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問題干擾奧運

國際情勢 05/01/2008


一份西班牙報紙上有篇文章題目是:「華人與狗不得參加奧運會」,文中有一段說:「十九世紀末,在中國的一些外國租界入口處曾懸掛這樣的牌子:『華人與狗不得入內』,這塊牌子依然在,只是措詞已經變了。今天的反華運動的目的是要抵制北京奧運會,想要表達的是『華人與狗不得參加奧運會』,這場『十字軍遠征』正是帝國主義者和種族主義者發動的漫長和無恥的反華運動的延續」。

西方某些勢力想破壞北京舉行奧運是非常明顯的,這圖謀並非臨時起意,而是籌劃了很多年,甚至在中國爭取二○○四年的奧運時已有了這種聲音,甚至台灣的台獨野心家也曾估計如果台灣在○八年宣佈獨立,北京未必敢動武,因為怕奧運出問題。

但這次破壞奧運選擇的工具卻是一個錯,選擇利用達賴喇嘛的名義在西藏搞一場騷亂,當中國政府鎮壓暴亂時,便可以在國際間大肆宣傳,以抵制奧運來打擊中國。

估錯的有數點:一是估錯了中國政府的作為,二是估錯了中國目前在國際間的影響力,三是估錯了中國人的愛國情操。

首先是中國政府對那些打砸的暴亂行動並未出動軍隊鎮壓,沒有像天安門事件時那樣出動坦克大軍,而只是由當地鎮暴警察應付,所有的行動都作了電視紀錄,那使得西方媒體再扭曲報導也無法否定這些暴力份子打砸行為及警察的溫和攔阻。這是中國政府早已料到而事先已擬妥的應付方法,國際間媒體除了有移花接木及斷章取義的少數報導外,顯不出這是「和平示威及暴力鎮壓」,反而成為「暴力示威和平鎮壓」。策動這事件的兩個美國基金會當年都曾策動過天安門事件,但這次顯然是失算了。

其次,中國目前在國際間的影響力遠非十年前所能比,不但經濟力量強大,手中握有一萬五千億美元外匯,人民幣升降影響到整個國際金融,進出口貿易居世界第三位,GDP即將超過德國而成為世界第三大經濟體,沒有一個國家願意正面得罪中國,而暗中搞的勾當畢竟難以成事,當法國總統要想拿這件事做威脅時,中國略微的表態,已使法國退縮,總統派特使到北京道歉解釋。

第三是這件事激起了海內外所有華人的愛國情緒,也可以說是民族主義情緒,使中國政府意外地得到大團結的支持,他們不是支持這個政府,而是支持中國人的尊嚴,在歐洲在美洲到處有華人的集會遊行,抗議西方媒體的扭曲報導,這與天安門事件時的狀況有霄壤之別,那時中共受到打擊,而這次中共受到擁戴,這非西方始料所及。

選擇西藏問題是大錯特錯的事,因為中國人沒有人認為西藏不是中國的一個自治區而應獨立,甚至聯合國所有會員國沒有不承認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西方野心勢力製造西藏問題的內幕也逐漸為世人所知。

十年前解密的美國國務院文件中便載明從六十年代初,達賴喇嘛個人每年就從中央情報局領取十八萬美元的津貼,四十年前的十八萬美元確實不是個小數目,中情局並每年為達賴集團提供一百七十萬美美元的活動費,並在科羅拉多州開辦祕密軍事基地,訓練達賴流亡份子在紐約和日內瓦活動,中情局的「美國自由亞洲協會」為西藏流亡團體作宣傳,中情局支助下達賴的二哥嘉樂頓珠協調下,更培訓了一批年青力壯藏人協助他們返回西藏對抗中國政府,據參加者說美國繼續運送數百名藏人到琉球、關島和本土科羅拉多接受了培訓,然後空降返回西藏,手持衝鋒槍,胸掛有達賴像片的項鍊與中國軍隊進行游擊戰。

這已是很多年前的事了,自從中美關係正常化之後,中央情報局已不直接撥款支助,據居住在德國的一位美國專家恩達爾說,目前達賴仍能收到數百萬美元計的資金,是由美國國會資助的「國家民主基金會」撥付的,這個組織前些時曾搞過喬治亞及烏克蘭的顏色革命,搞得很成功。

恩達爾的一篇文字說:「國家民主基金會」與「愛因斯坦研究所」曾鼓動一九八九年的天安門示威行動,愛因斯坦研究所說自己專長於「以非暴力作為一種戰爭形式」,但在其二○○四年的報告中卻承認予西藏人提供了援助。他說國家民主基金會的「民主計畫」中執行推動切斷中國通往國外油氣來源策略,除西藏事件外,包括緬甸的蕃紅花革命,爭取派北約部隊赴達爾富爾阻止中國取得當地及非洲他處油源,在吉爾吉斯及烏茲別克製造問題破壞北京連接中亞的輸油管計劃等等。看了這些後就不難了解,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為何要發動提案在西藏及奧運問題上說三道四了。

俄羅斯一個戰略文化基金會發表了一篇文章,結尾說:「有關西藏問題的一幕幕政治劇都出自外國的導演,布希在中共召開十七大時接見了達賴,西藏最近的騷亂恰好發生在中國十一屆人大會議召開期間和台灣選舉前夕,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
(本文作者俞正先生在《中國時報》國際新聞版撰寫「國際瞭望」專欄逾三十年。)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六十七期】2008.05.01

« 《書評》轉山—邊境流浪者∣回首頁∣華生基因的快速解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