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通訊》不准抽煙

知識新知 03/01/2008


法國政府頃規定,從二○○八年一月一日開始,禁止在酒吧、咖啡廳、賭場、舞廳、旅館及餐廳內吸煙,凡是違法的人,將課罰金六十八歐元,而違法的營業場所負責人,則將課罰金一百三十五歐元。如此看來,法國這段漫長的吸煙史,似乎就將劃一句號,然而,這其中的曲折與變化,卻饒富趣味。

史家指出,法國軍隊乃是法國煙草的最大消費者,因為吸煙對他們有兩大好處:第一為鼓勵士氣,第二為排減憂愁。也因此,法王路易十三除了很會打戰,同時也是吸煙老手。他的兒子路易十四,卻剛好相反,由於不能忍受煙草的味道,因此,他是法國歷史上著名的非吸煙族。然而,為了國家的利益,他摒棄了個人的嫌惡,下令把煙草下發到軍隊中,就是孤守遠方的碉堡,也絕對不能短缺此項補給品。路易十四深知,一旦軍中煙貨供應發生問題,軍隊就可能出現開小差的逃亡事件,甚至投降到敵方陣營。

法國帝國的擴張,與軍隊的吸煙量成正比例,跟隨拿破崙南征北討的法國遠征軍,乃是最佳的見證人。從埃及到俄羅斯,如此跨越洲際的遠方作戰,如果沒有煙草的支撐,很難想像法國士兵會有如此的毅力與耐力。然而,任何問題總是一體兩面,法國巴黎協和廣場中,高聳的方尖碑,固然是拿破崙遠征軍,靠著吸煙的力量硬是從埃及搬運過來的。但是,反過來說,如果少了煙草的助力,歐洲的歷史,是不是會減少些殺戮與血腥 ?

有一段與吸煙有關的歐洲軼聞,一八七○年普法戰爭後,普魯士鐵血宰相俾斯麥,與法國外相法伍,舉行嚴肅的和平談判時,吸煙的俾斯麥,對不吸煙的法伍,用狡滑的口吻說:,「你有一點比我佔優勢,因為你比較清醒,而我要靠抽煙才能打起精神。但是,你的優勢恰好也是你的弱點,因為你過於自信。」 史家開玩笑的指出,如果俾斯麥當時不抽煙,就不可能在此項談判中,迫使法國割讓阿爾薩斯及洛林兩省給普魯士。

然而,煙草的象徵性,又不完全是負面的,哥倫布發現美洲新大陸,印地安人首先獻給他的,就是煙草,以表示友好。法國大革命時期,鼻煙盒乃是共和政府識別公民身份的一種贈禮,如此一來,在那亂殺亂砍的恐怖年代,許多法國人的肺部,雖然受損,但至少腦袋卻保住了。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盟國軍隊解放巴黎時,坐在坦克車上的美國大兵,向街道兩旁的民眾,四處亂拋香煙,那個場面又是如何令人激動難忘!

然而,歷史終歸歷史,隨著時代的進步,醫學的發達,吸煙有礙身體健康,已是不爭的事實。最新的統計數字顯示,法國人口約六千萬,然而煙民卻高達一千四百萬,法國每年因抽煙致病而死亡的人數,高達六萬人,另外還有五千多人,因魚池之殃,吸了二手煙而喪命。換言之,這一又輕又薄的紙煙,卻比一顆子彈,更具殺人的威力。

也因此,早從一九七六年開始,當時的法國衛生部,即己推動一項法令,此即,禁止在法國境內為香煙做廣告。一九九一年,法國又與其他歐洲國家,一同吹起禁煙的號角,該年法國推動禁煙區,換言之,有煙癮的人,今後吸煙必需先擇地點,而不能再像從前那樣,毫無顧忌的隨處吞雲吐霧。二○○六年十一月,法國政府進一步規定,除了例外情況,禁止在公共場所或工作地點吸煙。二○○七年二月,則把禁令更加絞緊,明確規定,公司行號、行政機構、醫院及學校,均為吸煙禁地。當時吸煙族,都跑到酒吧間或咖啡廳等特殊場所,一解煙癮。然而,法國政府二○○八年的最新禁煙令,將使煙民的活動空間,更加壓縮,如今看來,祗有在自己家中或大街上,可以與香煙親近了。

然而,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法國的香煙零售商,乃是一種特殊行業,過去為了優待退役軍人,因此,唯有其家屬,才能優先取得零售香煙的營業執照。法國的香煙商公會會員共計三萬餘家,從業員工更高達十二萬人,二○○七年底,法國鐵路及公路司機發動大罷工,法國香煙商公會也臨時插花,在巴黎街頭組織了數千煙商的大遊行,各類的旗幟及標語,代表他們來自法國各省份,甚至遠從太平洋及中南美洲法國屬地兼程趕來,以展示他們維護煙商權益的堅定決心。

