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科研大挑戰

專題報導 06/01/2008



中國政府近年大力投資科研,但是新進的年輕科研人員,因競爭激烈,依然面臨研究職位難求,研究工作開展不易的諸多困境,這也關乎中國科研事業的未來成敗。

受到巨大的經濟成長,以及似乎永無止境的人才供應所刺激,科學事業在中國的擴張方興未艾。然而中國的理工科碩博士生以及博士後研究員,實際上卻面臨許多障礙。對他們來說,由於研究經費、訓練、以及官僚體系的困境,許多人想成為學者的夢想似乎遙不可及。北京大學生物所三年級碩士班學生王屹(音譯)就說,倘若你真的有志於學術,那值得一試,不然的話快逃吧!

中國政府持續對科學和工程領域大筆的投資,二○○六年已把對研發的投資額,提升到國內生產毛額的百分之一點四二。根據中國國家統計局的資料,這是歷史新高。雖然這個比例比起美國或日本略低,但是大約三千億人民幣的總額支出,在全世界卻是僅次於美國。已有七百多家跨國公司在中國設立研發中心。

然而政府支持有限,年輕研究員又過剩,使得許多人前景堪慮。許多中國研究員從海外歸國,更使得就業市場愈形擁擠。雖然在過去的幾年,中國政府擴增了不少博士課程與博士後研究計畫,全職研究職缺依然供不應求。

中國是在一九八五年開始設立博士後研究的職位,主要是出於出生於中國的諾貝爾獎得主李政道的建議。到二○○七年初,中國的科研體系裡已有四萬五千個博士後研究職位。在最新的二○○六年官方統計資料中,佔有博士後研究職缺或正在尋找工作的博士後研究員,比起二○○二年要多出一倍有餘。根據二○○六年的統計數據,有百分之四十幾的研究人員是工程相關,百分之二十幾是科學相關,另外有百分之十是醫學相關。

研究中國勞動力相關議題的美國紐約州立大學研究員曹聰表示,有大約百分之三十一的中國科技博士後研究員,在基礎科學的領域裡工作,其餘則在應用科學的範疇。雖然往產業界、政府部門、軍方或轉換博士後跑道的比例,在二○○三年到二○○六年之間小有變化,然而往學術界發展的比例卻往下掉落,而博士後研究員轉換工作的比例則向上提升。如果不是非傳統的職業生涯與日遽增,就是學術界或海外的傳統職缺市場日漸飽和,或者兩者皆然。

游離浪子

最有天分的人才仍然往海外發展。根據中國科技部的資料,只有百分之十一的中國土產博士,選擇在中國的機構繼續研究工作。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院長,即將接任上海同濟大學校長的裴鋼表示,如果博士畢業生想要進一步發展其科學職涯的話,無論是薪水還是科學訓練,中國的博士後研究職位都不如海外職位具有吸引力。

就某種程度來說,中國政府鼓勵人們向海外發展。曹聰指出,像是中國國家科學院每年資助一百位學者的「百人計畫」,而這種政府計畫一般來說都偏好具有外國研究經歷的研究員。在美國待了二十四年,於二○○七年搬回北京的神經科學家饒毅,證實國內對於未在國外進修或工作過的年輕科學家,確實存有這種偏見,不過情況正在改變。饒毅現任北京大學生命科學系系主任,以及由政府資助,二○○三年開始運作的國家生物科學研究院副院長。

饒毅認為的更大問題,是許多中國的研究機構欠缺有識的實驗室文化。他一抵達北京大學,首先著手的事情之一,就是開始推動常規性的研討會系列。饒毅表示,大部分中國的實驗室專注於製造論文跟實驗結果,而不是跟其他實驗室互動;他說倘若研究員把科學當成出粗活苦工,就不會享受科學研究的過程,他們的學生自然很快就會看穿老闆的動機,然後失去研究興趣。

