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崔?還是饒?

學術文化 01/01/2009


北大資深教授和新任院長的網上論戰,吵出中國科學研究內在體制文化的衝突。

去年十月,擔任北京大學生命科學院院長的神經科學家饒毅{見圖},和北大名譽教授、擔任多個學術組織委員、獎項評審及中文期刊編輯的植物學家崔克明,爆發了一場網路論戰。

崔克明四年前從北京大學退休,但他仍保有他的實驗室。去年,他試圖讓其副教授正式接管實驗室。這種權力轉讓在中國司空見慣,但也遭批評為「學術巨頭在退職後掌控實驗室空間的一個辦法」。饒毅拒絕認可此一權力轉讓;而且他還要大幅度的削減實驗室的規模。

身為北京大學首位經國際徵才程序聘用的院長,饒毅表示,他希望確保北大能透過適當的評審程序,招聘最好的教師。他還希望能確保合格的校外人士能被列入考慮,避免學術的近親繁殖。饒毅說,在接受升等審查前,副教授會有幾年的時間證明自己的能耐,觀察是否有能力帶領好實驗室。

十月九日,崔克明開始在其網誌撰寫一系列文章;這些文章廣受點閱,並被其他網站及北京大學的網上佈告欄轉載。崔克明將饒毅的作法描述為「貶低崔的植物解剖學門,因為那不是熱門的領域」。他挺身而出,呼籲重視基礎科學。崔克明的網誌引來了一些學生同情的留言,這些學生還將文章轉貼到更廣受點閱的學生網誌。饒毅的每篇網誌文章通常有約兩千人次閱讀,他在第一時間發表的回應聲明,有一萬人次點閱。

報紙不太願意討論這種棘手的爭議,所以這場論戰移到了網誌上。雖然網誌提供了一個討論平台,但也助長了不負責任的謾罵。在指控饒毅試圖切斷其學門的資源後,崔克明將饒毅的作法與蘇聯科學家李森科(Trofim Lysenko)相提並論;後者在一九四○年代,利用自己和蘇聯高層的良好關係,強力打壓反對其觀點的科學家。

這兩位科學家可能都在以心目中理所當然的方式,提拔下一代的科學家。由於北京大學缺乏明確準則處理這種情況,任由新規定和舊習俗正面衝突,使得局勢更趨混亂。饒毅在二○○七年九月接任了院長,北大有明文規定,這類選聘事宜由院長決定。

中國各大學的院、校長都在注目,看這個問題到底如何解決。是在北大任教四十餘年的崔克明能得到公眾支持,並利用他在資深同事間的人脈得勝出(譯註:北大校長許智宏和崔克明師承同門)?抑或是饒毅能夠堅守其立場?目前看來,後者應該,且較可能成真。

但進一步的改變勢在必行。中國和中國的大學現在有錢來進行適當的招聘工作,而且也應有更多的中國大學從校外以及國外徵才。他們需要明確且一貫適用的指導方針,以規定這些決策歸屬於何人。當然,儘管立下明確規範有其益處,將重大權力集於一人之手(例如此例的饒毅),也需謹慎顧慮。所以,也應該訂立將這類決策事宜透明化並納入監督的規章。
(本文為二○○八年十二月四日《自然》雜誌社論)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七十五期】2009.01.01

« 吐絲不結網的遠古蜘蛛∣回首頁∣英國研究水準大評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