根據法國的新法令,諸如酒吧之類的營業場所,如係室內,必須另闢專用的吸煙室,如在室外露天的地方,固然可以吸煙,但如附加擋風或遮雨的篷布時,則必須上邊、左邊或右邊中的其中一邊,是完全敞開著。法國香煙商公會主席勒巴伯曾對法國衛生部長巴希洛,提出強烈的抨擊,認為後者獨斷獨行,完全不能考慮法國酒吧的實際需要。首先,另闢吸煙室,其安全規格就非常嚴格,裝修費更極為昂貴。特別是,在法國的鄉下,到處是少於一千五百人的小村鎮,而村內的酒吧,幾乎是平日當地唯一社交聚會場所,這些酒吧,本來面積就很小,如無法另闢專用吸煙室,那不是要鄉下的吸煙癮君子,完全只能關在自己家中,過著不與外界接觸的封閉生活 ?

因此,勒巴伯為法國的煙民請命,他主張,為了顧及農村煙民的實際需要,法國政府的禁煙規定應有變通措施 : 第一,在酒吧外面,需明顯張貼「本處為吸煙酒吧」,如此一來,可以提醒不吸煙的人,不要因誤闖吸煙區,而招二手煙之害。第二,該酒吧必須安裝排煙及浄化空氣的設備。然而,法國衛生部長卻斬釘截鐵的答覆稱,對於這些營業場所的禁煙規定,絕不會做任何通融。

法國鄉下的一家酒吧老板,為了使他的煙民顧客繼續上門光顧,他想了一個絕招,既然酒吧被歸類為公共場所,而公共場所又禁止吸煙,那麼何不從二○○八年一月一日開始,把他的酒吧改成私人俱樂部,而他的煙民顧客,則全是該俱樂部的會員,如此一來,私人俱樂部既非公共場所,那麼總可以自由吸煙了吧! 法律專家則指出,在法國只有「煙民權益協會」 這樣的組織,目前還沒有所謂的「”煙民俱樂部」。法國衛生部則毫不妥協的指出,凡是群眾集會的場所,均屬禁煙的範圍,假借私人俱樂部的名義,乃是行不通的。更何況,各營業場所的負責人,應該率先遵守法律,豈可倒行逆施,反而率先違法。

一般說來,法國的餐飲酒吧業,都會遵守最新的禁煙規定,而煙民顧客在勸導下,也會從善如流,也因此,客人減少的比例,究竟不高。而這些營業場所的服務生則表示,新的禁煙令,使店裡的空氣更乾淨,環境更安靜。如與其他國家比較,法國的禁煙手段,還是比較緩和的,譬如說,煙民戒煙初期,可使用吸入器或含片之類的替代品。這時,只要有醫生的處方,每年還可享有五十歐元禁煙健保退費,從去年二月後開始的九個月,己有約三十七萬人獲得此項福利,總金額高達一千五百萬歐元,當然,絕大部份的法國煙民,都是自己掏腰包響應戒煙的。據統計,法國現在的煙民中,百分之七十的人都想戒煙,香煙的替代品市場,目前非常看好。

然而,專家又指出,降低煙民數量,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提高煙稅,從而使煙價上漲。一項有趣的統計,就是最好的說明 : 二○○二年法國銷路最好的香煙,一包為三點六歐元,當年全法國香煙銷售總金額約八百億歐元 ; 二○○三年漲為一包三點九歐元,銷售總金額則跌為約七百億歐元 ; 二○○四年至二○○六年,當每包漲至五歐元時,銷售總金額劇跌至五百五十億歐元上下。由此可見,重稅乃是嚇阻吸煙族的利器!

除了法國外,打從二○○四年開始,愛爾蘭、義大利、英國以及瑞典這些歐洲國家,都己頒布禁止在公共場所吸煙的法令,其中尤以愛爾蘭的政令推行,最為俐落,當然,這也與重罰有關,違法的人,要課以三千歐元的罰金。雖然歐美日等先進國家,都己意識到,吸煙有害健康,然而,國際大煙商,今天卻相反地在東歐、亞洲、拉丁美洲及非洲,展開拓銷市場的強大攻勢。雖然,國際禁煙節就是紀念林則徐,在中國虎門燒毀鴉片煙的偉大日子,然而,只要自己賺錢,不顧他人健康的自私觀念,似乎仍然是國際掠奪者的法律。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六十五期】2008.03.01

« 捅了馬蜂窩的後果∣回首頁∣到底該不該登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