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的蘇丹津巴布韋一石兩鳥計

國際情勢 08/01/2008


中國的達爾富爾特別代表劉貴今在接受各國媒體採訪時說:「希望達爾富爾局勢不因蘇丹領導人被起訴而複雜化,當前達爾富爾地區的形勢正處在一個敏感而關鍵的時刻,希望各方謹慎從事,通過協商解決分歧,避免給達爾富爾問題的解決增加新的複雜因素,干擾甚至損害各方合作的氣氛,中方願與國際社會一道,推動問題朝好的方向發展」。

中國的這種溫和態度證明它的外交是非常成熟了,明知國際刑事法庭起訴蘇丹總統巴希爾是有作用的,美國及有些西方國家在幕後支持法官這樣做,這是一石兩鳥的作法,一方面打擊蘇丹總統,另一方面讓支持蘇丹政府的中國非出面支持巴希爾不可,這就肯定了中國在達爾富爾問題上的責任。

事情一出,國際媒體就屏息等待中國的反應,西方媒體要看中國的尷尬,因為國際間早已拿達爾富爾問題作為反北京奧運的工具,如今奧運舉行不到一個月了,中國如偏袒巴希爾,就等於支持巴希爾壓迫達爾富爾,如不支持,就證實中國對非洲國家的支持不誠實。英國路透社便說:「考慮到中國與巴希爾的關係,中國面臨困難選擇,正像北京奧運會暴露了中國在國際壓力面前的弱點」。

但中國卻沒有陷入西方佈置的這個圈套中,外交部發言人對起訴巴希爾之事只說:「國際刑事法庭的有關舉措應往有助於維護蘇丹局勢的穩定和達爾富爾的問題妥善解決而不是相反」。既沒有批評法官也不揭穿幕後,然後由劉貴今間接說明起訴巴希爾可能造成的後果。

而保護巴希爾的事卻成為阿拉伯同盟組織的工作了,阿盟站出來指摘起訴巴希爾之不當。組織祕書長穆薩且要赴蘇丹訪問表示對巴希爾的支持。

達爾富爾動亂基本上是社會生活問題,天然環境很差,經濟無法發展,家困使民眾鋌而走險,反政府的游擊隊有十幾二十夥,蘇丹政府既無法照顧當地生活,又無力剿平叛亂團體,這種困局已很多年了,但為什麼近年方被西方重視呢?原因也很簡單,蘇丹是產油國,而達爾富爾有豐富的蘊藏,只是蘇丹政府無力開發而已,如果達爾富爾因動亂而獨立了,或是托管了,那就落在美國及其他西方國家之手了。

中國與蘇丹關係很好,中國在蘇丹有石油投資,這便成為西方國家眼中釘了,說蘇丹在達爾富爾用兵是中國武器供給的,那麼,游擊隊的武器哪裏來的?這答案已很清楚了,媒體造謠是使局勢更亂的原因,英國BBC就專門在這方面努力,說達爾富爾民眾數十萬人流離失所,真象是:這地方是遊牧民族,逐水草而居,非「流離」不可。

美國及歐洲國家是希望中國利用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常任理事國的權力阻止刑事法庭逮捕巴希爾,這就坐實了中國支持這個反人權的領袖,也坐實了中國舉辦北京奧運是有問題的。

國際間有說法是:這件事與聯合國制裁津巴布韋有關,同樣也扯上了中國。

美英法德等國家決心要對付津巴布韋總統莫巴杜,因為這人現在「反帝國主義」,莫巴杜是津巴布韋脫離殖民地而建國的英雄人物,起先,西方對他很捧場,也承認他的「解放者」的地位,因為在獨立後,他的政策是容忍白人的利益,力求不得罪西方而維持內外和諧,但是,四千五百名白人農場主佔有了百分之七十五的肥沃土地,而七百萬黑人農民只有不到百分之二十五的貧瘠土地,這不但影響了經濟發展影響到社會安定,於是進入公元兩千年後,莫巴杜進行了土地改革政策,將白人農場主人的絕大部分土地歸公,重新分配給退伍軍人和黑人貧民。

這種反帝國主義殖民政策便得罪了西方國家,西方國家一方面發動媒體毀謗攻勢,另一方面又在津國培植反對勢力,把莫巴杜從開國英雄打為大獨裁者。這次津國總統選舉,西方便以選舉不公要在聯合國提出制裁案。

一個國家內部選舉是否公平只要不產生大規模流血衝突,這於聯合國有什關係?但英美就是要對付莫巴杜,他們的估計是:安理會應有九票就可以通過制裁案,事實也證明這估計是正確的,除美國、英國、法國之外,投贊成票的有比利時、義大利、巴拿馬、布吉納法索、克羅埃西亞、哥斯達黎加等六國。

但沒有估計到的是具有否決權的俄羅斯投了反對票,中國也反對,原先認為俄國不會反對,因為在之前的G8高峰會中曾譴責過莫巴杜,俄國總統當時並無反應,美國認為俄國會棄權,俄國棄權的話,中國即使與津巴布韋關係很好,也不至於否決,但想不到中俄聯手否決了本案,越南、利比亞、南非也反對,印尼則棄權。
這使美國氣到跳腳,但又無可奈何,於是策動起訴蘇丹總統。

兩件事都是要中國的好看,這是一石兩鳥之計,一計不成,美國眾院便圖窮匕見,又要以這題目另生他計了。

(本文作者俞正先生在《中國時報》國際新聞版撰寫「國際瞭望」專欄逾三十年。)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七十期】2008.08.01

« 美國模式、日本模式還是中國模式∣回首頁∣夜未眠,記不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