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洞文化中的擴張危機

意見評論 01/01/2009

世界最近爆發金融風暴,暴露出全球經濟過度擴張消費累積的體質衰弱,而信心的崩潰,更使全球經濟的前景若不是落入蕭條,就必然要衰退。在這樣一個大時代背景中,似乎科學研究預算,並沒有受到波及,甚至還有些逆勢的加碼作為,這背後的心理思維,乃是認定科學研究會是帶來經濟生產力的保證。

這種信心自二次大戰以降,歷久不衰,過去的擴張發展,因沒有碰到大的問題,半世紀來這樣的信念日甚一日,主宰了科學研究思維,也帶動一個脫離實際需求的學術研究氣氛。

其實二戰之後的冷戰局面,經濟成長有一個不對稱的發展局面,冷戰對峙雙方,由美國前總統艾森豪口中警告過的學術、工業、軍事複合體的發展,在民主資本制度體系國家,以市場擴張與自由貿易,大量累積經濟資本,而冷戰軍事對峙的需求,亦給予這些軍事科技領先國家,一個傾銷其軍事科技和工業產品的優勢地位。

冷戰另一個集團,因為沒有擴張市場的優勢,只能以其內在需求和規劃經濟維持自身的發展,相對來說,是處於不利的地位。一般所謂冷戰最後結束於民主資本體系的勝出,其背後主要有這樣一個經濟條件的因素。

台灣和東亞四龍與日本,都是冷戰對峙邊緣的受惠者。中國大陸的鐵幕的封閉,給予東亞周邊國家一個絕佳的發展機會,依靠因反共需要必須維持的穩定政治體制,良好教育的勞工,加上成本便宜,造就了所謂東亞經濟的奇蹟。

其實在進行中的「台灣前瞻計劃」報告書中就已指出,台灣在八○年代發展達到高峰,就一直直持續下滑。而造就過去發展高峰的主因,是教育體系提供了知識完整和紀律高的人力,台灣過去工業製造產業的成功,主要肇因於此。

現在台灣科學和學術研究的發展,由於長久受到歐美背景影響,可說許多思維是跟隨了美國和歐洲等一些國家的腳步,然後與近鄰香港、新加坡,甚至迅速崛起的大陸,作經費成長和薪水標準的比較。面對近年自身衰退焦慮的反應,是要求大幅經費成長和待遇改善,形成台灣社會一片淒慘,公立學術研究機構院校忙著消化經費的極端不對稱景象。

熟知台灣科學和更廣泛學術研究情況的人便會知道,台灣以相對有限的資源,幾乎是全面自由式的放任研究者追求歐美主流學術發展的潮流,而其效果則以追求在國際期刊的文獻發表,甚而最近更有要求投入鉅資,以培養諾貝爾獎得主人才,來作為一個衡度成敗的標準。

毫無疑問,近年台灣科學和學術研究的文獻表現有所成長,這有許多正是投入大筆經費換來的,但是莫說這些研究對於台灣面對未來發展需求的脫鉤失聯,甚至是在知識發展的整體意義上,都可能只是一場數字表現的煙火秀。

美國和歐洲一些國家,受到國家實力和近代文化主流地位影響,其一些學術研究雖然也有脫離現實的困境,但或仍有一些旁人難以企及的影響效果。縱雖如此,如本期《知識通訊評論》也可以看到,英國對於自己研究的評鑑和標準爭論,以及美國由博物館到大學面對財務窘境的緊縮局面。

台灣面對整個世界經濟大環境的衰退,加上內部高度政治化動員的消耗,如果沒有真正扎根於自身條件,以及厚植於整體文化涵養的研究,則浩歎近鄰國家大手筆擴張經費挖去優秀人才,並以不斷擴張研究經費和薪資的半反射式作為,恐怕在文獻曝光和爭逐獎項的虛空表像過去之後,會面對一個完全邊緣的退化局面,這才是台灣最大的危機和挑戰。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七十五期】2009.01.01

« 英國研究水準大評鑑∣回首頁∣知識通訊評論75期簡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