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科學家示威反對改革

學術文化 03/01/2009


法國希望改變長久以來的研究制度,卻引起研人員上街頭的爭議。

為了法國一紙行政命令的草案,要改變大學講師與研究員的職務內容與晉升途徑,這些學術工作者二月二日起發動全國性罷工。

對於大規模研究與高等教育改革,許多研究者積怨已久,再加上法國總統薩柯奇(Nicolas Sarkozy)日前以激烈言辭抨擊法國的研究者,更讓情況火上加油。

乍看之下,這紙行政命令看似無傷大雅,大學研究人員的評鑑,首次將包括他們對教學及學校治理的貢獻,而不單只評量研究成果,校方亦將有權更動教員在教學與研究的時間比。

既然如此,為何此一決定引發廣泛抗爭?其中一項理由在於大學研究者過去習慣接受全國性評鑑,但政府為提高大學自治權,在新政策中將評鑑責任轉移至大學校長與董事會手中。

科學家擔心,因為經費拮据,大學可能會刪減研究時間,要求他們增加教學時數,同時繼續裁員。在二○○七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也是巴黎第十一大學教授佛德(Albert Fert)共同參與撰寫的公開信中,許多知名學者都憂心,這項變化將使大學行政單位掌握太多權力,形成「學術主從關係與研究領域狹隘」。

這反映出法國科學家普遍信任現有全國研究及高等教育機構的同儕評鑑機制,並擔心由各校自行評鑑的後果。

為安撫此種情緒,法國高等教育暨研究部部長貝克萊斯(Valérie Pécresse)一月三十日調整行政命令內容,除規定教學時數上限,亦向科學家保證會設立全國性機構,監督各大學的人員晉升情況。

法國在二○○七年八月獲致共識,同意提高大學的自治權之後,這是首次重大考驗,人們這時才開始感覺到政策所帶來的影響,全國八十五所大學中,有二十所在二○○九年元旦起已轉為自治,不再受中央主管單位控制,可自行管理預算、員額及校舍,並自訂合理教職員薪資。

也因為大學自治改革,讓法國知名遺傳學家卡恩(Axel Kahn)首肯出任巴黎第五大學校長,他長期支持改革,認為研究員的反感只是因為眾多改革同時進行,才會出現「嚴重混亂」及部分科學家的抗拒。

但是對於重要研究機構規範的改革,許多研究人員仍相當排斥。

國家科學研究中心(CNRS)等法國大型研究機構,都有自聘的科學家與實驗室,法國多數研究也都是在此進行,但總統薩柯奇卻希望這些機構轉入研究委員會,逐步將研究工作轉移或與大學整合。

許多研究者擔心政府匆促行事,大學體系尚未準備好承接新增的研究工作。一位國家科學研究中心人員因害怕遭秋後算帳而選擇匿名,他表示,「不相信一切會如法國政府所願,迅速改變國家研究制度」,尤其是法國多數大學長期受到忽視,也專注於教育大批學生,而由研究機構進行多數研究。

佛古爾(Philippe Froguel)出身法國,現在是英國倫敦帝國學院基因醫學系主任,他完全支持政府打算「負責任地改變」法國各大學的計畫。但他指出,除了巴黎第五大學等少數研究型大學之外,多數學校離完全自治還有很長的距離,相較於全國性研究機構,這些學校管理人力資源與研究計畫的經驗極少。

遺傳學家卡恩認為,最佳情況是讓大學成為地方層級的主要研究單位,而研究機構維持全國與國際的重要地位,他也表示,「政府願景應稍做調整」。

在《自然》雜誌刊出的讀者回應指出,財源也是大學自治與改革的主要原因,他們擔心一旦學校增加自治權,是否會影響研究領域與範疇?而失去了國家的支持,人文學科是否會遭到排擠?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七十七期】2009.03.01

« 朱經武打造東方普林斯頓∣回首頁∣湯姆漢克和LHC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