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振寧的《曙光集》

書評書訊 04/01/2008


諾貝爾獎得主楊振寧的這本新書《曙光集》,是北京三聯書店在今年一月發行簡體字版,三月間新加坡的世界科技出版公司也發行了《曙光集》的繁體字版。《曙光集》是楊振寧一九七九年以後的一些文章、演講、訪問以及少數其他人來信和文章的集子。這個集子的出版,反映了楊振寧近二十多年來關心的科學與科學以外的問題,他自己生活的重心,以及他對自己科學歷史地位的一種評價。整體來說,其重要性和代表性比起他以前出版過的《讀書教學四十年》和《讀書教學再十年》來得更高。

如果一個瀏覽式的眼光來看,也許會感到這個文集中有一些太過專門的文章。一點不錯,在《曙光集》的五十二篇(簡體字版為五十一篇)文章中,有十一篇文章是帶著相當專門物理的內容。這些文章的一部分內容,莫說不念物理的一般讀者,就是對物理學家來說,也會有不同程度的理解差異。

但是楊振寧近二十年在不同場合發表的這些較為科學性的文章,卻是重要的,因為這些文章顯現了楊振寧對於物理科學的一種品味,以及他所關注的關鍵物理問題。不是念物理的讀者,跳過一些技術性較高的文字,依然可以在字裡行間,讀出這個被認為是當代最重要理論物理學家的科學思維和眼界。

這些文章中提到了一些科學人物,如狄拉克、海森堡和魏爾,楊振寧文章中不但反映出他自己對這些科學人物工作的好惡偏愛,也正反映了他對二十世紀物理科學的好惡偏愛。

楊振寧一向推崇狄拉克的科學工作風格,在〈美與物理學〉一文中,他說狄拉克的科學文章如「秋水文章不染塵」的清簡精妙,楊振寧甚至引用高適在《答侯少府》中的詩句「性靈出萬象,風骨超常倫」,來形容狄拉克的科學工作和風骨。

在同一篇文章中,楊振寧也提到一九二五年寫出引導量子力學發展文章的德國物理學家海森堡。楊振寧提到海森堡描述自己猶如在霧中山巒摸索前進的研究過程,也提出有人認為海森堡的這篇文章,是三百年來物理歷史上繼以牛頓《數學原理》以後影響最深遠的一篇文章。雖然楊振寧認為海森堡的科學文章,有朦朧.不清楚和有渣滓的特點,和他更欣賞的狄拉克的風格高下有之別,但是他提到諾貝爾委員會,將一九三二年的諾貝爾獎單獨頒給海森堡,而讓狄拉克在一九三三年和薛丁格合得諾貝爾獎,說明了諾貝爾獎提名人和他看法的不同。

〈魏爾對物理學的貢獻〉一文中,楊振寧對魏爾工作的描述,展現了他自己對於數學和物理的關係,以及物理科學一些最基本概念的思維。楊振寧特別引述魏爾在他的經典著作《經典群》前言中的一小段話;「數學思想可以達到的嚴格的精確性使得許多作者按照這樣的一種模式寫作,使得讀者感覺到像是被關閉在一個很亮的小室之中,每一個細微之處都同樣的炫目地展示出來,但是景色卻單調平淡。我卻喜歡在晴空下的開闊景色,因為它有景象深度,近處由鮮明輪廓確定的大量細節逐漸消失在遠處地平線上。」充分表露出他對於魏爾科學品味的一種惺惺相惜。

毫無疑問,愛因斯坦是楊振寧最崇敬的物理學家,《曙光集》中有兩篇關於愛因斯坦的文章。楊振寧從沒有以愛因斯坦自況,但是他的這兩篇文章裡,卻展現了一種楊振寧才具有特別的高度,清楚的描繪出愛因斯坦科學創造性的深刻含義。

其他約四十篇文章,是楊振寧的一些演講和公開發表的一般性文章,文章中許多是關於一些與他合作的科學家(如Robert Mills)以及和他有長久交誼的朋友(如鄧稼先、黃昆和熊秉明)。這些人物都有一個似乎特別吸引楊振寧的特質,如綜合起來講,可以用楊振寧過去的一句話來形容,那就是「寧拙勿巧」。文章中顯現的楊振寧對於這些朋友的深厚感情,對於他們為人處事風格的深刻欣賞,正展現了楊振寧自己對於人生的一種評價和標準。

《曙光集》的一些文章,楊振寧寫下了長短不一的後記,有一點類似
他為六十歲出版的《論文選集和評註》(Selected Papers 1945-1980 with Commentary,W.H.Freeman and Company,1983)中的那些評註,當然這些後記簡短的多,楊振寧也沒有當年那種道盡原委的企圖和用心,但這其中許多楊振寧親歷的故事,不但是他對自己物理工作的再詮釋,也是對近代理論物理發展歷史的一個真實註腳。

這個集中還有許多的文章,是反映楊振寧作為一個科學家,對於他自己身孕家國親情和歷史文化傳統的一個感懷和反思,這些文章似乎也為這個集子的出版,作了清楚的宣示。

楊振寧在《曙光集》的前言中,說明了他以《曙光集》做為這個集子名稱的道理。楊振寧提出魯迅一九一八年給錢玄同的一封信,王國維的自沈頤和園留下的遺囑以及陳寅恪的文章,顯現出當時知識分子對於國家處境的一種悲觀想法。他的前言中寫道,魯迅、王國維和陳寅恪的時代是中國民族史上的一個長夜,他自己就成長於這個看似無止境的長夜中。

他寫道,「幸運地,中華民族終於走完了這個長夜,看見了曙光。我今年八十五歲,看不到天大亮了。翁帆答應替我看到,….」《曙光集》的許多編輯和翻譯工作,是楊振寧的夫人翁帆做的。


曙光集
作者:楊振寧.翁帆編譯
出版社:新加坡世界科技出版公司(繁體),2008年,466頁
定價: 平裝 NT480 精裝 NT680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六十六期】2008.04.01

« 知識通訊評論65期目錄∣回首頁∣俄國同治政治的前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