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俄衝突未到真正臨界點

國際情勢 10/01/2008


美國與俄國為了喬治亞與俄羅斯之戰而進入新冷戰,其實美俄關係即使沒有喬治亞問題也會發生衝突,俄羅斯攻擊喬治亞只是美俄利益衝突的冰山一角而已。

一般人也許認為,美俄衝突是因為美國總統信賴其新保守主義者的外交路線所致,副總統錢尼、前國防部長倫斯斐等人固是反俄的強硬派,曾任國家安全顧問後任國務卿的萊斯更是蘇聯問題專業,對俄羅斯向來缺乏好感,因此所制定的對俄政策都是往衝突的路上走,美俄發生衝突只是遲早的事而已。

這種看法忽略了布希上任之前的美國對俄政策,遠的不說,就以柯林頓上台之後的政策來看,就是要對付俄國,毫無冷戰結束後雙方言歸於好的跡象。

柯林頓時期制定了兩項重要的地緣政治決策,一是美國堅決推動前蘇聯的附庸國家加入北大西洋公約,二是積極參與南斯拉夫聯邦解體。這就導致了美國非衝突不可的基礎。在冷戰時期,是美國與其歐洲盟國結成北大西洋公約的武力集團,蘇聯則將其東歐中亞的附庸國家結成華沙公約的武力集團,雙方對峙,不但是常規武器的大軍對峙,而且是核武的對峙,蘇聯如無這股力量,無論在人力物力後勤以及戰略縱深各方面都無法與北約相抗。冷戰結束後,戈巴契夫的糊塗策略把華沙公約拆散了,這固然有外在因素,但俄國的舉措卻是主因之一。

華沙公約解體之後,頭腦略為精明的葉爾辛成立了獨聯體,認為這可在某種程度上代替華約,其實這根本是唬人兼唬自己,獨聯體國家根本就無意保護俄羅斯,俄國只不過是以此來裝點門面,美國完全不將它看在眼中。

北約仍然存在,而華約已解散,獨聯體不過是個樣子,美俄實力對比已經是不成比例了,俄國只剩核子飛彈還能使美國顧忌之外,幾乎無向美國叫價的本錢了。但是,美國卻不肯到此為止,它要將以前華約國家都拉過來參加北大西洋公約,使原來保護俄國的國家轉而成為對付俄國,試問俄國能忍耐嗎?但葉爾辛就是忍耐了,因為俄國在政治上的混亂及經濟上的停滯,根本連站立都搖搖晃晃,那能直起腰板抗議。其結果是:原華約國家紛紛要求加入。

葉爾辛時代結束後,普丁時代開始,普丁開始恢復俄國的大國尊嚴,一反葉爾辛時代的軟弱政策,而在此時,美國方面是新總統布希上台,布希的對俄外交較柯林頓更為強硬,一則布希陣營那些共和黨新保守主義的政策制定者都反俄,二則看穿了俄國缺乏反抗本錢。

於是布希一上台便於二○○一年退出了美俄反彈道飛彈條約,自行發展反飛彈系統,企圖將俄國的洲際彈道飛彈的優勢予以消化,然後宣布國會不批准柯林頓時代所簽署的第二階段削減戰略武器條約的兩項新條約,更表示美國將進一步研製反飛彈系統。

二○○三年美國藉口反恐,進攻阿富汗,隨後又侵略伊拉克,又藉此取得了在中亞原蘇聯附庸國建立軍事基地及飛越領空權,同時推動避開經過俄國的高加索和中亞的輸油氣管道,以削弱俄國的抗衡力量。

布希臨下台前,更推動了在波蘭與捷克部署反飛彈系統,布希上台時宣佈發展這系統,下台前竟然將這系統部署在俄國的家門與後院。

布希的對手普丁怎樣呢?他有雄心,也有計畫,知道與美國對抗必須要有力量,否則自取其辱,他先鞏固了自己的基礎,建設更有效的中央政府,和更有力的軍隊,而天賜良機,美國侵伊使國際石油天然氣價格大升,俄羅斯這個富有這些能源的國家,立即改善了經濟,不但償還了負債,國庫且有大量外匯儲備,於是他行動了,先與中國改進關係,穩住了戰略必備之處,然後藉上海合作組織將中亞國家也穩住,對歐洲則透過能源供應,使歐盟國家不敢與其頂衝,凡是美國討厭與打壓的國家,俄國均與交好,這些俱備之後,便行動了,因南奧事件攻擊喬治亞就是向美國攤牌了。

俄國已毫不隱諱其將美國作為頭號敵人,國防部的「俄國二○三○年前武裝力量建設構想」的文件中清楚地說:在未來數十年美國仍將是唯一的超級大國,美國在所有關鍵地區的軍事存在將對整個軍事政治形勢的發展產生重大影響。

俄國在喬治亞問題上的攤牌是精算出來的,知道美國正陷於伊戰泥沼中,也陷於伊朗核武及北韓核武問題中,美國有求助於俄國者超過俄國求助美國之處。但是,這不是俄國真正要與美國衝突,因為目前它仍無把握佔勝,只是趁美國處於弱勢時的突擊而已,換句話說,目前尚未到真正大衝突的臨界點。

(本文作者俞正先生在《中國時報》國際新聞版撰寫「國際瞭望」專欄逾三十年。)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七十二期】2008.10.01

« 書評:陳省身與中國數學∣回首頁∣火車的未來科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