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巴馬是怎樣對待中國的?

國際情勢 08/01/2009


美國總統奧巴馬派兩位華裔部長駱家輝與朱棣文連袂訪華,這樣套交情的外交姿態十分明顯,外表看起來中美關係真的不錯,但請注意,一位是商業部長,一位是能源部長,訪華的目的是要中國在環保、氣候、能源各方面的合作,這種合作不能說對中方沒有好處,但是最大的利益還是美方。而在公開場合,駱家輝說他祖父從中國移民到美國,祖父怎樣教訓他們不要忘了根源,朱棣文在清華大學演說時也特地說他的父親母親都是清華大學畢業。

這樣的外交表演就能代表美國十分願意與中國作朋友嗎?

前一陣子國務卿希拉蕊訪華,姿態之低實屬罕見,她訪華為了安撫中國,不要怕美國破產,應該繼續購買美國的國債,事實上,中國仍繼續持有美國的國債,不但未拋售,而且已增購到八千億美元之多,這能代表美國十分願意與中國作朋友嗎?

美國外交專家提出中美G2的說法,一時國際間頗為轟動,認為中美合作的時代已來臨,而奧巴馬把與中國協商溝通的等級提高了,高層對話機制既有經濟方面的又有政治方面的,名之為戰略合作對話,好像美中之間真的要朝合作共進的方向走。

然而,舉世都認為奧巴馬的國際形象很好,但唯獨中國人持保留態度。據美國馬里蘭大學「全球公眾意見」欄目中調查,在二十三個國家中訪問了兩萬民眾,中國人對美國的看法不進只退,百分之七十六的人認為美國濫用國力強迫中國按照美國意願行事,這種看法比去年提高了十四個百分點,認為美國公平對待中國者只有百分之十四,而認為美國以軍事力量取得優勢者多達百分之八十四,百分之七十五的中國人認為美國要別人守法,自己卻不守法,是「偽善」的。認為美國是遵守國際法的模範者竟然少至百分之十二。

之所以有這樣的民意,是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知道美國如何偽善地與中國接觸謀取利益,同時卻想盡辦法要制約中國,絲毫沒有脫離冷戰思想,奧巴馬的冷戰思想竟然超過了布希,而在表面上卻裝成了與人為善的姿態。

舉個例子來說吧,希拉蕊訪問北京是要求中國多買美國的公債,除了漂亮話以外,沒有任何有利於中方的。但前幾天她去了印度訪問,情況就大不相同了,印度沒有什麼可給予美國的,但希拉蕊與印度簽署了兩項非常重要的協議,一是加速美國向印度出口武器的防務協議,一是核能交易的實踐。在防務協定中,美國將允許對印度出售美國的尖端武器,現在還不知道尖端武器的內容,想來絕非平常。

當印度口口聲聲說中國是它較巴基斯坦更大的敵人,國防重心以應付中國為第一優先時,美國供給印度尖端武器的居心何在?這恐怕連不懂國際政治的人也知道其答案。另一方面美國不但連非尖端武器都不售予中國,而且更壓迫歐盟國家不准取銷對中國的武器禁令,以色列賣給中國的預警機連錢都收了,美國硬是壓迫它悔約。

俄國媒體曾說:對美國來說,最理想的是把印度變成日本那樣的盟友,一旦有必要可以依賴它來遏制中國,新德里明白這一點,但未必願意充當這種角色。

另外一個例子,希拉蕊訪問印度之後,匆匆去了泰國,出席東協外長會議,目的是拉攏湄公河四小國,西方媒體報導說:美國與東南亞簽署友好條約,這是一個強有力的信號,表明美國希望加深與東南亞國家關係,抗衡中國不斷擴大的影響力。

中國於二○○三年與東協簽訂了東南亞友好合作條約,與東協發展自由貿易,這幾年東協與中國的交往非常密切,但是美國一直不肯簽署這項條約,使東協懷疑美國的交往誠意,現在奧巴馬派希拉蕊去簽約,而且在湄公河流域開發計畫中採取合作行動,國務卿希拉蕊在曼谷郵報的投書中且指出美國曾是第一個任命駐東協常任大使的國家。這與布希時代確不相同,布希時代,國務卿萊斯甚至因其他公務而不出席東協外長會。

希拉蕊到達曼谷的電視談話中說:「美國又回到東南亞了」,意氣風發,但這能與麥克阿瑟當年又回到菲律賓時的狀況比擬嗎?麥克阿瑟回去是重新統治,而希拉蕊能為美國發揮什麼力量呢?她要求東協開除緬甸的會籍,東協立刻說辦不到。奧巴馬能使東協疏遠中國而親近美國嗎?那要比一比雙方能影響東協的條件了。

與此同時,印度時報引用美國高層人士的話說:奧巴馬政府已與達賴辦公室就雙方會晤事進行了聯繫,可能十月間在華府會晤。

美國民主基金會是政府撥錢的,它不但支持達賴的藏獨,也支持東突的疆獨,東突領袖熱比婭一直在美國活動,要仿效達賴與美國政府高官接洽,現在傳說中美會談時,美方將提及最近新疆發生的暴力事件。

希拉蕊說美國政府將為開拓更廣泛的中美雙邊關係而努力,是這般開拓的嗎?
(本文作者俞正先生在《中國時報》國際新聞版撰寫「國際瞭望」專欄逾三十年。)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八十二期】2009.08.01

« 知識通訊評論81期目錄∣回首頁∣接踵而來的翻譯笑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