨與做法。

思慮前衍,當前大學在研究學術、培育人才、提升文化與服務社會之外,應該增加「砥礪德性」、「啟發人生智慧」,與「促進人類的和平與和諧發展」這些新的要項。換言之,大學由我人文化傳統再興到關懷人類前途,應負更高的使命,非祇是「促進國家發展」或「促進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之類。

目前華人世界的各種大學評鑑與排名評比,已讓高等教育界捲入競爭的漩渦,插翅難飛,而所依據的指標又通常踵武西方,不具前瞻意義。拾人牙慧的後果,只不過是當西方世界的精神附庸。研出一套適用華人世界與全人類的福祉的中華高等教育新指標,當是海峽兩岸高等教育界的共同課題。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八十三期】2009.09.01

« 現代女媧補天∣回首頁∣知識通訊評論83期簡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