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戰略部署

國際情勢 07/01/2009



最近有人人談及中國在佈置其全球大戰略,但西方媒體似乎還未已開始炒作,實際情況確實有跡象可循,不過談全球是過份,談周圍或是說亞洲戰略則較恰當。

中國南方當然是東南亞,中國對東南亞下功夫已在十年以上,其先,東南亞國家協會成員對中國懷有猜忌,對中國所求也不奢,但隨著中國經濟崛起,亞洲經濟危機發生時,歐美國家束手不理,中國為逆流中砥柱,使危機渡過,也使東協體認了中國的重要性,從此中國與東協的關係日漸加強,東南亞成為中國的輸入國,中國對歐美貿易賺來錢,轉過頭讓東協賺中國的錢,這是東協對中國看重的最主要因素,於是有十加一的構成,進而發展成自由貿易協定,經濟交往的熱絡帶動政治外交的接近,終於使歐美認為東南亞已跌入中國懷抱,而所經過的時間也不過十幾年而已。到目前為止,無論美國和歐盟在本地區的影響力已很難對中國挑戰。

西方是中亞,上海合作組織把中國與中亞國家連接了起來,其先上合組織不過是反恐而已,但逐漸發展成經濟合作,尤其是能源合作,原始會員除中俄之外,僅哈薩克、烏茲別克、吉爾吉斯、塔吉克等六國,這些國家缺乏工業發展,但卻有能源,他們處於內陸,較少與西方接觸,蘇聯解體後,這些國家缺乏援助,俄羅斯又力有不足,中國便成為支助的來源,就以本次上合高峰會來看,在環球經濟嚴峻的情形下,中國一出手便貸款一百億美元,能不成為組織的核心嗎?對這個組織嚮往的國家不斷增加,蒙古、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斯里蘭卡都爭相加入成為觀察員,而且一再要求成為正式成員。歐洲與美國對此當然眼紅,但卻難以插手。

在北方,中國最主要的鄰國是俄羅斯,中蘇關係一度非常惡劣,蘇聯解體冷戰結束之後俄中關係方回暖,而真正回暖還是美國及北約對俄羅斯步步相迫,北約東擴使俄羅斯戒心大增,普丁上台後,與中國解決了邊界問題,這掃除了增進關係的絆腳石,中國對俄國的能源需求,俄國在地緣政治及全球戰略上對中國的仰仗,使兩者在經濟及國際事務方面的合作逐漸密切,雙邊貿易大為增加,雙方領導人的密集互訪也增添了關係融洽。以目前情勢,中俄關係當然勝過美俄關係。

在環繞中,中國唯一不放心的應是東方了,因為西太平洋仍是美國的天下,美國將台灣作為制約中國的籌碼,也被中國認為是國家核心利益的最大威脅。但是,自國民黨當政後,台灣獨立的威脅已暫消除,而經濟利益驅使台灣與大陸的關係和緩不少,在可見的將來,兩岸關係可能緩步加強。

但是中日關係卻並未有改善跡象,相反,日本軍國主義再起的跡象日漸明顯,日本軍事力量向外伸展將是必然的,從小泉純一郎到安倍晉三、福田康夫、麻省太郎,幾任政府都在進行外擴政策,將中國與北韓視為戰略上的敵對勢力,日本雖然無力制約中國,但卻時時想聯合美國、澳洲、印度來圍堵中國,目前中國對待日本的政策是「穩住」,採取不軟不硬的態度,美日關係已無作文章的餘地,日本向外擴展之勢已無法限制,從鄧小平開始,所定的對日政策不是防止日本軍國主義再起,也不是要離間日美關係,而是正對現實,防止這兩個問題對中國產生更多的不利而已。
在對南北韓問題上是非常難以兩面皆好的,但中國迄今應對的還是不錯,基本上兩韓對中國都有猜忌,南韓與中國之接近,雙方在經濟上固然都有利可圖,而在政治上,南韓以中韓關係制約日本,中方也阻止南韓倒向日本,只不過中韓關係的發展必然會影響到北京與平壤之間的關係,這是無可奈何的事,當年在中蘇交惡期間,北韓也曾經到向蘇聯,蘇聯解體後,北韓失去依靠,只能再轉回頭依靠中國,北韓無能阻止中國與南韓發展關係。但是南韓與美國關係很緊密,中國必須拉住北韓以制衡美韓的聯盟,而拉住北韓必須考慮多方面,不能與北韓結盟以影響自身的國際處境,但卻又要利用與北韓的特殊關係以制約美國在朝鮮半島的「統吃」,這就是中國雖不滿北韓發展核子飛彈,但卻又不能不作有限度的支持。

至於海洋問題上,南海問題很多,但對象都是小國,而以中國海上力量而言也無力照顧這個地區,好在這地區經濟利害多,安全利害少,也只能睜眼閉眼。但是在印度洋方面,卻既有輸油安全的需要,又有制約印度的需要,這方面的應對很積極,在巴基斯坦助建瓜達爾港、在孟加拉建設吉大港、在緬甸助建實兌港、在斯里蘭卡助建漢班托塔港,形成了所謂「珍珠鍊」,是很有遠見的戰略部署。
(本文作者俞正先生在《中國時報》國際新聞版撰寫「國際瞭望」專欄逾三十年。)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八十一期】2009.07.01

« 知識通訊評論80期目錄∣回首頁∣隕石背後的軍事機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