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評鑑,如犬逐尾

意見評論 03/01/2009

大學評鑑帶來許多問題,當事人多不願言,也不敢言。必須等到接受評鑑遭到否定時,才出面替自己叫屈,為時已晚。至於通過評鑑的,當然不願意再自尋煩惱,替別人打抱不平。其結果,大學評鑑造成對教學與研究的嚴重干擾,對學術人格的斲傷,這些問題均得以免於檢視。

儘管參與評鑑的委員事前都接受再三告誡,不可接受招待餽贈,但是並不能減緩接受評鑑單位巴結討好的心理。有的評鑑委員在評鑑期間看到自己受到的禮遇,也加以記錄後,返校告誡同仁在爾後接待外來評鑑時,應如何效法,如何改正。這些作態確實占據接受評鑑單位許多準備時間,因為他們除了挑選俊男美女一路護送評鑑委員往返,張燈結綵者有之,歡迎光臨者有之,不僅師道潰散,就連年輕學子也在這種評鑑文化的示範下,學會如何為莫名其妙的事卑躬屈膝。他們學會謙卑的姿態,學不會謙卑的心態,所以成長之後,就會要求別人對自己卑躬屈膝。

評鑑委員來自南北各校,藉機宣揚德威招攬門徒者不乏其人,趁著訪視的機會要求研究生對來客推崇,等於是要求受訪單位學生必須閱讀訪視委員著作之後,才能應答如流。

受訪學生的任務之一,就是營造對個別評鑑委員的學術巴結。下焉者不及於此,也要事先訓練學生如何應對。在受訪者心目中的評鑑,與學術品質的關係不明確,但是與接待評鑑委員的手段卻息息相關。

評鑑委員能否不受這些影響認真評鑒呢?事實上,評鑑委員受到大學評鑑程序的嚴格限制,很難自我發揮。在訪視之前,受訪學校如臨大敵,根據評鑑表格的要求,全系分工開會,準備月餘而不止,有的甚至另闢深山水傍,集體構思。如何填寫繁複的評鑑表格無關乎學術品質,而在於如何呈現本來就是人云亦云的教學研究特色。

評鑑委員喜歡問特色,除了打發時間,也有刺探軍情以為己用的心理。評鑑者與受評者可說各懷鬼胎,真心誠意以學術品質為依歸者,或許不能說沒有,說雙方都主要是登台作戲,則毫不為過。

評鑑過程中最痛苦的是第一天晚上,必須挑燈夜戰,熬夜加班,根據評鑑委員第一天提出的問題準備答案。這些問題五花八門,實在與受評鑑單位師生所想所願,南轅北轍。

然而,做出認真而豐富的答覆,是給評鑑委員維持面子所不可或缺。評鑑委員再謙虛,也不肯能改變這種文化。碰到受評單位信心不足,擔心評鑑委員刻意找麻煩時,也可以先進行自評,找來比評鑑委員更大牌,更資深的學者給自己加持,以便震懾來者不善的評鑑委員。

為了評鑑,系所耗費大量人力物力,嚴重占用研究教學的時間,貶抑知識份子面對學術頂天立地對良心負責的應有氣度。評鑑就像是犬逐尾巴,咬不到,繞不停。可惜評鑑委員沒有理由檢討,被評鑑單位不敢檢討,如此評鑑,距離提升教學研究品質的目標何其遙遠。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七十七期】2009.03.01

« 實驗室的誘惑∣回首頁∣知識通訊評論77期簡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