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論文的抄襲真相

知識新知 11/03/2008


最近,法國生物老年學家雷布赫(Eric Le Bourg)偶然間在南韓的雜誌上看到一份令他瞠目結舌的論。整份論文,從頭至尾,無論是內文、圖表,全抄襲自他之前的一份論文。雷布赫嚇壞了,作者做的,僅止是剪貼而已。

達拉斯德州西南醫學院大學的研究員賈納( Harold Garner)指出,這種明目張膽的全文抄襲,並非首見。賈納的團隊以文章相似度比對軟體eTBLAST,建立名為「似曾相識」的資料庫。這個資料庫不斷在累積中,目前列在Medline資料檢索底下的,約有七萬五千筆高度相似的摘要。他的團隊至少已發現數十份相似度接近百分之百的論文。

賈納估計,在他們確認是抄襲的論文中,有一百八十一份相似度高達百分之八十五,其中又有四分之一相似度接近百分之百。資料庫還累積出二十二名的「累犯」。這些作者發表的論文,至少有兩份未說明原作者姓名,因此構成一般認定或是眾所周知的剽竊行為。從兩份到十份不等,來自全球十二國的這些人,平均有四份論文是抄襲產生。

雷布赫將《微重力與超重力對老化與長壽影響再探討》的論文,發表於艾塞維爾(Elsevier)的期刊《實驗老年學》(第三十四卷,三一九─三三六頁;一九九九年)。聲稱自己任教於南韓首爾高麗大學生物學系的金學律(音譯)在一年後,將他抄襲來的論文發表於《朝鮮生物學期刊》(第四卷,二三一─二三七頁,二○○○年)。

雷布赫與《實驗老年學》的主編試圖作進一步的調查,但毫無所獲。他們與高麗大學連繫,未獲得答覆。寄給金學律的電子郵件也無回音。仍無法知道金學律現任工作的雷布赫說,金學律似已離職。而《朝鮮生物學期刊》也已停刊。

石沈大海後,《實驗老年學》打算在下一期刊登啟事,說明已盡力試圖釐清事實,「但因對方不提出解釋,該刊認定該文為剽竊無誤,藉此提醒科學界注意」。

賈納等人一旦發現抄襲,即會有系統的與主編及認定抄襲的作者連繫,以了解其他例子的後續發展,並發表結果,公諸於世。多數期刊主編並不理會剽竊的指控,賈納說,因此它們提出的抄襲之作,有半數仍未獲主編更正。很少期刊會將撤銷文章通知學界廣為使用的摘要資料庫PubMed。

文章比對的偵察工具較容易取得之後,主編辨識抄襲的能力獲得增強。《麻醉與加護》期刊的編輯,澳洲雪梨附近 阿弗雷德王子皇家醫院的研究員羅茲曼(John Loadsman),即是eTBLAST的使用者。每接獲麻醉的相關論文,羅茲曼即會檢查有無抄襲嫌疑。截至目前他已發現三例抄襲。有的出版者使用的反剽竊工具為CrossCheck,主要是使用由加州奧克蘭軟體公司iParadigms設計,以演算法進行比對的軟體。

「似曾相識」內的抄襲作品,多來自非英語國家,有些科學家聲稱,他們的作為是為了改善他們論文的英文表述水準。賈納同意文化因素為抄襲原因之一,但認為事關全球科學家的權益,應視為是違反公平機會的行為。

面對自己的抄襲,有些研究人員已到厚顏無恥地步。有名文抄公的報告與前人的作品相似度百分之九十九,但他致函賈納,說想順便利用機會,向原作者與原作致敬,稱文章帶給他與同事莫大啟發。

對於賈納指出期刊主編通常不重視剽竊一事,多人有切身之痛。以他人的作品作為發想來源或從既有的研究擷取靈感是一回事,然而逐字使用,或是完全根據作者的思路發表論文,而不說明出處,給予作者應有的功榮,即是剽竊。更何況,有些論文報告為實驗結果,抄襲的人走的是捷徑,並未真正從事任何實驗。

《自然》雜誌網站上也有些博士生因為論文遭指導教授剽竊,而將個人經驗張貼上網的例子。有位指導教授在他的研究報告中抄錄了博士生論文幾段後對外發表,因為抄錯,報告的結果與方法混淆不清。博士生在網站上發現這份涉嫌剽竊且有錯誤的論文報告初稿,與主編連繫,對方的回覆卻是無抄襲之虞。這位博士生於是寫抗議信給大學,求助於學校。後來,論文報告中涉嫌剽竊的段落被刪除,但論文至今仍發表在網站上,儘管其內容不完整,且瑕疵百出。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七十三期】2008.11.01

« 金融風暴煞風景∣回首頁∣獨力研究成絕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