匱乏年代新思維

意見評論 04/01/2008

近年來的一些消息,似乎透出一個匱乏年代來臨的先兆。石油存量的枯竭,全球性油價和原材料價格的飛漲,加上其他環境生態改變警訊,在在都使人類生活在一種資源匱乏的陰影當中。

匱乏是一種相對概念,由需要來決定。人類生存於宇宙之間,一直是一場爭取資源存活的試煉,每一個能夠長存的文明,都有其面對自然挑戰的自然哲學,源遠流長,這也是人類生存經驗累積的智慧。

十七世紀在歐洲發生的近代科學革命,以英國大哲學家懷海德(A.Whitehead)的看法,那是一個歷史的偶然。也就是說這是人類歷史中的一個異數,不是一個常態。這個歷史偶然的一個特色,是使人類漸漸走出過去那種面對宇宙的「自然」哲學範疇,走入一個「人控」的新境界。

建基在「人控」思維上的近代科學,由於具備「立竿見影」的「實徵致用」之效,展現出巨大的使用便利性,也一步步使人類沈溺於這種「人控」的能力之中,漸漸視過去那種向「自然」俯首的自然哲學智慧,為一種落伍思維。

近代科學的強大致用性,改變了人類過去面對「自然」問題的被動地位,使人類成為具有可以控制自然能力的生物,也正是這種能力帶來的便利性,成就了近代科學在人類文化中不可挑戰的地位。

但是,近時顯現出來的各種「匱乏年代」跡象,其實無一不受到近代科學「人控」作為的影響,本來這種「立竿見影」之效的長處,卻帶來這許多負面的後果,也使人類慢慢意識到,這種長處反倒成為了一種短處,近代科學可以說是「成也其效,敗也其效」。

這期《知識通訊評論》討論了用水的匱乏。在這些討論中讓我們看到,近代科學過分強調致用,追求「立竿見影」效果的農作生產和畜牧發展,不注重涵育的作為,使自然氣候的調節功能失效,也造成土壤和地下蓄水的劣化。

另外本期也討論了關於河川氾濫的問題。近代科學興起後,人類面對河川氾濫問題的一個「立竿見影」解決辦法,是構築水壩。這種將氾濫河水阻絕在水壩之後的辦法,雖然「暫時」解決了人類侵入河流領域的發展問題,但其造成的河流生態丕變,造成了更多的問題,也於是有再重新製造人為的氾濫洪流,來使河流重新變回沒有人經營的「自然」狀態。

這許許多多歷經近代科學思維經營,再重新回頭省思的生態環境思維,正是近代科學的一個啟示錄:也就是先想盡辦法來控制並改變自然的規則,然後再想盡辦法讓自然回到原來的樣子。只不過人類宣稱,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解決了問題,獲得了利益。

近年來最受到重視的一個例子,就是全球暖化。如果回溯近代大氣科學的歷史,很清楚的可以發現,「全球暖化」這個名詞,不過是近二十年才逐漸出現的,但是大氣科學家會振振有詞的告訴你,原因是因為近二十年,他們才發現了地球的暖化現象。

地球是不是真的暖化了,固然有許多爭議,但最值得爭議的是人們面對這個暖化的思維,因為他們馬上要用一種科學式的結論,也就是「立竿見影」的思維,來論斷這個暖化的原因。在這種思維下,目前找到的一個直接的因果關聯,就是溫室氣體,科學家把各種各樣的溫室氣體,放在近代科學設定數學模式中,清楚計算出它們能造就的溫室效應,這不但捧紅了一位美國的前任副總統,也創造了一個全新的科學景象。

我們過去曾經想「立竿見影」的控制河流和用水問題,但後來發現,最好是不去控制,或者像兩千多年前李冰父子的都江堰那樣對河流做最小的控制。現在主流科學雖也有覺悟和討論,但還是在用「立竿見影」思維的大氣「科學」,來解決長時間大尺度的氣候問題。面對匱乏的年代,更需要的是超越科學之外的新思維。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六十六期】2008.04.01

« 越來越缺水的世界∣回首頁∣知識通訊評論66期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