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創造大危機

意見評論 09/01/2008

許多跡象顯示,因著資本消費體系的長期發展,加上信用過度擴張的推波助瀾,一種對資源耗竭和生產匱乏的不安心理,已經在全球蔓延。面對必然更嚴峻的經濟資源競爭挑戰,沒有足夠自給的內需市場,資源亦不豐沛的台灣,在過去一向倚恃的知識創造力方面,卻存在著相當大的危機,值得正視。

台灣近半個世紀的成功發展,因素很多,但不可諱言的,是有一個拜冷戰餘蔭所賜的因素。除此之外,台灣過去的教育體系,至少訓練了許多知識完整紀律感高的人力,這對過去台灣的工業製造產業,發揮了相當作用。另外穩定的政治社會和控制有度的財政政策和價值觀,也都是台灣經濟能夠起飛的不可或缺條件。

九○年代以降,雖然台灣在高科技產業再開創經濟榮景,但是如同進行中的「台灣前瞻計劃」的報告所說,事實上台灣在八○年代發展達到高峰之後,就一直持續下降。但是這個議題,卻被台灣近年過度的政治動員所淹沒,其嚴重性受到輕忽。

更有甚者,台灣政治解嚴帶來社會議題的爆炸,加上過去發展的歷史經驗,形成一種文化時髦主義的現象,各種實在和虛擬的議題,都被放大檢驗或議論,使得台灣逐漸生活在一個它其實負擔不起的過度標準之中。

別的不說,光看學術文化這一領域,由於意識到我們未來的競爭能力,應繫於知識創造力之上,近年教育體系亦大力地提倡創造力,但許多的作為,造成的卻可能是創造力的虛擲和成果的形式化。

拿政府的支持科學學術教育來看,近年比較重大的作為,先是有五年五百餘計畫,最近則是新政府增加編列科學研究預算的宣示,這些投資經費增加造成的現象,是學術界計畫的快速膨脹,顯現一種熱烈的榮景,而這些作為在如SCI, SSCI和TSSCI等「客觀」指標衡度下,也確實展現出質量並進的成果。

但是我如果我們回頭檢視過去台灣發展成功的因素,以及面對未來挑戰所需要的文化創造,便發現這種過度集中資源於學術的作為,造成的是一種學術時髦主義的形式化發展,前時一份對國內工程教育的檢討報告,就同樣提出了工程教育方面,學術知識與實際需求脫節的嚴重問題。

在學術人力資源和世代承傳方面,近年來常看到的現象,是許多新興時髦學門的引進,和時髦學門系所的設立,這造成與過去一些學術傳統的斷裂。而台灣自七○年代末開始大量成長的學術人力,原多數集中於公立院校,在競爭論文發表,學術風氣丕變的情況下,這些可屆齡退休的學術人力,許多選擇由公立院校退休轉入私立學校,這固然給私立學校的評鑑表現,帶來一些優勢,事實上卻使得公立學校損失了一批有經驗的教學人力,造成人力資源的錯置。

在學生方面,前一陣子有喧騰一時的「七分上大學」的問題,其實這些成績墊底的學生,過去一直存在,只不過以往他們沒有大學可唸,並不是太大的問題。

而真正更值得關注的,是那些分數高得多,能夠被選擇進入教育體系的「優質」學生的訓練和心態。由於目前外界就業市場不佳,這許多學生常常以各種理由,選擇繼續留在學校體系,甚至以補習考入研究所,取得更多制式的學術資格,繼續享受由社會提供的學術資源,這種情形的比比皆是,已形成社會資源的極大浪費。

面對未來,台灣所遭逢的挑戰,是史無前例的,心所謂危,乃將所見的一些現象冰山陳出,希冀由學術的制式體系中,打開一條文化活水之路,開展出有文化根源的知識創造活力。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七十一期】2008.09.01

« 運動禁藥的科學與爭議 ∣回首頁∣知識通訊評論71期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