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亞巴爾幹

國際情勢 05/01/2009



美國卡特總統時代的國家安全顧問,現在是歐巴馬的外交政策顧問布里薩辛斯基說出了個新名詞「歐亞巴爾幹」,他認為蘇聯解體後,中亞出現了地緣政治的真空,這地區也包括了阿富汗、蘇聯五個原加盟共和國、伊朗、高加索地區和土耳其;這裏出現的問題與歐洲巴爾幹在二十世紀初出現的情況相似,其中問題包括宗族衝突、國家解體、世界列強的擴張勢力。

這個地區的資源成為權力爭奪的舞台,一如過去在歐洲巴爾幹展開的爭奪歐洲統治地位的鬥爭。

布氏可能是美國政治外交論述最權威的人物之一,與季辛吉齊名,他的這番分析,實在切中當前中亞的情勢,中亞目前真是個「破碎地帶」,這個定義是美國地理學家柯恩所提出的概念,破碎地帶的國家與外部競爭國家結成聯盟,因此他們的利益糾紛可能被帶到該地區,從而增加了該地區發生衝突的可能性。

這地區之出現真空應是不久的事,蘇聯為了戰略需要而找尋印度洋的出海口,相中了阿富汗,扶持了蘇式政權,但卻在美國及巴基斯坦等國家支持下被阿富汗反抗部隊擊敗,不得不退出,蘇聯勢力退出,阿富汗落入塔里班之手,美國藉阿富汗包庇賓拉登的理由驅逐塔里班政權,扶植了傀儡政權,但卻無力統治,於是塔里班捲土重來,美國主導的北約部隊無力應付,目前正在和不能和,戰不能戰的尷尬局勢中。

然後是蘇聯的解體,蘇聯解體使許多過去的加盟共和國獨立,這些國家普遍的狀況是經濟搞不上去,政治混沌,民主不民主,獨裁不獨裁,都在想靠外力來資助,像吉爾吉斯一方面將軍事基地供美國使用,另一方面又要求俄羅斯補助,打的是左右逢源的算盤,而這些外部國家卻基於需要非要拉攏它不可。

儘管這些國家經濟上不去,但他們卻擁有資源、尤其是石油天然氣能源,使外國垂涎不已。垂涎這地區的國家不少,但真正有力量影響它的也只有三國:美國、俄羅斯、中國。

就美國來看,這地區太有價值了,美國也許不太在乎能源資源,但卻在乎地緣政治,控制了這地區,等於在俄羅斯背後插了一把匕首,這是美國多年來夢寐以求的,不但能威脅俄羅斯,也可威脅中國,舉一個小例子看,美國為何非要租吉爾吉斯的馬納斯空軍基地?說穿了並非為了飛機降落支援阿富汗戰爭,而是利用此處設置高性能雷達可以監視俄國及中國。中國及俄國為何要加強上海合作組織的功能,目的也在對抗美國的介入,想把美國勢力排除在地區之外。

就俄羅斯來說,這地區本來就是它的勢力範圍,只因蘇聯解體,俄羅斯勢力單薄不得不放棄,但是舊勢力的基礎仍在,許多國家中仍有它的軍事基地,而這些有能源的國家缺乏基礎建設,天然氣及石油生產都需要俄羅斯的輸油輸氣設施,俄羅斯隊對本地區仍有其施壓的手段,而俄羅斯的經濟力量復興後仍有援助這些國家的能力,所以爭奪影響力及控制權上絕不鬆手。

至於中國,從它對上海組織的熱心及用力就知道這地區對它的重要性,中國大陸經濟發達以後,能源不足,能源進口幾乎都是由波斯灣穿過馬六甲海峽運來,供輸地集中在中東,但中國缺乏遠洋海軍,不要說印度洋,連馬六甲都難以保證安全。在這種情形下,俄羅斯及中亞的能源供應是較為可靠的另一途徑。中國與哈薩克、土庫曼都已簽了投資合作協定,而與這些國家的經濟合作也有利於西北省份的開發,同時對消滅新疆分裂分子活動也有幫助。

中國爭取這些國家的最大優勢除了有錢肯花錢之外,它「不干涉內政」肚裏致上西方國家的干涉與援助一起來。

在俄、美、中三大國之外,對這地區最垂涎的應是伊朗、巴基斯坦,甚至印度及沙烏地阿拉伯也算在內。

伊朗無疑想以伊斯蘭領袖國家的地位拉攏中亞,而巴基斯坦要以中亞為戰略縱深以對抗印度。伊朗、巴基斯坦乃至印度都急著要加入上海合作組織,原因當然很簡單,要在中亞插一腳。

上海組織的主角是中國,但中國盡量避免操縱的嫌疑,同時也盡量淡化政治軍事的因素,而以經濟及反恐合作為號召,但時勢會變,如果中國的政策改變,要想作為亞洲的領袖則上合組織必然是第一工作目標。不過這樣就會引起美國的敵視與我國的懷疑,外來的破壞也會使中亞的成員減少團結力,那樣反而會使中亞真的趨於破碎了。
(本文作者俞正先生在《中國時報》國際新聞版撰寫「國際瞭望」專欄逾三十年。)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七十九期】2009.05.01

« 知識通訊評論78期目錄∣回首頁∣不受激素影響的女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