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保八的不易

國際情勢 01/01/2009


二○○九年中國經濟將面臨很大的問題,政府當局要保八,要使經濟成長維持在百分之八,這工作非常艱巨,國際間最樂觀的估計是百分之七,甚至有些跡近唱衰的說法是只有百分之四點五。

持不樂觀的看法認為中國經濟偏賴外銷的成分過大,而歐美兩地區的經濟明年非常不好,能維持不負成長已夠了,進口的數字當然會大幅減少,這便使中國的外銷受到打擊。中國政府何嘗沒有看到這一點,所以已在大力提倡內需,想以內需帶動經濟成長。以中國這樣多人口,這樣大市場,內需如能帶動,那就是改革開放以來最大的成就,也是中國經濟改頭換面的新開端。

但是,這個工作說來容易做來難,這涉及兩個基本問題:一是人民消費的意願,二是人民消費的能力,這兩個條件缺一不可,而按目前情況來看,這兩條件很黯淡。

先就消費意願來看,中國人向來是以節儉為美德,不但不可能像美國人那樣寅吃卯糧,透支著花錢,甚至賺到的錢都要留下大部分,在計劃經濟時代,大家賺不到錢,但生活有保障,沒有後顧之憂,無所謂賺錢花錢問題,但改革開放以後情況不一樣了,政府不會再照顧人民的一切,許多人都必須自求多福,而日常生活之外,必須應付醫療衛生與子女教育及養老等社會保障問題,在一個社會主義國家,這些事當然是政府的事,但改革開放,使中國社會成為半社會主義半資本主義,政府顧不了全部人民的福利,而顧及時的程度也不足。人民在這些問題上已夠傷腦筋,能應付過去已不錯,他們還敢花之外的錢嗎?即使有點積蓄也要先買處房子棲身,而不肯消費在其他方面。

中國政府以四萬億的巨資來帶動經濟,如果能將一半用於這方面,就可以使人民「後顧之憂」大為減輕而使其興起消費的慾望。現在經濟下滑方見開端,人民的消費意願已大減,這些天各種消費已顯見降低,大家口袋中要多存點錢,以備不時之需,如果以後經濟大幅下滑,這種狀況必然會加劇,大有礙於內需的帶動。

其次是中國人民真的有能力大量消費嗎?這答案也不樂觀,表面上看起來中國已是一個經濟實力很強的國家,但是它畢竟不是一個民主資本主義國家,中國古時有句為政名言叫做「藏富於民」,老百姓富裕了就等於國家富裕了,人民安居樂業,社會便會穩定下來,現代歐美國家的政府都窮,財富實際是在人民手中,人民有錢但要繳稅,政府拿收來的稅去開支,而這些錢的進出還要受到國會的監督,不能想怎樣支配便怎樣支配。

但中國的情況卻不同,它是實實在在的「國富民窮」,何以說呢?因為國家的財富是掌握在政府手中的,這計算法很簡單,據政府的統計,國家目前掌握的土地價值為五十萬億人民幣,這是只有政府方能支配的財富,另外,國有企業的總值是四十五萬億人民幣,這也只有政府可以支配,在這兩項上,政府所掌握的財富已近一百萬億人民幣了,如果分配給老百姓,十三億人民每人可有七萬人民幣之多,理論上這些錢是屬於全民所有,但人民無法染指,不能夠將這財富隨意花去,政府當然也不能從人民消費中收取到稅金。

中國人對買房子的興趣非常大,認為這是保本,除了居住之外,還可以保值,甚至增值,也可為子孫留財富,中國人即使到了外國居留也是這種習慣。但是,中國人的年均收入不高,遠遜於歐美,但是房屋價格卻不菲,政府鼓勵人民購屋,使銀行貸款額達到三分之二,即使人民只拿出三分一,但攤還貸款的數目在其整個收入中仍佔絕大部份,稍有積蓄者將錢買了房子,而每月的收入大多繳了房貸的本息,他還有多餘的錢去消費嗎?房貸是肥了銀行,銀行卻是國有,這等於國家賺了錢,人民卻在拮据中,鼓勵建屋房貸固然帶動經濟成長,但相對地也削弱人民經常消費的能力。

以前中國的證券市場火紅,市場消費也很可觀,因為從股票市場中賺錢容易,花錢也就不太計較,何況股票市場火紅,象徵經濟前景樂觀,消費意願也就提高了。
現在股票市場大跌,上證指數從去年六千點跌到目前的一千八百點,人們都嚇壞了,哪裏還有消費的意願與能力。

外國許多評論家曾批評中國是個脆弱的經濟大國,因為依賴外銷太重,雖然擁有十三億人口的市場,但改革開放以來始終沒有建立起內需市場,更難談健全了。

從這種情形看,保八確實並不樂觀,而一旦內需工程建立不起來,光靠數萬億投入基礎建設,其效果是長期的,而不會是短期的立竿見影,那末,明後年的經濟情況只能求其不太滑落了。
(本文作者俞正先生在《中國時報》國際新聞版撰寫「國際瞭望」專欄逾三十年。)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七十五期】2009.01.01

« 《知識通訊評論》74期簡介∣回首頁∣吐絲不結網的遠古蜘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