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主宰亞洲秩序

國際情勢 02/01/2009


最近國際間不少專家們在談「亞洲新秩序」這個詞,既然是新,當然就要取代舊,舊是什麼?新又怎樣?這實在是個很複雜的問題,如果一定要新,那就說舊就是不對的,但新能順利代舊嗎?

先說舊秩序(其實也就是目前的秩序),那是由美國來維持的,這是件不大合理的事,因為美國並非亞洲國家,亞洲的秩序憑什麼要美國來維持?原因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所遺留下來的「責任」,日本原先是野心勃勃要建立「大東亞新秩序」的,不但要併吞中韓,甚至要將西方殖民勢力從亞洲都驅走,由它來主宰亞洲的一切,在日本有些不自量力,以它的資源、人口、文化、科技都不配當盟主,但它卻走向冒進,結果一敗塗地,再也無法翻身成為一方之霸了。

當美國戰勝日本後,依美國自己的看法是拯救了亞洲(日本也曾稱是為了解放亞洲),所以有義務維持亞洲的秩序,雖然自己不是亞洲國家,但卻「當仁不讓」。但是當盟主一定要有追隨者,美國的假定是由日本、韓國、中國作為馬前卒,東南亞則轉交給英法去負責,他們都是從前的殖民主,應無問題,但是這打算並沒有完全實現,主要原因是中國政權的更迭,原本可以扶持的蔣介石國民黨政權以意想不到的速度在大陸垮台,代之以一個親蘇聯的共產政權,而朝鮮半島的北部被金日成拿去成立了共產政權,美國所能支配的只有日本與半個韓國(南韓)以及退往台灣的蔣氏政權,而中南半島國家越寮柬被赤化,英法勢力也退出東南亞,東南亞國家成立東南亞公約,但卻親美而不受美國制約。

美國真正能負擔維持秩序的責任還是冷戰結束之後,中國已與蘇聯分裂,正想埋頭自己幹,但要改革開放便非要與美國合作不可,也就是非要承認美國在亞洲的指導員的地位不可,於是美國一手憑著太平洋艦隊的武力,一手以亞太經濟合作的招牌兜攬支持者,蘇聯既垮,美國在全球都無挑戰者,在亞洲當然不會有不聽話的,美國硬霸住台灣,中國也無可奈何,亞洲國家包括東南亞,都要靠與美國合作方能發展經濟,美國與日本是世界第一及第二大的經濟體,兩者合作,當然威風凜凜,在軍力方面,更無敢挑戰者,第七艦隊縱橫西太平洋及台灣海峽,就好像在自家海域一般。

然而正如美國已故政論家李普曼在六十年前就說過的:當美國的國力無法支持其對外承諾時,美國就會衰落。

美國的國力忽然有了減退,它花的錢太多,印的美鈔也太多,借的錢更多,美國很多人民都還沒有醫療保險,而政府卻大把的錢投向軍備擴充。柯林頓政府時政府還有節餘,那是因為病源還未發現,到布希政府時,一切病症都發作了,其實不待最近的金融海嘯,前幾年便已不妙了,為什麼雙赤字那樣大?經常帳虧本就是因為中國對美出口太多嗎?中國的出口商大部分是美商,他們賺的錢還超過中國人自己,怨中國貨便宜,怪人民幣低值,都是藉口,掩蓋自己經濟大漏洞的障眼法,終於在這次金融海嘯中一切都暴露出來了,它真的連自己都搞不好了,還能替亞洲人主宰亞洲嗎?

中國並非沒有主宰亞洲的野心,但此時卻絕對沒有,因為它很識時務,知道此非其時,且不說力量不夠,即使勉強戴上這個帽子,也幹不了,它還是沒有脫離韜光養晦的鄧小平教條。但美國卻不這麼想,美國愈是自己力量單薄,便愈懷疑中國要搶這個地位,但是,美國又不能忽視中國的重要性,它向中國借了六千億美元的債,中國手中還有近二萬億美元的外匯,而一向薄弱的中國科技也在爭先,它已成世界第三大經濟體,受到歐洲的吹捧重視。

這就是美國的困擾,既不想讓中國競爭亞州首領地位,又不能否定其對亞洲的影響力,於是產生所謂「負責任的利益有關方」這個名詞,這個詞的涵義非常詭異,它在政治上解釋的話,真正的涵意是:美國有必要對中國隨著力量不斷增長的實力作出積極反應,但同時這個詞又沒有承認中國的現狀,賦予了它領導地位,特別是在亞洲的領導地位。而美國並沒有放棄圍堵中國的政策,所以當前它的真正對華政策是:既要與中國接觸,希望其能表現為國際社會負責任的一員,也要採取措施以便在中國表現不負責任時抵制它。例如中國目前挑戰美國的亞洲首席地位,就是不負責任。相反地倘若肯輔助美國使亞洲安定,那就是負責任,彼此都蒙其利益。

中國雖無爭取盟主之野心,但卻希望能與美國以平等地位相處,也就是說在維護亞洲秩序上,要美國充份尊重其意見,在新秩序無法建立前,這是安定亞洲的必不可缺的因素。
(本文作者俞正先生在《中國時報》國際新聞版撰寫「國際瞭望」專欄逾三十年。)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七十六期】2009.02.01

« 知識通訊評論75期目錄∣回首頁∣歐洲熱衷重粒子治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