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半島非核化的進程與結果

國際情勢 07/01/2008


朝鮮半島非核化最終的目標是什麼?具體一些來說是成立「東北亞和平安全機制」,也就是說以南北韓、中、俄、美、日這六國為基礎,成立一個「共同體」,這共同體可能是政治性的,也可能帶有軍事性的,甚至有經濟性的,這要看朝鮮半島的情勢和變化而定。

但是,要使它成為北大西洋公約組織那樣的共同體是絕無可能的,因為這些國家的軍隊不可能共同合作,要使它成為歐洲共同體的可能性也渺茫,因為這些國家不但文化政體不同,經濟發展的路線也不同,甚至要使它成為東南亞國家協會那樣的組織也困難,東協能成為自由貿易區,東北亞這六國可能嗎?當然不可能,所以最有可能的情況也許會成為像上海合作組織那樣一個鬆弛而有和平合作象徵的東西,能否逐漸走向真正合作,完全要看地區情況演變而定。

但是這個和平安全機制至少能解決一個問題,那就是美國與北韓之間的武力衝突的避免與南北韓之間的關係穩定,而中、日、俄成為背書的保證人。

即使是這樣一個機制,也必先有基本條件,那就是韓戰結束的條約化,韓戰雖然早已終止,但那是「停火」而已,本該早訂和平條約,但一直有問題,北韓只肯與美國訂約而不肯讓南韓參加,理由是韓戰中,南韓軍隊是在美軍指揮下作戰,它只是個交戰的附屬團體,所以不能參與和平條約,美國與南韓均不能接受,於是事情一拖便是五十多年,這五十多年中,發生了許多變化,如果和平條約早日簽訂,北韓的核子發展也許早就可以避免。

如果要一起成立和平安全機制,韓戰當年的交戰團體必須簽訂合約,否則法理上就說不過去,現在北韓已經同意不再排斥南韓簽約,甚至當南韓前總統盧武鉉訪問平壤,與金正日會談後的公報中,說合約將有三到四個國家參與,那意思是南北韓及美國固然要參與,中國是否應參與則尚可斟酌,後來想想不可能,中國方面也表示了不滿,於是都改口為四國。

但是談合約卻又面臨一個基本條件,那是北韓的核武問題,如果北韓的核武問題不解決,美國總統不會與北韓談和,美國還要保留摧毀北韓核子裝置的法理權力,當然不能輕易談和,所以美國雖已說準備談和約,但卻要視朝鮮半島非核化的進展如何而定,所以北韓的廢核便是當務之急。

這責任在於六方會談,六方會談是北韓廢核的主持機構,但是六方會談開始以來進展卻不順利,二○○五年九月十九日的共同聲明似乎已確定了進行步驟,如果真能按那個程序進行,預計在二○○七年三月十九日之前便有了收穫,因為共同聲明中決定成立五個工作組:朝鮮半島無核化工作組、朝美關係正常化工作組、朝日關係正常化工作組、經濟與能源合作工作組、東北亞和平與安全機制工作組。這五個工作組要在去年三月十九日之前向六方會談報告工作結果。

結果怎樣呢?空轉了一年也無結果,主要原因卡在美國與北韓的雙邊關係上。

其實朝核問題的解決主要還是美國與北韓之間的事,其他四方面只能說是陪襯,一切都在美國掌握中,美國拿六方會談作幌子而已,譬如這一年的空轉便是美國的問題。根據去年「落實共同聲明起步行動」的規定:「北韓與美方將開始雙邊談判,旨在解決懸而未決的雙邊問題,美將啟動不再將北韓列為反恐國家的程序,並將推動終止對北韓適用敵國貿易的進程」,但美國迄未認真進行,理由是北韓雖已封存寧邊核設施,但未申報核計畫。

北韓之未能提出核申報,其實是美方不滿北韓的申報內容,美國要北韓將其濃縮鈾計畫以及與敘利亞核合作計畫都如實申報,甚至要北韓報告其核爆炸時的資料,北韓當然不肯,事情便延宕下來了。

布希總統要想在任期結束前,在朝核問題上獲得成果作為外交政績,決定了讓步,於是雙方開始了雙邊祕密談判,先後在柏林、日內瓦以及在紐約由談判代表奚爾與北韓金桂冠祕商,終於有了折衷結果,那就是申報分為兩部分,一為向美國解釋濃縮鈾及核擴散的嫌疑,一為向六方會談申報的官樣文章。當這兩部分完成後,美國向國會通報將北韓從支持恐怖主義國家的名單中除名,並終止敵國貿易法的適用。

美國接到北韓向它的申報後,研究了不少日子,認為勉強可以接受,然後同意北韓申報,但申報內容究竟與它向美國提報的有無出入,目前卻很難說。

無論如何,這僵局算是打開了,但以後的僵局卻仍不少,而最重要的有兩點:一、是美國是否下定了決心默認北韓為核武國而不追究其現存核武的實況,二、是美國是單邊對北韓提供「不侵略」的法律承諾,還是要透過六方會談的安全機制承諾。這兩點未澄清之前,朝鮮半島非核化就無法達成。

(本文作者俞正先生在《中國時報》國際新聞版撰寫「國際瞭望」專欄逾三十年。)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六十九期】2008.07.01

« 對付疾病,馬上動手∣回首頁∣科學計畫的預算魔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