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不該讓幼兒看電視?

專題報導 07/01/2009



研究電視對幼兒心智成長的影響,除了許多實驗研究控制因素的困難,還有文化因素的挑戰,這也造成對這方面研究的重視不足。


一九九八年,克里斯塔基斯(Dimitri Christakis)有時得從工作中抽身照顧他兩個月大的兒子。他發現自己在家時不禁看起電視殺時間,「比我一輩子看的電視還多」。不久他發現他的小寶貝也看起電視來了。連CNN新聞都能讓小傢伙看得目不轉睛。「想也知道他看的可不是新聞內容。」這位西雅圖華盛頓大學小兒科教授克里斯塔基斯這麼說道。

克里斯塔基斯知道螢幕上跳動的畫面會引發嬰兒的「定向反應」,這是一種基本的注意力反射行為,會引導感官至環境的瞬間改變。他暗自揣想,在如此敏感的發育期間,這種現象不知對大腦的長期發展有何影響。這會不會促使大腦尋求更大的刺激,日常生活因此顯得平淡無聊呢?西方社會裡,差不多和媒體熱潮同時崛起,愈加常見的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 ADHD),是否又能由此得到解釋?

克里斯塔基斯決定研究以回答這些問題。他和同事攜手檢驗了稱做「全國青年追蹤調查」的資料庫。分析一千三百位左右的案例,發現平均而言,孩童若在三歲前每天看電視兩小時,在七歲時會比小時候完全不看電視的孩子,有注意力相關症狀的會多出百分之二十機率。

二○○四年克里斯塔基斯和同事發表了研究結果。緊接著在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公衛專家齊瑪曼(Fred Zimmerman)的協助下,克里斯塔基斯針對另一份追蹤樣本做了後續研究,發現三歲前看卡通和其他娛樂頻道對小孩後來的注意力問題,會有特別強的關聯性。如果看的是教育類頻道,例如步調和緩的美國兒童節目〈羅傑斯先生和他的鄰居〉,就沒有觀察到此等關連。

這是有史以來規模最大,也最有說服力的研究,指出電視和注意力不足的直接關聯,因此在媒體界和研究圈中引起軒然大波。但這樣的觀察性研究也有其侷限。將看電視的習慣和稍後注意力缺失進行比對,並不能證明其因果關係。其他因素諸如家長的社經地位,也有可能導致此等關聯。儘管科學家通常努力將那些因素納入考慮,也做不到盡善盡美。克里斯塔基斯和齊瑪曼也不例外,他們說還得做更多研究。

克里斯塔基斯認為,他們需要做的是一個大規模的介入性研究,類似臨床試驗,其中一組隨機選擇的兒童只能看一小段教育性頻道,其他兒童則隨他們看家長會准許的任何節目。在克里斯塔基斯二○○六年提出的要有九百位兒童參與的計畫,半數要在兩歲前要將他們看電視的時間減半,到四歲時再評估他們注意力和其他認知能力的狀況,但是他的計畫被國衛院否絕了。至今國衛院還沒有任何這方面的介入性研究計畫,克里斯塔基斯也不知道全世界有任何這樣的研究計畫。

麻州波士頓哈佛醫學院小兒科醫生,同時也研究媒體效應的雷契(Michael Rich)認為,媒體是對孩子的健康和發展無所不在的周邊影響。他說,「問題在社會不認為這對健康有危害,因此不會去出力解決。」克里斯塔基斯估計全世界這方面研究費用「一年不到一千萬美金」。

對準問題

加州大學河濱分校的發展心理學家瓦特拉(Ellen Wartella)認為,一些主要的研究資助機構「不認為媒體對孩童健康的影響比其他因素更重要」。她注意到最近一場孩童發育研究協會的會議中,「幾百場演講場次中只有三場是有關媒體效應」。

也因此就算有人做了研究,結論也引人側目,還是沒多大效果。舉例來說,最近兩項研究當中,科學家試圖找出針對嬰兒設計的DVD光碟片有助認知發育的證據,但卻失敗了。另一項克里斯塔基斯也參與的研究甚至暗示,這些媒材可能有害嬰幼兒的語言發展。

這些研究促使美國小兒科學會(AAP)建議,家長完全不要讓嬰兒看電視。但是只有法國去年立法禁止電視頻道播送給嬰兒看的節目,其他國家極少,甚至幾乎完全沒有限制嬰兒電視節目的法規。瓦特拉注意到,許多母親不時無視AAP的建議給孩子看電視,也不告訴他們的小兒科醫生。「她們不想聽人說教,告誡不該把小孩丟在電視機前。」

科學研究對媒體受訊的影響一向微乎其微。過去二十年中,科學家早已發現,年齡較大的孩童觀看特定媒體內容和肥胖、飲食不正常、攻擊性、失神暴力、性行為混亂、抽菸酗酒都有強而有力的關聯性。專門研究媒體對青少年的影響的賓州匹茲堡大學醫學院小兒科醫生普利麥克(Brian Primack)說,對於某些現象「我們手中的確已握有足夠資料來提出警訊。」

在此同時,研究發現青少年和幼童的電視收視量持續上升,媒體效應的研究者將之稱為「數位童年」。造成這種趨勢是因為媒體害處的指證太過於零散?還是如克里斯塔基斯等研究者認為的,他們對付的是文化力量,光靠證據不足以致勝?

科學家認為,這個現象原因甚多,有科學的也有和社會因素。其一,如克里斯塔基斯、雷契、普利麥克這些科學家都是小兒科醫生,但是他們類似流行病學規模的研究計畫,卻經常由發展心理學家審核。英國史催克來大學發展心理學家杜金(Kevin Durkin)說,傳統的發展心理學研究,少有特別著重在媒體影響,原因在於影響孩童發展的變因相當複雜。他特別指出來,在他的同行當中,「大家還是不願意去探究真實世界,以及審視孩子每天真正在做的事,」他們寧願選擇理論導向,實驗室裡的研究。

另一方面,媒體效應研究一向被公認為方法粗糙。舉例來說,幾乎所有關潛在健康影響的研究,都是觀察真實世界的一些人,觀察他們接觸媒體前後的變化、或者觀察有不同看電視習慣的不同的人。由於用以比較的樣本不是隨機的可看可不看的行為,因此有可能其結果差異是來自其他隱藏的變因,和媒體影響沒有直接關係。

以前同樣的問題也困擾過研究吸煙對肺部影響的科學家。要研究吸煙對於健康的影響,所謂的「臨床試驗」得將人們隨機分組讓他們吸煙或不吸煙太不道德了。好在多年努力之後,科學家總算做出設計縝密的觀察性研究,能提出反對抽煙的理由,例如由「劑量—反應」關係,證明煙癮大的人致癌風險也高。

相對吸煙這個較簡單的變因,要追究媒體的影響難得多了。通常來研究者沒法在長達數月至數年的實驗期間,精準監控受測者每天看些什麼電視。他們只能仰賴個人回報或家長的報告,兩種都不太可靠。雷契認為,如果問家長小孩看多少電視,通常他們都說得太多,而小孩都說得太少。」
更多內容請見…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八十一期】2009.07.01

« 科學看見了真實世界?∣回首頁∣大學評鑑和農村視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