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境陽光陰霾繫於美與北韓

國際情勢 09/01/2009


南韓前總統金大中死後的哀榮顯然較他活著時候更受人尊敬,而國際間對其尊敬程度甚至超過南韓自己人。

這位政治家不能不使人同情,他一生曾在監獄中被關五年半,在海外流亡了三年,又在家中被軟禁六年半,曾被以陰謀叛亂罪判處死刑,競選了幾次總統,直到垂暮之年方當選。

國際間為什麼尊重他呢?正如德國媒體所說的:他是東亞民主形象的象徵,他幾十年與獨裁政權對抗,生死置於度外,當亞洲到處是獨裁政權,而很少政治家如此與之對抗的情形下,金大中的舉動真如暮鼓晨鐘,時時敲醒被獨裁統治的人們。五十年政治生命都在為此奮鬥。

另一件值得世人尊敬的是:他致力於韓國民族和解,提出了對北韓的陽光政策,他認為南北韓之間關係正常化,是維持朝鮮半島和平的基本,而南北要關係正常化必須先消除緊張,走向和解,唯和解方能使關係正常,所以陽光政策的遠景便是和平共存、和平交流、和平統一。

即使冷戰之後,韓國人民其實對北韓仍存有敵意,正因為如此,金大中方以身作表率,親自去平壤訪問,會見了金正日,隨即以南韓企業向北發展、貫通斷了多年的南北鐵路、南北合建工業園區、二百萬韓人赴北韓金剛山旅遊、韓戰後分離失散家庭得以重聚,這不能說不是溫軟的陽光。

這兩件事使他得到諾貝爾和平獎,多年來得獎者不少是濫竽充數,而他卻是實至名歸。

但是南韓保守勢力卻指陽光政策是用人道主義援助和現金禮物支持金正日政權。
保守勢力不能否定金大中民主奮鬥的貢獻,但卻不滿他的陽光政策,即使他死後,南韓媒體報導的重心都集中在他的民主奮鬥,而有意忽略他的民族和解努力,這原因很簡單,南韓三大報紙「中央日報」、「朝鮮日報」、「東亞日報」統治了整個韓國與的輿論,而這三大報卻都是反共親美的,當美國不贊成陽光政策時,這些媒體便也跟著反對,這就是何以國際媒體如今強調金大中民族和解及平壤訪問,而南韓媒體反而忽略的原因。

美國對世界上的政府,既歡喜其能民主,但更喜歡其反共,兩者不能俱時,就先求其反共而忽略其民主,冷戰時期如此,冷戰結束之後,美國這種思想仍未消除,按說它對金大中政權十分支持才是,因為金大中是南韓最民主方式產生的總統,但事實不然,因為金大中親北,再按說這種姿態使朝鮮半島安定,有利於美國方是,美國何以必以冷戰心態反對金大中和解政策?

這就不能追究美國的東亞政策了,美國的東亞政策是不容中國大陸與台灣統一,不容南北韓統一,這種對立分裂的情形有利於美國在東北亞勢力的存在,試想,中國統一了,南北韓統一了,美國有什麼理由在西太平洋維持龐大軍力呢?甚至日本也會提出要求讓美軍調走,而美軍一撤,它在西太平洋的影響力就會歸零。

所以金大中透露將訪北韓後,美國便非常不滿,曾經向他提出「忠告」,但金大中不理會,柯林頓政府固然不滿,布希政府更惱火,所以當他半年後赴美國訪問時,備受當時新上台的布希總統的屈辱待遇。

就美國來說,當年韓戰是它與北韓打的,南韓只是配角而已,如今即使與北韓和解也是美國出頭的事,輪不到南韓,如今南韓居然撇開美國逕自與北韓和解,是可忍孰不可忍?

繼金大中的盧武炫雖然追隨金大中的政策,甚至有更寬鬆之處,他在美國不滿的情形下訪問了北韓,但北韓的反應始終不積極,原因在於北韓也知道南北關係能否和好,關鍵仍在於美國,美國如阻攔,任何南韓政治人物都無法貫徹其政策,須知南韓保守勢力仍盛,去年選舉保守黨之能贏就在於進步派無法貫徹其對北政策,使選民失望所致,美國在南韓不但是軍事方面,在政治上的影響力也是很強的。

柯林頓、布希已離開美國政壇,金大中、盧武炫也都去世,如今便是美國奧巴馬與南韓李明博的舞台了。

李明博是以反金大中及盧武炫而當選的,當然將南北關係的賭注都押在美國方面,美國不喜歡南北逕自和解,他便推翻前兩任與北韓達成的和解,對北韓強硬,他覺美國要以美日韓為基礎對付北韓,便親美親日,使三者政策協調。

但北韓政策也在變化,當美國對解決朝鮮問題一籌莫展,要透過祕密外交與北韓私下談判時,北韓就配合了美國的需要,也知道美國在對北韓政策上要拉南韓點綴,所以也改變了對南韓的強硬態度,李明博自然明瞭其中奧妙,既怕被美國出賣,也就只好改變以前的強硬政策。

於是呢,柯林頓突訪平壤外交、南韓企業主訪北外交、金大中葬禮外交相繼登場。而真正主角其實是奧巴馬與金正日,是陽光是陰霾繫於他們之手。
(本文作者俞正先生在《中國時報》國際新聞版撰寫「國際瞭望」專欄逾三十年。)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八十三期】2009.09.01

« 巨流河∣回首頁∣誰是拉馬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