低得誇張的薪俸,讓研究員想要留在學術界更形困難。一般的博士生每個月可以賺得五百元到一千兩百元人民幣,這份收入僅僅勉強可供在北京等大城市裡生活。五十多名的生物學家與數學家最近聯名致函中國政府,要求增加對研究生的補助。各相關部會正研擬應對方案,然而根據協助發起這項請願活動的饒毅表示,目前還沒有任何確切的措施。據中國新民報報導,中國國務院學位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玉良在二○○七年十一月,於一場研討會中曾說到,中國的博士生無法像一般二三十歲的人一樣,過著有尊嚴的生活。

在二○○七年十二月於北京大學舉辦的研究所教育研討會,頂尖中國大學的主事者也表達了類似的憂慮。曹聰指出,對於用功的研究生來說,因為他們必須要在三年內發表兩三篇論文,要兼另一份工作幾乎是不可能的。即使是得到學位的年輕研究員,日子過得也沒有好到哪裡去:新進的博士與博士後研究員的月薪,一般大約是兩千到五千元人民幣,只有少數人能夠在高科技公司多賺個幾千元。

供給控管

中國政府控制了博士後的研究職位,每個研究單位分配到一定數量的職位,但是經常是限制在二到三年,這對於想藉完成一項複雜研究計畫,來開展獨立研究職業生涯的研究者來說,時間實在是很緊迫。饒毅指出這個問題不是到處都有,比方說國家生物科學研究院就沒有這類的時間限制。博士後研究員的數目還會持續增加:中國科學院有超過一百個博士後研究計畫在進行,這容納了全中國百分之二十的博士後研究員。中國科學院用以資助博士後研究的總預算,從一九八五年的一百萬人民幣,增加到如今的三百萬人民幣;此外中國科學院還打算在二○一○年之前,資助四千多名的博士後研究員,這是目前人數的三倍。

「倘若研究員把科學當成粗活苦工,他們的學生很快就會看穿老闆的動機,然後失去研究興趣。」 —- 饒毅

但是還是有很多人難掙一口飯。據裴鋼所言,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的主要研究員,每年把他們自己的補助金拿來贊助七八十位的博士後研究員,藉以提高平均薪資。他們也試著延長博士後研究員的職位年限,好讓其博士跟博士後研究員在就業市場上更具有競爭力。

饒毅的研究生之一劉葳葳(音譯),打算申請海外的博士後研究職缺,但卻很擔心她的工作前景。她說就她所知,職缺有限而競爭激烈;然而她在中國學術界卻看不到有多少職缺,生物醫學產業的發展也相當落後。

公司企業或許依然是某種解決之道。有些公司確實會資助大學裡的博士後研究員,以解決特定的研究難題;其他有些公司則取得認證,自己設立博士後研究職位。雖然這讓公司自己設定研究議題,不過中國科學院政策管理研究所助理教授段異兵,還是將這稱為有可能「三贏」的局面:大學拿到錢,博士後研究員得到資助,公司的研究問題則獲得解決。段異兵希望能夠看到博士後研究員擁有屬於他們自己,一個類似美國國家博士後研究員協會的組織,以確認博士後研究員的困擾,並且與政府合作找出解決之道。

儘管有這些挫折,懷抱著基礎科學研究之夢的研究員依然不屈不撓。北京大學生物資訊博士生高孟(音譯),就審慎地抱持樂觀態度。她想像自己設立實驗室,並且用二十年的時間進行一項研究計畫。她說女性科學家所面對的就業情況特別艱難,她知道有很多女性科學家面臨困境,有打退堂鼓之意,有些甚至已經離開學術界。

不過還是有成功的案例。張江在中國科學院擔任了兩年博士後研究員,最近獲聘為北京人民大學數學系助理教授。他說他很享受學術界的自由風氣,可以自己決定要在什麼時候,以怎樣的方式進行什麼研究計畫;錢雖然不多,但還可以接受。他相信不只是收入方面,學術界的整體情況都會漸入佳境;即使有朝一日他往產業界發展,也還是會想要進行研究工作。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六十八期】2008.06.01

« 吃飯和睡覺的關係∣回首頁∣化學界的黑影幢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