捅了馬蜂窩的後果

國際情勢 03/01/2008


科索夫獨立成為事實後,果然產生了國際震撼,後續可能產生問題將多不勝數,現在信手拈來便都使人擔憂。

阿爾巴尼亞人在塞爾維亞的領土上獨立了,按照西方的說法這是民族自決。但是在科索夫這塊領土上除了近百分之九十的阿爾巴尼亞人之外,也還有近一成的塞爾維亞人,塞爾維亞人大多數聚集在米特羅維察,而這些天,抗議示威最嚴重的地方就在這裏。

這裏的塞爾維亞人不甘心被阿爾巴尼亞人統治,科索夫獨立,建立起阿族政權之後,他們是否就會淪為二等公民?目前塞族人的經濟情況及教育程度普遍比阿族高,將來會不會被阿族壓迫清算?於是目前人們已在擔心,在米特羅維察的塞族人也會要求獨立—從科索夫獨立。科索夫可以從塞爾維亞獨立,米特羅維察為什麼不能從科索夫獨立?這如同人們以前說的,如果台灣從中國獨立建立台灣共和國,則台北為可不能從台灣獨立成為台北共和國?

米特羅維察的塞人如果獨立,則又能要求與塞爾維亞合併。那末,科索夫又何嘗不可能與阿爾巴尼亞合併?阿爾巴尼亞並不是一個強大的國家,也就因為它不夠強大,所以阿爾巴尼亞人分佈在許多國家中,除了在科索夫之外,在馬其頓、在黑山、在塞爾維亞南部都有人口龐大的阿族,科索夫獨立給這些阿人許多憧憬,他們可能希望所有阿族人合併於阿爾巴尼亞成為一個統一的阿爾巴尼亞國。果然,則在巴爾幹國家分佈的阿人將會蠢蠢欲動,為當地製造不安定。據統計在巴爾幹國家中分布的阿人人數以數百萬計,凡境內有阿人的國家都將小心翼翼地看是否會出事。

阿爾巴尼亞人在觀望,但塞爾維亞人卻已開始了行動,米特羅維察的塞人還沒有正式提出要獨立,在波士尼亞的塞人卻已按耐不住了。波士尼亞戰爭之後,波士尼亞脫離南聯邦建國,但卻是三個加盟共和國合併的聯邦,其中應以塞爾維亞人的塞族共和國勢力較大。受科索夫獨立的刺激,波士尼亞塞族共和國議會已通過決議,揚言塞族共和國有權通過公民投票決定脫離波士尼亞。如果竟然成為事實,是否又有一場波士尼亞戰爭?

國際間的連鎖反應尚未發生,許許多多想獨立建國的地方雖受到鼓勵,但卻不會貿然行事,而是要看看科索夫獨立的結果如何,作為自己行事的參考。不過反獨立的行動卻發生了,土耳其的庫德工人黨武警一直在爭取獨立,他們以伊拉克北部為庇護區,使土耳其無可奈何,雖然數度揚言要進軍伊北剿滅,但還是忌於美國支持的伊拉克政府而未行動。科索夫搞獨立之後,土耳其便閃電進軍伊北攻擊庫德武警,原因無他,未雨綢繆,怕庫德工人黨武警成了氣候也真的搞成獨立。

科索夫獨立後自己是個什麼樣子?英國衛報有篇文字說獨立後的科索夫是「後現代國家」,因為這個實體的主權只是名義上的,實際上是美國及歐盟的保護國,歐盟要派二千名官員去科索夫替代聯合國的管理人員,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有一萬七千軍隊派在此地,現在歐盟又要派二千警察去維持治安,試想這還像是個獨立國家嗎?

將近十年的聯合國託管,並沒有把這個地方從貧困中拯救出來,失業率平均是百分之五十,有的地方甚至達到百分之八十,這怎能使社會安定?以致它成為販毒犯罪的樂園,西方投入的數十億援款不知道花在什麼地方了。現在塞爾維亞雖不敢再以武力對付,但經濟封鎖是絕對可能的,一旦斷絕供應,科索夫沒有了糧食,沒有了電力,這社會還能維持秩序嗎?美國與歐盟能慫恿科索夫獨立,但能援助科索夫站起來嗎?如果使爬著的科索夫反而躺下,那就可笑了。

美國決心要以科索夫作為其在巴爾幹的基地,那就必須以軍事力量維持科索夫的安全,美國派兵駐紮是不成問題的,反正科索夫不可能發生像伊拉克那樣的反美行動。但是,如何援助科索夫的經濟卻非美國所願,它絕對會把這責任推給歐盟,畢竟巴爾幹問題從來就是歐洲的問題,歐盟能不管嗎?

歐盟如果接下這個爛攤子,就必須各國一致努力,但是歐盟內部卻未必一致,僅以承認獨立一事上,歐盟內部便有好幾國不同意。

一六四八年威斯特利亞和約成為國際秩序的基礎。但一九九九年美國及歐盟以「人權高過主權」的理由推翻了這基礎而干預塞爾維亞的內政,使主權原則不再受尊重。但擾亂秩序,使民不聊生,難道不也是違反人權嗎?
(本文作者俞正先生在《中國時報》國際新聞版撰寫「國際瞭望」專欄逾三十年。)
【知識通訊評論月刊六十五期】2008.03.01

« 饑餓 :一部現代史∣回首頁∣《巴黎通訊》不准抽煙 »