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可以轉化為一種科學嗎?

專題報導 08/01/2008


美國一位科學家認為,如果我們想學習如何發展一個健全的社會,就必須把歷史轉化成為一種分析性、預報性的科學。他在許多各自迥異的歷史時空背景裡,找出了饒富意涵的歷史模式,並倡議一個全新的「克萊歐力學」的理論歷史社會科學。

是什麼造成羅馬帝國的覆亡?提出的解釋有超過兩百種,但是對於哪些解釋似有道理,哪些又該予以駁回,人們並無共識。這種情況就好比在物理學裡,燃素理論跟熱力學平起平坐一樣可笑。

這種狀況阻礙我們進步。我們投注於醫療科學以確保身體健康,關心環境科學以維護生態系統的健康,然而我們對於什麼事物可讓社會健全的瞭解程度,尚沒有進入科學的階段。

關注於過去幾年或幾十年社會發展的社會學研究,是相當重要的。此外我們也需要一種歷史的社會科學,因為作用久遠的歷史過程,可能會影響社會的健全狀態。該是讓歷史成為一種具有分析性,甚至帶有預報性的科學了。

分析派與綜合派

每一種科學學門裡都有一些分析派,重視各種事物之間的相異性;也有一些綜合派,在尋找歸納原理的過程裡強調相似點。綜合派主導了物理學,而在生物學的領域裡,最關心鳴鳥的私密生活,或是某個選定信號分子其錯綜複雜細節的分析派,跟試圖找出基礎法則的綜合派,大約是勢均力敵。像經濟學跟社會學這些社會科學,則有許多綜合派。很遺憾地,很少有人有興趣將分析方法應用於古往今來。歷史學的綜合派比例小得可憐。

與其試著改革歷史學學界,也許我們需要的是一個全新的學門:理論歷史社會科學。我們可以稱之為「克萊歐力學」 (cliodynamics) ,命名源自歷史女神克萊歐(Clio),加上研究短暫變異過程,尋找成因機制的的力學。就讓歷史學繼續專注於特定事物吧,同時,克萊歐力學會發展統一理論,並且在歷史學、考古學、以及像是古錢學(研究古代硬幣)這類特殊學門所產生的資料裡,驗證其真實性。

這套建議是否可行呢?以下是反對科學性歷史學的可能性,最強而有力的論調。人類社會極度複雜,由許多不同種類的個體與團體組成,他們彼此間互動的方式也很複雜。人們有自由意志,因此無法預測。此外,社會變動其下的機制,會隨著歷史階段與地域的不同而有所改變。中古世紀的法國很明顯跟羅馬時代的高盧截然不同,這兩者又跟古中國差距甚遠。反對人士認為這一切都亂成一團,根本不可能有統一的理論。

然而假如這樣的論調正確,就不會有實證的規律性了。重要變數之間的任何關係,都要看時間、空間與文化的差別而定。

實證帝國

事實上有些模式是跨越時期跟地區的。舉例來說,我們可以在工業化之前的農業國家裡,觀察到週期性的政治不穩定性;這不是說跨國戰爭,而是在國家內部發生的致命集體暴力行為,從只有幾個人死於非命的小規模都市騷動,到全面爆發的內戰都算。我們就是需要去瞭解這種暴力行為:時至今日,死於恐怖活動、內戰與種族大屠殺的人數,比死於國家之間戰爭的人數更多。

最近的比較研究發現,農業社會每隔兩三個世紀,就會經歷大約一個世紀長的不穩定時期。這些不穩定的時期會在持續的人口成長後面發生。比方說在西歐,十三世紀的快速人口成長後頭,跟隨的是由法國百年戰爭、神聖羅馬帝國胡斯黨戰爭、以及英國薔薇戰爭所構成的「中古晚期危機」。十六世紀的人口成長後頭,跟隨的是由宗教戰爭、法國投石黨之亂、德國三十年戰爭、以及英國內戰與光榮革命所構成的「十七世紀危機」。情況相似地,十八世紀的人口成長後頭,跟隨的是從一七八九年的法國大革命,一直到一八四八年至一八四九年間,泛歐洲革命的「革命年代」。

像這樣在人口成長與社會不穩定之間的動盪情況,被取名為「世俗循環」。由於歷史資料的限制,我們需要適當的粗略研究方法,來決定這個模式在統計上的顯著程度與一般性。基本的想法是要將人口成長與減少的階段區分開來,然後計數在每個階段裡,不穩定性事件的發生次數(像是農民暴動與內戰等)。

迥異如中古世紀法國、羅馬帝國與漢代中國,其社會變動情況卻有共通之處。

我跟同事奈非多夫 (Sergey Nefedov) 與科羅塔耶夫 (Andrey Korotayev) 合作,收集了幾個歷史性社會,其人口、社會與政治變數的量化資料。我們對中古世紀與早期現代的英格蘭與法國、羅馬帝國與俄羅斯的八個世俗循環,應用了上述的研究做法,發現每十年間的不穩定性事件數目,在人口下降的時候總是比人口增加的時候多出好幾倍。

這個現象是碰巧發生的機率可以說小得可以。同樣的模式也適用於從西漢到清代,大一統中國的八個朝代,以及從希臘化時期到鄂圖曼時期的的埃及。
更多內容請見…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七十期】2008.08.01

« 吃太多和吃不飽∣回首頁∣給北京奧運打造好天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