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拉馬克?

學術文化 09/01/2009



今年科學界熱烈紀念達爾文誕生兩百週年以及他《物種源始》的出版一百五十週年,但是更早提出演化理論的拉馬克,卻全被忽略,反映的正是科學世界裡真實的人性面貌。

一八○九年八月十四日,拉馬克(Jean Baptiste Lamarck)於法國國家科學與藝術學院發表他最重要的兩大冊著作《動物哲學》,但二十年後他過世時,既窮又盲,還遭世人奚落,身旁滿是數百本賣不出去的著作。他遺體埋葬在出租土地上,五年後還挖出轉葬;拉馬克創建無脊椎動物學、發明「生物學」一詞,也提出第一套科學演化理論,但今日他的墓地裡卻是他人長眠。《動物哲學》名聲仍很黯淡,遭到學界嘲笑、忽視、貶抑,多年來也受到刻意誤解,出版後一百零五年後都未曾譯為英文,反觀達爾文(Charles Darwin)僅花費七十七年,便已譯為烏克蘭文。

在拉馬克令人發狂、困惑與覆述的書頁之間,其實隱含著現代演化思維的核心精神,以當代語彙而言,其中包括物種隨時間演化、演化步驟緩慢而細微、演化因順應環境而生、演化大多由簡而繁(只有少數例外)、物種彼此因共同血緣而相繫;拉馬克的理論基於世界歷史悠久,演化過程始於無生源說,生命源起於無生命的物體。

為何如今拉馬克思想形同愚蠢的代名詞?拉馬克在科學界的名聲在死後不久蒙塵,抨擊拉馬拉最力的庫維爾(Georges Cuvier)於一八三○年代時,曾以法文與英文刊登「弔辭」,形容拉馬克的學說「禁不起任何有解剖手部、內臟及羽毛經驗者的檢驗」;十九世紀後半時,達爾文強調他的理論與拉馬克的「廢話」毫無關聯;後來拉馬克的名聲因為和蘇聯科學家李森科(Trofim Lysenko)連在一起,導致聲望進一步重挫;近期後生遺傳學研究再度提到拉馬克的名號,這是專注於研究如何在基因未變化的情況下,關於顯型及基因表現的改變。

拉馬克也有少數支持者,包括達爾文的朋友、偉大地質學家萊爾(Charles Lyell),他年輕時曾「不斷毀滅拉馬克」,但後來承認自己的發言對法國的這位自然學家並不公允。萊爾認為達爾文的學說只是調整拉馬克演化論而來,這種說法令達爾文相當憤怒:「有些人總會提到拉馬克的研究成果…但在我眼中卻極為貧乏,我不曾從中取得任何事實或想法」。

德國生物學家海克爾(Ernst Haeckel)亦相當支持拉馬克,他認為將演化論完全歸功於達爾文並不公平,他在一九○二年表示,「演化論裡提到所有動物皆有共同源頭,而植物亦來自最簡單的形態,這個部分理應稱為拉馬克主義,而天擇理論或許才能稱為達爾文主義」。

拉馬克的貢獻長期受到兩項誤解,首先,人們認為拉馬克主張環境直接造成遺傳變異,但他多次反對這種看法,「無論環境會造成什麼影響,對於動物形貌與結構並不會造成直接改變」;第二項誤解與意志相關,諷刺拉馬克主義的漫畫中,時常出現一隻長頸鹿,因為想要吃到樹木上半部的葉子,光靠意志便將脖子拉長,這種錯誤或許來自於語言誤譯,將法文「besoin」(「需要」之意)翻譯為「想要」,一九一四年翻譯中的這個誤認,或許是受到庫維爾在「弔辭」中使用「désir」一字的影響。

當然拉馬克也曾犯錯,他和達爾文都相信,許多特質是後天習得,這種源於完滿原的想法認為,凡是想像得到的有機體都會存在,他強烈反對拉瓦謝(Antoine Lavoisier)及現代化學,並相信科學具有自然神論的目的,近似於米勒(Ken Miller)及柯林斯(Francis Collins)等現代生物學家主張的遷就主義(accommodationism)。

在拉馬克的科學生涯中,他所製造的科學垃圾肯定大於科學成就。在這方面,他與亞里斯多德、牛頓、達爾文、愛因斯坦、霍爾(Fred Hoyle)(註:二十世紀最原創性也引起爭的天文物理學家)、柯立克(Francis Crick)並無不同,但拉馬克在研究中專注於演化論,而非如一些哲學家只是輕描淡寫地帶過,他也和達爾文的祖父伊拉莫爾斯(Erasmus Darwin)不同,強調以科學詞語進行研究,而非運用詩化語言,毫無疑問拉馬克確是演化論之父。

今年有兩項與達爾文相關的慶祝活動,一是二月十二日的達爾年二百週年誕辰,一是十一月二十四日的《物種源始》出版一百五十週年,但在這兩者之間,我們的八月十四日理應暫停一下,回憶這位比《物種源始》更早五十年提出生物學不凡見解的學者。
(此為美國休士頓大學生物教授郭爾(Dan Graur) 和法國里昂大學生物演化實驗室主任顧依(Manolo Gouy)以及以色列台拉維夫大學動物學榮譽教授烏爾(David Wool)在二○○九年八月六日《自然》雜誌的專文)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八十三期】2009.09.01

« 韓境陽光陰霾繫於美與北韓∣回首頁∣現代女媧補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