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受激素影響的女人

知識新知 05/01/2009



研究發現,睪丸激素似乎對女人冒險行為不會產生什麼作用。

最近有很多研究都認為,睪丸激素的多寡跟男人的冒險行為有正相關,其中有一項研究就發現,作股票的男性唾液中睪丸激素比較高的,比較敢作高風險的投資行為。

但現在瑞典斯德哥爾摩經濟學院的一位經濟學家約翰尼森(Magnus Johannesson)領導的一個研究團隊,對兩百位已停經婦女進行研究後發現,睪丸激素並沒有這樣的效應。他們讓這些婦女分別服用四個星期的睪丸激素、雌激素、或安慰劑,然後要她們作一系列經濟方面的遊戲,以評量各人的冒險傾向、信任感、以及與人分享資源的意願等。例如在「獨裁者遊戲」中,各人可以自行決定手上那一筆錢要怎麼用,多少錢要作慈善捐款,自己要保留多少。

研究人員原以為服用睪丸激素的婦女行事會比較像男人,慈善捐款不多,在投資方面比較敢冒險。然而他們發表在《國家科學會學報》的研究結果卻顯示,儘管三組婦女服用的分別是睪丸激素、雌激素、和安慰劑,但三組人的行事風格並沒什麼差別。約翰尼森說,這使他的看法有很大的改變。

穩定的影響

其他確定男女理財作風不同的研究則認為,在胎兒期以及青春期就有性賀爾蒙的影響比較大,晚年補充賀爾蒙的作用不大。

英國劍橋大學的一位「神經–經濟學者」(neuroeconomist)寇堤斯(John Coates)是一篇研究買賣有價證券男性論文的領銜作者。他指出,一個人對體內循環睪丸激素的敏感度,可能歸因於他在胎兒時期接觸到睪丸激素數量的多寡。所以增加婦女的睪丸激素,效果遠不如增加在男人身上的效果。他說,這些發現跟他原先的預期差不多。

寇堤斯說,有必要對年輕的男性進行一項類似規模的實驗,以便進一步了解賀爾蒙與理財行為相關連的程度。這項實驗的結果可能會因為是在實驗室進行,或是在實際現場操作之不同而異。前者的金錢報酬較少,後者的數量就很可觀了,包括錢和風險。

寇堤斯說,無論是哪一種形式,婦女可能都是市場上一股安穩的力量。

約翰尼森同意性賀爾蒙對投資理財行為的影響仍然還沒有定論,但他指出,他所做的研究統計數據力很強,因為含蓋的人數非常多。

約翰尼森不看好會發現睪丸激素對男人的影響。他在論文中說,以前所發表的認為睪丸激素與冒險行為有關的看法有可能是「似是而非」的,因為如果發現到睪丸激素多寡與投資理財行為沒有相關性,這樣的研究報告就很難有發表的機會。「否定相關性的研究報告是不會被發表的,」他說。

也有人提出看法,認為其實女人承擔風險的程度因人而異,以一個有服用睪丸激素的女人跟一個沒有服用睪丸激素的女人相比,就好像拿蘋果跟橘子相比一樣。應該是對同一批人進行研究,看看她們服用睪丸激素之前和之後的投資理財行為有何差異,才比較能評估睪丸激素的效應。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七十九期】2009.05.01

« 歐亞巴爾幹∣回首頁∣電子教科書新時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