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走出去,文化站起來

意見評論 06/01/2009


文化出版毫無疑問是對創造力有決定影響的,最近有人在新加坡媒體為文,呼應中國大陸的出版走出去戰略,引起了相當注意,值得進一步的討論。

中國大陸的出版走出去戰略,是要由政府資助優秀著作的出版外譯,鼓勵出版傳媒企業到境外合資辦報刊和出版事業,來擴大華人文化的影響力。這種一改中國過去六十年只重國內出版,對外出版流於宣導的新發展,無疑將增加對世界文化的影響力。

近世文化的創造力,多談論科學的發展,而近年科學發展的創意,如以論文發表而論,自以能在如《Nature》、《 Science》等一流期刊發表,或委由Wiley等文化機構出版為尚,在這一方面,近年我人質與量俱進的表現,固然彰顯出在科學文化的創造力,但同時亦等於將這些文化版權拱手讓予西方出版集團。這種作為短時間或無可厚非,但就長遠來看,則恐將一直跟在他人之後,亦步亦趨,不但難以建立信心,更不能開創文化新局。

有人或以為,目前為一全球化世界,文化發展不應如此劃地自限,但事實並非如此。觀察過去發展歷史,譬如前蘇聯、日本、印度等國諾貝爾得獎的科學文章,許多都是發表在自己各自國內的刊物上,甚至與西方主流文化相近的如瑞典、瑞士、丹麥和以色列等國,也都是以其相當獨立自主的文化發展得到成功的。

我們不用回顧六七十年前的昆明西南聯大,談論那一個沒有國際化和經費條件下,卻成就斐然的特殊例子,就是在近幾十年,譬如大陸華羅庚的《高等數學引論》,黃昆和謝希德的《半導體物理學》以及台灣李怡巖的《大學物理學》,都是文化自主發展思維的一些努力,也都有其不可輕忽的深遠影響,那就是培養一種文化的自信心。

當然文化的創造不僅於科學,觀察近年文化藝術的發展,已經可以看到自主發展的斐然成績;譬如台灣林懷民受到國際驚讚的舞作,兩岸三地電影導演張藝謀,王家衛、侯孝賢甚至李安,也都是廣義的文化自主發展的成功例證。繪畫方面,如以大陸而論除了老一輩吳冠中,最近也有畫壇新一代的四大天王,頗受矚目。而近時傳為美談,白先勇創作的青春版【牡丹亭】,不但在兩岸三地引起轟動,甚至在美歐演出引發熱潮,讓西方觀眾領略東方藝術美的境界,體會到與莎士比亞同時代中國劇作家湯顯祖的才情。

兩年多前,近二十年來在世界學術出版佔有一席地位的新加坡世界科技出版集團主辦一個出版新趨勢會議,其負責人在會中倡議,亞洲地區應該自己發行一個科學期刊,以與歐洲的《Nature》以及美國的《 Science》鼎足三立。這個倡議,來之並非偶然,其信心正是因為,世界科技出版集團以一個曾經是英國殖民地新加坡的出版公司,能夠發展成掌控英國倫敦帝國大學出版社的經驗。

但是這種信心並不是普遍的,亞洲地區近百年發展歷史的經驗,依然留下許多心理上的問題,正如同那場會議上一位替世界最大英文教科書出版集團Pearson工作新加坡經理人所說的,亞洲人仍有彼此輕視的心理。

從人類歷史發展的經驗來看,文化創造力總是由一處轉移他處,這種文化創造力的轉移,也帶動社會經濟的興衰,改變世界的面貌。去年爆發的全球金融風暴,起因似為制度弊病,人謀不臧,但演變至今,則發現在其背後,恐怕還有一個更深層的問題,許多的討論也開始聚焦於文化思維的面向。

在這樣的一個大時代變動的背景之下,出版走出去的戰略,不僅對中國和華人文化有深遠的意義,對於整個新時代的文化變遷,也將是一個難遇的歷史契機。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七十九期】2009.06.01

« 我們會為水資源開戰嗎?∣回首頁∣知識通訊評論80期簡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