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要不要去月球?

專題報導 08/01/2009



二十多年未有人類探索的月球,最近又引起多國參與的一陣熱潮,當年唯一登上月球的美國科學家提出他的看法。

美國航太總署於一九六五年訓練一批「科學家太空人」,其中只有施密特(Harrison Schmitt)為地質學家,他也是唯一登上月球的科學家;後來施密特於一九七七年至一九八三年擔任美國參議員,現為作家、顧問與企業家,他接受《自然》雜誌專訪,暢談自己在阿波羅計畫及其他任務中扮演的角色。


人們當然想知道,在月球上是何感覺?

視野景色非常棒,尤其是漆黑天空及明亮的太陽,那種畫面並非隨處可見,肯定無法自地球上看到,身處在太空中即為最大感受。

你在月球上完成地質工作後,就把石錘扔出去,試試看丟多遠,為何這麼做?

石錘那時對我們只是額外負擔的重量,我們寧願把石錘換成樣本,不會想要帶回來。因此我就稍加旋力,嘗試看我能夠扔到多遠,只是想試試。

航太總署於一九六五年訓練六名具科學背景的太空人,您即為其中一位,也是唯一的地質學家,未來還有可能出現其他地質學家擔任太空人嗎?

他們剛宣佈新一批太空人名單,雖然我幾經努力,但其中並無地球科學家或地質學家,我認為團隊需要更多地質學家,不能只是某人意外出線。

您參與了一九七二年阿波羅十七號的最後登月任務,人類應重回月球嗎?

美國尤其必須有能力積極活躍於太空深處,而月球是最一蹴可幾之處,擁有極大的科學潛力,也可讓我們瞭解前往火星將面對的光景,月球也擁有極重要的核融合氦三同位素,此種能源也是月球僅有的。

許多人認為取用氦三同位素不具經濟效益。

那是有些人未經深思熟慮下的發言,他們大抵認為任何事與太空相關都很昂貴,那是因為太空計畫多數由政府主導,而政府計畫都很昂貴,民間計畫則明顯平價許多。

多數人基於環境因素,主張以核融合做為替代能源,您的立場如何?

我認為人類必須動用所有具經濟效益的能源資源,才能讓地球上一百億至一百二十億人口維持歐美的生活水準。

多數科學家相信,月球是巨大的小行星撞上地球而形成,您則認為月球是被地球引力攫留的,為何如此?

有些電腦模型,已經模擬如果火星大小的行星可能撞上地球該如何解決,但程式中未考量阿波羅計畫帶回來的樣本資料。不過我們從月球取得的月球火山玻璃樣本,顯示月球內部貯藏有揮發性物質,如果根據月亮是大撞擊產物的假說,不會有這些物質存在,因而我懷疑此假設有誤。

為何您對月球形成的觀點與多數人不同?

自一九八○年初期以降,人們對電腦模擬日益著迷,無論是太空科學或氣候科學皆然。

因此您也是許多人熟知的氣候變遷否定論者,您有何看法?

我是地質學家,一個自然的觀察者,自認為是一個實在論者。我認為地質資料十分的明顯,地球暖化已持續了好幾百年,大約每一百年增加攝氏零點五度,這個幅度不算異常,我看不出任何證據顯示二氧化碳造成任何影響。我們如果仔細檢視聯合國跨政府氣候變遷小組得到決議的過程,就明白其中的技術官僚作業心態,他們是希望得到更多權力和掌控,才做出這些結論,真正務實來看待氣候的科學家,反而無法參與其事。

您是唯一曾登上月球的科學家,許多人也受您啟發,對於自己身為典範,卻與主流觀點有所分歧,您如何看待此事?

我覺得這是很正面現象,因為科學應該做的,就是要不斷的提出問題,接受共識是科學裡最不重要的事。

美國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似乎對太空及載人太空任務興趣缺缺,您會如何說服他持續探索太空的重要性?

就戰略而言,美國持續扮演太空探索領導者非常重要,如果我們參與其事,將對美國與世界其他主要國家關係有直接或間接的影響。我要強調,過去我們積極發展太空計畫,經濟上獲益極多,沒有理由未來不進行同樣的怒努力。

中國與印度都在規劃發展登月計畫,甚至一些民間企業也有意加入,多方參與是好事嗎?

我總相信競爭是好事,只希望歐美國家意識到競爭者存在,若美國抽身,改由中國成為太空主導國家,美國、歐洲與加拿大的人民勢必難以接受。坦白說,這將會使太空探索走向末路。

有些人認為人類從未登陸月球,您如何回應?

全球人口超過六十億,總會有少數人心懷怪異想法。

在《自然》雜誌刊出的評論中,有人呼應施密特坦然表達的對於氣候變遷的不同意看法,並讚揚他不附和那些未必正確的流行看法。另有論者認為,施密特對於中國及印度的太空計畫感到困擾,實令人難以苟同,因為歷史上不同國家常在不同科技領域各領風騷,科學家應該樂見各國科技的進展,不應由某些國家壟斷。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八十二期】2009.08.01

« 接踵而來的翻譯笑話∣回首頁∣啦啦隊,還是監督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