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窮國就是救自己

國際情勢 04/01/2009


富國在經濟衰退中將資金投入發展中國家的基礎建設,是造就全球雙贏的明智作為。

美國和歐洲消費消長所造成的經濟危機快速蔓延,現在重創發展中國家。全球必須關切,克不容緩。窮國的居民缺乏富國人民享有的個人和社會緩衝機制,卻要承擔這些由富國引起的金融風暴。但這危機也提供了全球機會。G20 (二十大經濟體的合作論壇)提出財經方案,支持窮國永續利用能源、土地和水源的作法能夠創造「三贏」局面,不但刺激富國經濟,還能發展窮國經濟,並維持雙方環境永續性。

二○○九年南撒哈拉沙漠所得成長,估計從二○○七年的百分之六點九下跌至只有百分之三點二五,也比幾個月前的預估少了三個百分點。華盛頓國際金融研究所預測,私部門流向全球新興市場(主要是中等所得的國家,如北非的摩洛哥)的資金從二○○七年的九千兩百八十六億美元縮減至今年的一千六百五十三億美元。國際銀行前年提供給中等所得國家貸款增加淨值為四千一百億美元,但今年估計會減少六百億美元。窮國的海外僑資大幅縮減,而數以百萬的勞動人口因為失業、工作證或簽證到期只好返國。某些重要的捐助國已經刪減長期援助,今年G8主辦國義大利已將二○○九年援助預算減半。

這些情況加上氣候變遷,簡直就是大災難。全球飢餓人口比二○○三到二○○五年增加了一億人,非洲大部分壟罩在飢荒的陰霾下,普遍的氣候衝擊、惡化的金融危機、詭譎的政治情勢皆是主因。儘管富國一再於演說及會議中承諾援助,但至目前為止都只是略施口惠,袖手旁觀。

有兩件事讓觀望不前造成的悲劇更加嚴重。首先,富國先前承諾到二○一○年每年提供六百億美元,實際援助則停留在三百億左右,沒有給非洲的金額不過是小錢,與富國過去四個月來動輒數兆美元的紓困金相較,簡直是小巫見大巫。美林 (Merrill Lynch) 四十億的聖誕紅利,用來做為紓困基金,這只比美國援助非洲的五十億稍少一點。

第二,美國、歐洲和日本錯失(振興經濟的)大好機會。如果能夠實踐諾言,提供補助與借貸,協助非洲鋪路、興建電廠、港口、供水、衛生系統、光纖網路和良好的農耕系統,就能提供捐助國疲弱的製造商無限商機。諷刺的是,富國間因為內需減少,太陽能板生產過剩,但同時成千上萬的非洲村落還沒有連上電力網,亟需太陽能電力。有了這些電力,非洲就能汲取潔淨水源、灌溉作物、研磨穀物並提供電力給醫院診所。

今年四月初G20 將在倫敦舉行會議,明智的話,應該至少投入兩百五十億美元作為非洲永續投資急用基金,以及另外兩百五十億給其他地區的低所得國家。G20 國家會花很多時間討論要花幾兆元來救自己的經濟,這些億元數字對 G20 而言不算什麼,然而是否會重視此事,提供金援仍舊是未知數。

富國常用的說詞是,「問題不在缺乏援助,而是貴國的治理(減緩了發展的步調)」。儘管許多窮國已經強化了自身治理方式,仍舊因為缺乏援助而發展遲緩。今日這樣的說詞聽來格外空洞,富國本身的醜聞、法規失靈、金融危機以及其所造成的氣候問題都使得窮國還未能回過神來。如果窮國的需求仍置之不理,將造成更多暴動、疾病、人口流徙及市場縮減,屆時全球皆輸。

(本文為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地球研究院院長薩克斯(Jeffrey Sachs)在二○○九年二月十九日《自然》雜誌的專文,他著有《共同資產:一個擁擠地球的經濟》)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七十八期】2009.04.01

« 南極冰層下的山脈∣回首頁∣不要老想發展綠色新能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